明覺專稿

外在行為的輕柔,帶動內心的溫柔──恰似「門」的溫柔

文:張仕娟 | 2019-10-23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今年九月,我再次到法國梅村參加三個月的秋安居禪修。我們最大的挑戰之一是,十個人同房,每人的空間只有一張床、一張小桌子,行李箱要放在床底下,床與床之間不到二呎的空間距離。為了不干擾大家的清靜,指導法師訓練我們輕柔關門、開門。所以,開關門是我們的日常修習的功課。禪營開始後的幾天,其中一位同房溫柔地跟我說:「妳可否幫我一個忙?」我答:「當然可以,幫甚麼忙?」她說:「妳可否溫柔地關門?」我回答:「啊?我還不夠溫柔嗎?我一直以為我做得已很好呢。好的,謝謝妳提點,妳可否示範一次給我看嗎?」她樂意地站起來,來到門前,輕輕按門柄,把門推開,然後呼吸一口氣,慢慢地、柔柔地引門關上,一點聲音都沒有。對照之下,我看到我還有進步的空間,需要學習更輕更柔地開門、關門。

感激這經驗,我反思也許自己在其他方面還可以學習更溫柔一點。那刻起,我便邀請自己玩「遊戲」──玩溫柔、輕盈的遊戲。學習不急不忙,慢慢行動,嘗試讓自己活在輕柔之中!早上起床,微笑溫婉摸摸臉;下床,輕輕摺疊床被;外出,輕輕開門,輕輕關門;走路,輕盈慢步;坐下,悠悠安坐;説話,音柔溫婉;吃飯,細味品嘗。微風吹柳絲,輕輕柔柔,漸漸,我放鬆下來了,同修們也指出了我的轉化。

正當以為自己溫柔了時,障礙便出現了,讓我的溫柔消失了。話說有一次,整天忙碌,晚間活動後,被一位同修拉著問這問那;我感到不耐煩,頓時說話生硬、表情生硬,身體迴避,回應草草了事,急步離場。步出室外,吹來清風,一陣淸新氣息,使我記起「溫柔」的教導。我於是停了下來,慢慢呼吸,微笑邀請自己:「我可以再次溫柔起來啊!」然後輕柔地一步一步回宿舍。第二天,出其不意的又發生一件事讓溫柔溜走了。有一位同修在不淸楚事情下,做了錯誤的指令,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我被牽涉其中。頓時,我感受到自己內裏滾燙,我的聲音生硬,用字遣詞僵化,面容緊繃。幸好及早覺察,深呼吸幾下後,很快平靜下來,雖然未見溫柔立刻再現。

外在行為的輕柔,帶動內心的溫柔──彈性,廣闊,接納!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