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大慈大悲的佛菩薩精神與境界(下)

第296期明覺   文: 付瑜(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所碩士研究生)| 2013-02-20

續上

二 佛教慈悲思想的理論淵源

佛教認為一切眾生互為父母兄弟姐妹,皆是六親眷屬。如果今天我們無所顧忌的殺害動物,也許可能就殺害到我們前生的父母兄弟、師長恩人和朋友。《梵網經》云:“若佛子,以慈心故,行放生業,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生無不從之受生。故六道眾生皆是我父母,而殺而食者,即殺我父母,亦殺我故身”。這是佛教慈悲思想的出發點,認為一切眾生從無量劫以來都互為父母兄弟,因而應對所有的眾生都要慈悲愛護。我們可從以下三方面來理解之。

1. 緣起論:

《中觀論》講:“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知無生。如諸法自性,不在於緣中,以無自性故,他性亦復無。”這裡講所有的法不是自生也不是他生,中觀講緣起性空,此中“性”指本性、自性。“自性”就是不變也無法改變的意思。緣起是它的現象,空是它的本質。肯定緣起、否定自性。無自性自然就無我,因此也沒有相對立的“人我”之分,所有一切皆一體、皆是平等的,因而利他即利己,愛他即愛己。

緣起性空引出了無我思想,無我又產生了同體思想,同體又演變成平等思想。《金剛經》云:“須菩提!如來悉知悉見,是諸眾生得如是無量福德。何以故?是諸眾生無復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無法相,亦無非法相。何以故?是諸眾生若心取相,則為著我、人、眾生、壽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是故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如是經文的字裡行間都透露着性空思想,這是佛教慈悲思想的一個理論基礎。

2. 眾生輪迴的痛苦:

佛教把苦分為八種,又認為四聖諦“苦、集、滅、道”都以“苦”為線索。惡劣的自然環境與社會階級造成的不平等和生產力與生產關係不協調等種種現實的苦難矛盾,使人們不得不去呼喚超自然力量的庇護和關愛。

佛教認為三界六道的眾生都在苦難之中。《妙法蓮花經》云:“見諸眾生為生老病死、憂悲苦惱之所燒煮,亦以五欲財利故,受種種苦;又以貪著追求故,現受眾苦,後受地獄、畜生、餓鬼之苦;若生天上,及在人間,貧窮困苦、愛別離苦、怨憎會苦,如是等種種諸苦。眾生沒在其中,歡喜遊戲,不覺不知、不驚不怖,亦不生厭,不求解脫。於此三界火宅東西馳走,雖遭大苦,不以為患。”這種苦難的人生觀奠定了佛教所講的三界六道眾生從上到下乃至相互之間的慈悲理念。佛教慈悲理論也是建立在世間苦難論上的。

3. 無始以來的無明:

宗喀巴大師在其《緣起贊》中說過:“世間一切煩惱皆由無明引起,只有懂得‘緣起性空’的道理才能克服無明達到‘明’(智慧),最後超出世間。”因而可以推出慈悲的前提是眾生有痛苦,痛苦又是源於累劫以來的無明,所以慈悲思想的最根本的理論基礎是無明。於是可知“無明論”乃是佛教諸多理論產生的基礎,更是慈悲思想不可缺少的前提!

三 結語

佛教的慈悲是不同於世俗善行的。無“心”不能慈,就是說沒有那顆來自自心的慈悲心做引導的話,人們的行為是談不上慈悲。同時,無智亦不成悲,如果沒有智慧的話,人們的行為有可能變成一種盲目造作。佛教的慈悲有明顯的層次分類,所以慈悲不只有一種,而且它是基於佛性論上的,所以更不只是噓寒問暖的生活層面上那麼簡單。慈悲思想是佛性論必然導致的結果,佛性是慈悲的載體,慈悲就是佛性的功能,是佛性的放射。

慈悲的前提是因為眾生有痛苦,痛苦又是源於累劫以來的無明。眾生無始劫來的無明,又是慈悲產生的根本原因。緣起性空引出了無我思想,無我又產生了同體思想,同體又演變成平等思想,這是慈悲理論的重要思想基礎。眾生皆苦,輪迴皆苦,三界六道就是火宅,鼓勵人們超脫輪迴,這是佛教慈悲思想發展與弘揚的根本動力,也是佛教慈悲理論的立足點。

沒有智慧就沒有慈悲,智慧是體、慈悲為用,智慧在內、慈悲在外。從智慧與慈悲的相互作用來看,智慧體中發出慈悲,慈悲又反作用於智慧,能提高智慧。

所以,我們應正確認識大慈大悲的佛菩薩精神和境界,其與僧俗四眾所發慈悲善念之不同。透析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並不適宜佛教對眾生的方便教導,釐清佛教慈悲的層次分類,才能適度善巧地傳達佛菩薩的如實教導,驅除道德體驗上的眾生盲從和厭棄攀爬現象。此外慈悲、佛性與“戒、定、慧”三學之間還可以深入研究,比如:佛性、智慧、慈悲三者的關係。因限於本人才疏學淺,所以暫時無法進行更為深入的研究。但我們可以通過理性的思考和盡量嚴密的邏輯推論,運用所學理論,不斷的探索出新的理論,以期得到更科學的結論。

(完)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