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夢中尋淨土

第303期明覺   文:小西| 2013-05-29
日本著名心理分析師河合隼雄日本著名心理分析師河合隼雄

人人皆會做夢,其中包括身心相對清淨的修行人。到底歷史上或現實中的名僧做不做夢以及做怎樣的夢,相信是不少佛教內外人士均感興趣的。夢大多私密,會把夢記錄下來的人,已經很少,更何況僧人。可幸的是,也有僧人把自己的夢記錄下來,甚至對自己的夢進行分析,而日本鐮倉時代的名僧明惠法師正是其中一員。他自十九歲開始(1191年),便持續地記錄自己的夢,並連同相關分析,著成《夢記》。 有關《夢記》,在日本學術界已有不少的研究,但翻成中文的,卻為數甚少,而日本著名心理分析師河合隼雄所著的《高山寺的夢僧:明惠法師的夢境探索之旅》正是其中一本,最近則由台灣心靈工坊出版。



與夢共生


對於夢,世界各地的民族都有不同的釋夢傳統,至於心理分析師則往往視夢境為通往人類神秘的心靈之大門。河合隼雄認為,在芸芸釋夢傳統中最等而下之的,自然要數把夢視為占算未來吉凶的工具。他認為夢是打開心靈的鎖匙。但跟心理分析開山祖弗洛伊德那種「旁觀夢境」的態度不同,河合隼雄跟隨心理分析另一開山人物榮格的教誨,對於夢境採取的是一種「與夢共生」的態度。他在 《高山寺的夢僧》一書,曾經以馬來半島賽諾族人的釋夢傳統為例,說明何謂「與夢共生」。


河合隼雄指出,賽諾族人非常重視夢。每天早餐,長者都會細聽年幼者昨夜的夢。他舉了個例子:有個小孩做了個不斷往下掉落的夢,然後便醒了,但父親卻道:「這是很棒的夢!不過,你掉下來的時候,臉朝向哪邊?掉落的途中看到什麼東西?」小孩說因為太害怕,所以沒看清楚。父親回應,這實在可惜,下次不妨放鬆,好好地觀察一下。後來,小孩再做同樣的夢,但由於記得父親的建議,他在夢中變得不再害怕,也藉著夢多了解了一點自己。這就是河合隼雄所謂的「與夢共生」。



夢裡夢外,正念如一


河合隼雄分析道,對於夢境,明惠法師也是採取「與夢共生」的態度。換言之,對於夢境,明惠法師既非迷信地只視之為吉凶預兆,也非消極的當作心靈反映,而是視之為讓他得以自我完善的道場。透過審視與記錄夢境,做夢也變成了一種修練。例如1201年,明惠法師曾做「登塔之夢」。他在夢中登高塔,塔高不知有多少層,但已越過日月之住處,一直到九輪之最頂輪層流寶流星,此凡人所能及。但登流寶流星仍未算登頂,二十日後,明惠法師再做同一個夢,並「再上一層樓」,一直到十方世界盡在眼前,達到比「色究竟天」(色界最高的天)還要高的地方。然而,對於明惠來說,這些夢境並非幻覺,而是宗教體驗,既是修行境界的反映,也修行實踐的一部份。畢竟,對於像明惠法師這樣的高僧來說,正念修行在夢境內外都是一致的。


在《高山寺的夢僧》一書中,我們會發現不少這類帶點神秘氣色的夢境,但在河合隼雄的分析下,卻另有一番啟示。人人皆會做夢,但多少人懂得「與夢共生」,在太虛幻境中看見真正的自己,又或者放下自己,更上一層樓?



推薦閱讀:

河合隼雄著,林暉鈞譯:《高山寺的夢僧:明惠法師的夢境探索之旅》,台北:心靈工坊,2013年。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