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夢參長老示寂前與海雲和上談了些甚麼?:專訪台灣大華嚴寺海雲和上

文:麥農   圖:Tim Liu| 2018-09-13

夢參長老乃享譽佛教界的一代高僧,每日請求與他見面的人有如過江之鯽。然而,長老對海雲和上特別鍾愛,還時常將他掛在嘴邊。夢參長老於去年示寂,在示寂前,長老與這位開門弟子作了甚麼開示呢?海雲和上之前受邀來港,為華嚴學會的新址落成,主持開光灑淨,我們藉此機會向和上請益。受訪時,海雲和上授予學佛人的「三不原則」,還談及他如何為自己的是非解圍。

海雲和上形容華嚴學會香港分會的成立猶如種子落地,爾後生根發芽。海雲和上形容華嚴學會香港分會的成立猶如種子落地,爾後生根發芽。

在缺乏智慧的情況下,如何作對的抉擇

一般而言,學佛修行先要親近善知識,再依據善知識的引導,修習聞、思、修。然而,親近善知識,必須先懂得分辨誰是善知識,否則一盲引眾盲,相牽入火坑。要懂得分辨,則必須要有抉擇力,因為只單靠因緣,往往不見得可靠。因此,具備抉擇善因緣、選擇善知識的智慧,在學佛修行的過程中,便顯得格外重要。

「紅塵不是淨土,淨土裏都是諸上善人,在紅塵中有好人也有壞人。」海雲和上表示,我們在追求真理的過程中,也不妨給「好人」與「壞人」下個定義——「凡是阻礙我們走向真理的都是壞人;能夠協助我們朝向真理的就是好人、道友。」和上繼而指出,假如我們想要追求真理,那麼就必須對「甚麼是真理」,以及「為甚麼我們需要追求真理」有相當的認知。

海雲和上以善財童子向南遍訪善知識為象徵,勉勵信眾凝聚善念,共同推動華嚴法脈之傳承。海雲和上以善財童子向南遍訪善知識為象徵,勉勵信眾凝聚善念,共同推動華嚴法脈之傳承。

至於甚麼是真理呢?海雲和上解釋:「真理是永恆的,放諸四海而皆準的,無論是古代、現代,或是未來都一致的;它不會隨著時空、環境、因緣而轉變。」和上並非以實指定義,直指出真理的內容,他只道出了真理的性質——永恆的、放諸四海皆準、古今都一致,而這些性質是有別於道德、法律的,因為「道德及法律是會隨著時空、環境而轉變的」。

海雲和上之所以區分真理與道德、法律的用意,是想傳達「真理與道德、法律無關」這個觀念。如果我們能夠分辨它們的不同,那麼在學佛的過程中,我們便可以減少一些無意義的痛苦與執著。雖然說「真理與道德、法律無關」,但並不表示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我們可以忽略道德與法律。和上叮嚀:「事實上,道德、法律是佛弟子應該遵從的,因為那是佛門的戒律之一。」如果我們的行為與道德及法律相違背,這不但會我們的生活陷入痛苦,而且還會構成修行的障礙。

道德與法律是佛弟子應該恪守的,然而在追求真理的過程中,我們卻又不能夠拘囿於普世的價值。海雲和上從另一個角度指出:「有些東西雖然為紅塵(俗世)所准許,但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我們還是要避免。」而對於那些「既不符合真理,又不合乎法律、道德規範的『損友』,我們要勇於拒絕與他們來往。這是一種對真理的認知與抉擇(擇法覺分),而我們學佛,學的就是這些。」

為甚麼善財童子在五十三參中都是向南行呢?海雲和上表示,在《華嚴經》之中,「南方」象徵「正確的方向」。為甚麼善財童子在五十三參中都是向南行呢?海雲和上表示,在《華嚴經》之中,「南方」象徵「正確的方向」。

生活沒有是非便成道場

學佛人除了要勇於拒絕與損友來往,還要避免陷入是非的漩渦,以免把「論道、無是非處」的道場,變成了是非的處所。有鑑於此,海雲和上於是建議大家應該要遵循「三不原則」——不看、不聽、不講是非。

然而紅塵萬丈,「處處都是危險的地方」,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縱使能秉持著這「三不原則」,但卻又往往基於「好奇心」以及欠缺覺察力,就被一句「嘿,你知道嗎?」所牽動,繼而捲入了是非的漩渦。和上解析:「這句話與是非是連在一起的,它後面跟隨的一定是是非,假如我們回答說——『甚麼?你說!』,那就掉進了『聽』是非裏頭,因為對方接著就會告訴你最新的、最驚爆的是非。所以如果想杜絕是非,我們就要養成『我不知道,你也別講,我不想聽』的習慣。」

要是一時不心聽到或看到是非,「我們便該拜懺」,同時不要把聽到的或看到的講出去,因為我們一講就是「講」是非了。和上語重心長地說:「聽到都已經很不幸了!就不要再傳了,我們也不必去管它的真與假,因為這都屬於『八卦』,會障礙我們修道。」從理性的角度看,這些傳聞的真確性也有待商榷,甚至「恐怕都是虛妄的,都是假的,就像我們在社會上看到的許多事件,都是人家有意製造的假議題。」

和上再從佛法的觀點指出:「我們所傳的絕對是是非,因為這都是第二種識,而第二種識所傳遞的全都是虛幻的。」那麼甚麼是第二種識呢?當我們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與六塵(色、聲、香、味、觸、法)接觸,就會產生六識。和上把前五根、五塵產生的五識稱為「第一種識」;而法塵、意根到意識則歸為「第二種識」。「第一種識屬現象界,現象界的存在,是可容許的,因為我們在欲界裏,而它的存在僅是如此而已,不涉及道德、是非的判斷,就像老虎吃羊,水牛吃草,對牠們而言,只是吃飯而已。」不過,當我們作出評論:「老虎吃羊是殺生造業,而水牛吃草則是功德,那麼這便落入了『第二種識』的作用。」第二種識所傳遞的都是妄幻的。所以,和上勉勵大家,放下「第二種識」的範疇——「不看、不聽、不說是非」,回到「第一種識」,這亦是我們修行的目的。

「不看、不聽、不說是非」,乃是針對個人的行為規範。除非社會上的每個人都願意謹守它,否則這種規範是不能約束是非的傳播,尤其是在這個網絡時代,我們只需一張相片,再配上一個標題,然後放上社交平台。要是圖片驚爆,標題聳動,一瞬間便會被寄居在虛擬世界的網友「瘋」傳起來。

海雲和上勉勵大眾,要選擇志向相近的朋友一起切磋,這樣共修才有意義。「共修處不是為了聊天,而是交流探討真理、探討人生的價值與意義、探討生命的真相,讓自己的菩提子發芽、成長,乃至壯大。」海雲和上勉勵大眾,要選擇志向相近的朋友一起切磋,這樣共修才有意義。「共修處不是為了聊天,而是交流探討真理、探討人生的價值與意義、探討生命的真相,讓自己的菩提子發芽、成長,乃至壯大。」

唐伯虎穿的衣服變成了僧服

海雲和上經常到世界各地弘法,在某些場合他會穿著唐裝。[1]和上這一舉動,引起了一些人的好奇。好奇歸好奇,但甚少人會探究事件背後的原因。加上一經網絡流傳,事情便走了樣,由「海雲和上穿唐裝」變成了「海雲和上穿便服」。「唐裝」與「便服」某程度指稱到同樣的衣服,不過對於出家人而言,「穿唐裝」與「穿便服」卻衍生出截然不同的意義。

當海雲和上被問及此事時,他一如既往,神情淡然。從他的神情,察覺不到其內心有任何的情緒起伏。和上指著身上的僧服,然後用他一貫幽默風趣的語氣,徐徐說道:「當年唐伯虎也穿得跟我一樣啊!」他接著解析:「一定要穿甚麼,是一種『意識』。我們現在穿的這一套僧服,其實是明朝的服裝,叫『大領衣』。清朝的就不一樣了,滿清為了統治,於是把明朝的東西統統推翻,所以清朝有清朝的裝束,也規定大家必須留辮子。

「只有和尚和道士可以不用留,但為了方便區別,就沿用了明朝的辦法,讓僧人穿海青,道士穿道袍、戴帽子。」倘若按照這種定義,「中國和尚要穿的『僧服』,就必須是海青,而不是穿長衫。」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南傳有南傳的僧服,藏傳有藏傳的僧服」,倘若非要用穿得跟唐伯虎一樣的「僧服」才稱得上「和尚」的話,那「南傳和藏傳的僧人難道就不是和尚嗎?」

海雲和上期勉大家,必須堅守底線與立場,恪守為人處世的根本,學佛之道也在此覺悟。海雲和上期勉大家,必須堅守底線與立場,恪守為人處世的根本,學佛之道也在此覺悟。

海雲和上講的不無道理,回答的也很清晰,不過似乎無法滿足那些人的好奇。他們好奇的是「和上是否穿便服」,而不是關於僧服的定義,或是哪種傳承的僧服符合佛制。

海雲和上有鑑於此,於是直接表明他「穿的不是便服,而是唐裝」。在漢傳佛教中,僧侶的穿著會依據場合而略為不同,譬如說僧人在正式場合會穿長衫;出席法會便穿海青;出坡(勞作)時為了方便故穿短褂。和上也是如此,他「在正式的場合,一定會穿長衫;有法會的時候,一定會穿海青。」由於經常在各地奔波,為求方便出入,和上於是「把唐裝等同為短褂使用,變成外出服」。將唐裝充當短褂,是一種「方便也是嘗試」,不過和上坦言:「這在外人看來可能會有點突兀。」但假如有人因基本教義的立場而給予批評,他也欣然接受。

這就是海雲和上面對流言的態度,聽起來有點我行我素。可能正因為這種我行我素的性格,導致有人向夢參長老告狀。

父子之約,舐犢情深

海雲和上是夢參長老的「開門弟子」。和上出家前,曾向「出家六十年都沒收弟子」的夢老求度三次,但都遭受拒絕。直到地藏菩薩託夢作擔保,長老才破例收他為徒,取名「昌一」,號「繼夢」。「繼夢」意指「繼」承夢參長老未完成的「夢」,從夢老所賜予的法名來看,足以瞥見長老對海雲和上的寄望。

長輩寄望後輩,原是件尋常的事。不過,卻招徠了閒言,有人說和上是「靠著師父在混飯吃」。為了避嫌,海雲和上決定不用「繼夢」,而採用自己取的法名「海雲」,結果又引起另一些人的非議,指責他忘恩負義。流言就像風一般,在師徒之間吹動。然而他們怎麼相處是他們的事,別人怎麼說,他們好像都不在乎。曾經有人借題發揮,向夢參長老告狀:「為甚麼他(海雲和上)只自稱『海雲』,不用『繼夢』?一點都不像您!」慈悲的長老一語道破:「當然像啊!因為他跟我一樣,我也不像我師父啊!」。

海雲和上於法會舉行前為信眾開示海雲和上於法會舉行前為信眾開示

2004年,海雲和上計劃前往五台山,探望在普壽寺定居的夢老,因為交通和行程都難以掌握,所以「我那時候只跟他說會到五台山,但確實的時間我也不知道」。當海雲和上到達五台山時,有位法師就問,他跟老和上的關係?為何老和上會這樣惦記他?據這位法師描述,當長老收到海雲和上要前往探望的消息,長老便自掏腰包交代侍者要好好安頓這位大弟子,然後每天都站在二樓的樓頂,依著欄杆,眺望著遠處,向身旁的人問:「繼夢不是要來嗎?怎麼還沒到?」長老就這樣,猶如一位殷切等待的老父親,盼望著兒子歸家一般,直到和上到達。「師徒的關係,情同父子」的說法可見一斑。

夢參長老九十五歲那年,海雲和上感覺長老年事已高,於是向他徵詢身後事該如何辦理,正當和上想著如何開口,長老「突然間有所悟」,亳無忌諱地反問和上:「你是問我死的事呀?」長老接著說:「我們學五教的不談往生,只問來世。所以你不用管我往生的事,只管我再來的事。」然後,叮嚀和上說:「今生我父你子,來世你父我子,生生世世,互為父子。」

去年年底,海雲和上計劃再次前往探望夢參長老,就在前往的途中,海雲和上收到長老示寂的消息,巧合的是,「我們原訂上去的時間,剛好是他火化的日子。」荼毘法會,送別的人潮擠擁,人山人海,和上在人群中轉了兩圈,仍沒看見長老的靈車,「因為靈車被卡住了」,和上於是駐足在人潮中,跟長老辭行:「師父您慢走,我到前面等您。」

對於夢參長老的示寂,和上坦言:「已經完全理性化了。說掉眼淚嗎?私底下想到我們之間的關係,也會眼溼溼的,但不是像各位所講的,淚如雨下。」

開光當天信眾擠滿了華嚴學會開光當天信眾擠滿了華嚴學會
 

[1] 2008年,海雲和上在北美為信眾開示《藥師經》時,提及「便服」一事,可見和上對此事並不忌諱。

分類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