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夢境對修行人的價值──明海法師與你「無門關夜話」(八)

文:明海法師   圖:柏林禪寺| 2018-12-03

(續上期) 

在修懺悔的過程中,原本潛伏在我們心中的業障、煩惱障會被翻騰出來。翻騰出來的這個過程可以稱為業相現前。它可以通過我們白天修行的時候,或待人接物之中的一些煩惱和業習強烈地顯現,很多時候也會通過睡眠中的夢境顯現。

所有的夢,歸根到底都是我們的妄想在特定意識狀態下的顯現,但妄想有深有淺,平時我們講「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實際上是白天的思維、意識的取相、執著在睡眠中繼續重複或者演變。顯示業相的夢不是白天浮在淺層面的意識的顯現,而是深層意識中的一些相、一些執著的顯現,通過圖像、情節顯現,但是這裏面透露出我們心裡的一些煩惱、習氣和執著。從夢境可以推斷,我們的內心深處肯定有與這類業有關的煩惱習氣。有很多夢境顯現的是一個故事,但其實是我們的一些心態、情結在起作用,夢是這種心態、情結的一種表現,因此你沒有必要特別執著那些細節。不過對那些夢境、細節進行觀察和對你當時的心態進行回顧,你可以瞭解自己內心深處這些惡業的輕和重、表現在哪些方面,這就是夢境對修行人的價值。夢境對修行人的價值有很多方面,如果從懺悔法門來說,就是剛才我講的這個方面。

之前講到業相有很多情況,比如,如果我們過去有很重的口業——妄語,也許在夢境中也會呈現與口舌有關的情景,或是你在氣候非常不如意的環境中,比如特別冷、特別熱、風雨不調、噪音很大這種環境,這些應該都是與口業有關的。還有時夢到得到的果實不真實、不飽滿,妄語的業也有這樣的增上果。如果你碰到這樣的夢境,多半也可以斷定是有與妄語有關的業。業相太複雜,大概可以用《佛說業報差別經》帄講的那些業報的規律來觀察我們的夢境,進而瞭解我們心靈深處翻出來的業障的情況。我們不修懺悔法也許不會有這樣的夢,但沒有這樣的夢不等於我們是清淨的;因為修懺悔法,得到三寶的加持,觸動了我們內心深處的業的習氣和種子,反映到夢境中。這是懺悔過程中第一個階段的夢,就是業相的夢。遇到這種情況,你不要懊悔,也沒必要自卑,只需驀直行去,儘管繼續修,繼續懺悔,業慢慢就會得到淨化。

業得到了淨化的夢境瑞相

業淨化會顯示很多相狀,主要包括兩個部分,一個部分是我們的身心感覺到輕安,心智比以前更明利、敏銳,心裏感覺有重擔、負累放下了,有輕鬆的感覺,粗重的煩惱對境也不現前。以前也許你碰到一些事就會生氣,現在你能淡然、超然待之,這是因為你身心淨化的力量強大了;以前你碰到一個境界會起貪欲心,現在你非常淡定、清涼,這也是身心淨化的一種表現。這應該就是我們懺悔得力最重要的體現。

另一個部分在佛經裏也講過,懺悔特別相應時感應道交。如果懺悔的人過去生善根深厚,也會顯現和三寶感應道交的瑞相。比如,你結壇在道場裏修懺悔法,香案或佛堂或佛像放光,或者供的燈放異彩,或者你在拜懺中聞到奇異的香氣——你一聞就知道它不是我們人間、人類生活中的香味,人間再好的香味也難與它比。大家可以看道宣律師的《續高僧傳》。在《續高僧傳》裏有一個高僧叫真表法師,他在山中修懺悔法,感應道交以後的瑞相就不是一般修行人輕易會見到的。他感應到地藏菩薩親自現身加持他,又感應到彌勒菩薩、文殊師利菩薩現前,給他授戒、給他錫杖、缽、衣。這就是最殊勝的瑞相,在修行之中可能出現的瑞相。

最多的情況還是表現為夢境,也就是說,前面這些瑞相不是好多人能遇到、體驗到的,但我們認真懺悔,業得到了淨化,可能會通過一些夢境來顯示。有一本《佛說七俱胝佛母心大准提陀羅尼經》講到,通過懺悔,我們的業得到淨化以後,出現的夢境有哪些呢?我記得大概有下面這些:比如,在夢中排泄出很髒的東西,或者從嘴裡吐出很髒的東西。如果你有剛才說的這種夢境,醒來以後應該感覺身心很輕快才對,這才相應。經中講還可能出現這些夢境:吃非常鮮美的水果,或者有人給你白色的乳酪,或者會飛行,或者得到了很漂亮的鮮花,或者和穿著黑色衣服的人打鬥將他打敗,或者向高處攀登順利地到達了頂峰,或者游過江、河、大海,或者參加佛菩薩的法會,聽佛菩薩講法,或者夢見佛像放光照射你……如果出現這些夢境,注意,不要孤立地看,配合上你白天身心很輕安,放下負累和重擔的體驗,基本上可以說你的懺悔見效了,業得到了淨化。

但是我們千萬不要草率地下結論:我的業障淨化了。永遠不要這麼想!我們的四弘誓願包括「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普賢菩薩行願品》裏講,業如果有相的話,「盡虛空界不能容受」,所以即使你得到了我前面介紹的這些瑞相、驗相,那也只能說是你這個階段顯現的,仍然是有為法,它能生起來,也能消失。如果你不精進用功,不把自己的三業管理好,還可能犯下很多錯誤,甚至還可能引發你更深處的業障。懺悔業障這件事就跟蛻皮一樣,一層又一層,真正的淨化應該發生在你徹底地見到諸法空性那個時候,刹那之間,「一燈能破千年暗」,你從業障的纏縛中得到了主動,轉身,但業障也不是馬上就沒有,有的定業還要去還,不過是沒有苦而已;有的業還需自己在各種境緣之中慢慢地消,這就是「隨緣消舊業,更莫造新殃」,就跟做買賣一樣,不會再欠債,只是把原來欠的債不斷地還清,原來的債務不斷地減少而已。就現在的修行人來講,我們只要做到把以前的重債還清,現在每天新欠的債很少,不要大到讓我們破產,妨礙我們的工作、修行就可以。

通過懺悔以後身心成就「堪能」


當我們身心得到了淨化,一個後果就是身和心都很好用——「很好用」,我這是用很生活化的語言在講,有一個術語叫「堪能」,就是通過懺悔以後身心成就堪能,成為一塊料,可以用這塊料來修習定慧,斷惑證真。在懺悔清淨相顯現以前,這塊料並沒有成就,不聽使喚。比如我們打坐,坐在那裏很煩悶,我們想讓自己的心觀察、專注呼吸,但它不聽話,東跑西跑,如猿猴、野馬,這就是不堪;或者我們坐在那裏,一坐一個小時,腿痛難忍,身體發熱、煩躁、想動,這也是不堪。只要身心難以承擔它現在要做的工作,如讓它認識我們的身心狀態,它不行,有昏蓋、散亂,做不了這個工作,就是不堪、不能。所以懺悔法門的重要性就體現在我們修習定慧、辦大事之前要把身心調伏,讓它能勝任它所要做的工作,因此我才說懺罪淨障的法門是必修的。

我們也能從宗門和教下的祖師大德的修證歷程中得到我剛才所講的這個結論:懺罪集資是必要的。就現在這個時代我們的根性來說,是要盡形壽——一直到此生終了每天都要堅持修行這個法門。因此我建議每個修行人都要找到最適合、最相應的一個懺悔法門,根據你的工作、修行的環境、時間,從你自己修行的體會上,選擇一個最合適的懺悔法門,長時間地修持。時間久了以後一定會得到受用,得到身心的輕安。即使不修定慧,得到身心的淨化和輕安,肯定也不會墮三惡道。

(待續)

作者 - 明海法師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潛江人,一九九一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

一九八九年開始留心佛學,一九九○年於北京廣濟寺結識禪宗巨匠淨慧上人,從此歸心佛門。一九九二年九月,於河北省趙縣柏林禪寺淨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於洛陽白馬寺受具足戒。二○○○年於淨慧上人座下得臨濟宗第四十五代法脈傳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脈傳承。

現任柏林禪寺住持。多年來參與柏林禪寺的興復工作及生活禪的弘揚。著作《禪心三無》簡體版(三聯)及繁體版(天地圖書)分別於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國內地與香港出版,其佛學與禪修開示亦散見於佛學網頁及報章期刊。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