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失戀自作業》觀後感

第312期明覺   文:心田| 2013-10-02

這是一套可以幫人拆牆的電影。


我想人人都是有些瘋癲的,否則不會誕生在這世界上了。既然出生了,想生存下去的話,總得設下一些防衛機制吧!討好、指責、超理智、打岔等技倆可以免受當下的壓力,卻不得不忽視自己或無視別人,造成一堵一堵的牆。你試過行屍走肉的感覺沒有?


精神失常可能是人試圖解決問題而走錯的岔路。男主角柏的婚姻生活乏善可陳,因為他一直都沒好好生活,不自覺地與情緒病搏鬥。太太紅杏出牆,他打得第三者半死,這是一個爆發點。其實他一直忠於父親,自然地學似他的沉溺及暴力。老好羅拔迪尼路!演出爐火純青,非常的準確,沒有搶戲,看得好舒服。他對兒子哭著表達後悔沒在他小時候多陪陪他,現在將一生積蓄押在他身上,只願他精神康復,可以好好生活。父子之間的愛流通了,一堵牆倒下。之前柏半夜大發脾氣,被父親打,他沒還手,怕一失手會打死他。他明白父親已經盡力做到他可能做到最好的了。


天芬妮質問他:「你愛聽哪些性經驗?我向你打開我心坦誠分享你卻批判我?你偽善、虛假,自以為優越,不過是比我較高級的精神病人。你根本沒有真真切切的生活過!」 之後柏就跟她學舞了。他回歸對身體的意識,培育專注力手、紀律、和別人合作的能力。也一步一步放下自己和自己之間的牆(譬如對自己的懷疑,不接受自己)。天芬妮是一個翻過筋斗有過深刻體驗的人,能夠全然接受自己,所以非常性感美麗。


柏對天芬妮一見傾心,卻苦苦逃避掙扎,拖延示愛。他一直眷戀著前妻,猛地裝備自己務求復合。他重複了一種遠距離的愛情,就像他愛他那滿懷憂慮的母親,中間有依賴,也不時要保持一段距離。


柏的兄長一見弟弟的面,不住表示自己各方面都比他優越,所以怪難為情沒去精神病院探他云云。柏卻一把抱著兄長說:「我愛你!」在球場遇到騷動,柏本來勒住自己,但為了保護兄長忍不住出手了,且是狠狠的!


柏和天芬妮是在朋友的家認識的。兩人一開口,非常真,卻彼此刺傷,直至談到精神科藥物,二人如數家珍,共鳴同感,談笑甚歡﹔卻令主人感到不安。好笑是這個朋友把未能處理生活壓力的難題向柏傾訴,向他尋求支持。


柏和天芬妮的舞蹈最後贏得5分,闔家及家族的朋友都高聲歡呼,其他參賽高手拿更高分舉也不及他們高興。因為他們不只贏了賭局,也贏回了踏實生活的感覺。牆已拆下,迷思也終止﹔大家都更能和自己親近,更裏外一致、敢去相信自己是被愛的。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