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大廳中的死人相

文:梁錦萍 | 2014-10-08

面對人與人之間的衝突,有些人選擇逃避,有些會據理力爭。奇怪的是很多人會選擇保持沉默,對眼前的矛盾視若無睹。這種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方法,可以取得短暫的安靜。但隨著日子過去,未能解決的問題,終會在難以預計的時間,出人意表地爆發!

朱太五十二歲,曾過量服藥自殺,由精神科醫生轉介到我的辦公室。醫生轉介信寫著:朱太自稱「因執拾不了家居,不能為家人燒飯而自殺。」噢,天啊!我暗自回想到,我自己也不擅執拾,衣櫃呀書桌呀都亂得很!至於為家人燒飯,我這半年來一直跟廚房保持距離。以我淺陋的見聞,香港不少婦女也在外進食,她們的家也不見得天天几明窗淨!為甚麼朱太會為這些原因自殺?於是我決定到朱太家走一趟,看看有沒有線索能解破這個謎團。

朱太住的是舊公共屋邨。房子大約三百平方呎。由於板間和書櫃太高,屋外的光源都給阻擋了。雖是早上十一時許,整間房子卻像晚間般漆黑一片。一家四口,分別睡在「碌架床」,在狹細房子裡,擺放了三個十呎高櫃。朱太告訴我,這些書櫃的雜物絕不能移動,否則會惹兒女生氣。簡單而言,房子沒有一處沒有雜物,據我觀察,朱太能執拾而不惹別人生氣的東西極之有限。

最令我驚嚇的,是朱太家客廳中央,放了一幅「死人相」。相中人雙眼烔烔有神,督看整個家居。朱太告訴我,相中的主角是她的老爺。十年前,在一次吵鬧後,老爺跑到大門口,直跳下去死掉。整條巷子也知道,老爺最憎厭的是自己,他也一直投訴自己難相處和不尊敬他。

因為跟自己相處不來跳樓自殺,對朱太來說是老爺對她一種控訴。她立志竭盡所能,向親友鄰里證明自己是一個賢妻、一個良母,好挽回失落的面子。為了避開人家認為她「不孝順」老爺的目光,她把自己封鎖在家的四壁之內,把全副心力和希望放在相夫教女的職責之上。

朱先生沒有怪責太太,他只是一味投身工作去。把悲哀放到工作去,不單是夫妻二人應付危機的方法,現在也是幾名女兒採用來適應母親患病的方法。他們回到家中,沉默地做完家務,便躲到床上溫習、談電話和閱讀,避免觸動朱太的不安,遠離所有可能流露的不滿和不快。家人在「幫手和乖巧」之餘,都逃到自己的安全區,避免「衝撞」母親,其實是傳統的「孝」──令母親快慰,不要觸怒她。一方面是一種美德,但這「美德」的代價是她們無法跟母親正面討論出更有效的適應方法。她們不敢向母親提出心中的建議,深怕母親不悅。逃躲衝突的代價是,自己在辛苦工作之後,仍擔著家務的瑣事,心裡卻越來越為此煩擾,壓力增加至不能忍受時,便黑口黑臉,有時索性離家,好消減壓力。久而久之,朱太覺得被家人疏遠,萌生自毀念頭。

小家庭跟大社會很多相似的地方。祇要一家人一起勇敢地面對過去的錯失,仁慈地包容和放下心中的的糾結,朱太的家庭便可以快樂地生活下去。今天我們的社會,雖然已經爆發了衝突,祇要我們面對彼此的差異,細心耹聽大家的苦衷,建設性地討論問題,也極有機會成為互相和解的轉捩點。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