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她的字充滿純樸的美感,同時極具活力,感動人心;她雖是唐氏綜合者,卻是日本書法名家,更寫出全球最大佛經作品⋯⋯

文:山戈| 2018-11-13
金澤翔子(圖:金澤翔子個人網頁)金澤翔子(圖:金澤翔子個人網頁)

自去年11月開始,全球面積最大的佛經書法作品(以《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為內容)在日本靜岡縣濱松市的龍雲寺展出,至今年10月初已吸引到逾四萬人前往參觀。

這幅書法作品高四米,長十六米,由天花板一直延伸至地面,上面只有《心經》的二百七十六個中文字,氣勢磅礴。而書寫這幅作品的,是東京一位三十三歲的唐氏綜合者金澤翔子。

四十歲的龍雲寺住持木宮行志這樣評論:「作品反映她的靈魂一如佛陀的那樣純潔。看著它,感覺就好像給經文籠罩,我期望有更多人來參觀這作品,愈多愈好。」

2015年,金澤翔子特地從中國訂購長四米、闊二米的紙張,再將多張紙以黏貼方式連起來,成為書寫這幅「巨作」的用紙。然後,在愛媛縣的仙遊寺閉關多天,完成作品,在一次慶賀她三十歲生辰的展覽中展出。

翔子七十四歲的母親泰子(本身也是書法導師)對於在展出後要怎樣處置這幅龐大的作品茫無頭緒,結果她的友人木宮行志同意接收。當時作品尚未展出,他也沒有問過它有多大,直至作品在愛媛縣松山市展出後,他才得悉作品如此巨大,開始苦惱:「我該將它放在甚麼地方?」然後他想起,龍雲寺的宗旨正是要傳播真誠的心態,一如翔子書寫《心經》時那樣。於是他決定將這幅作品放在放在寺內的納骨堂中。

世界最大幅的《般若心經》(圖:網上圖片)世界最大幅的《般若心經》(圖:網上圖片)

納骨堂原本是用作擺放往生者骨灰的,木宮行志為了讓參觀者可以毫無阻隔地看到整幅作品,將大殿的面積擴展超逾一倍至九米深,內裏並沒有任何柱子阻擋視線。當翔子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作品可以在這樣的殿堂內展出時,她喜極而泣。

龍雲寺除了永久展出這幅《心經》外,於今年11月21日至12月3日,還會在寺中展出另外四十幅翔子的書法作品,免費供公眾觀賞。木宮行志表示:「我希望大家站在這些作品前觀賞時,能同時窺探自己的內心,如果能夠拯救到觀眾的生命,作品也會變得更有生命力。」

翔子還有其他巨型的書法作品展於寺院中,例如在京都的建仁寺,就有她寫的大字「風神」和「雷神」。而她雖是唐氏綜合者,卻能成為書法名家,本身就是一個傳奇故事。

1985年,過去已流產了好幾次的泰子,終於在東京誕下了第一個兒女,名為翔子,兩夫婦自然歡天喜地。但是,不久之後,醫生卻告知泰子,翔子是一名唐氏綜合孩子,令金澤夫婦對女兒的成長擔心不已。到翔子五歲時,泰子為了讓她結交更多朋友,就在家中開了書法班,教授幾個孩子,結果卻意外地發現,女兒極有書法天分。

泰子一直擔心女兒的成長,往往鬱鬱不歡,為了平伏自己的心情,她想到教女兒書寫表達佛教精髓的《心經》。對當時年幼的翔子來說,要寫二百多個內容難以明白的漢字極為困難,但她竟願意不分晝夜地重複書寫,只是在過程中不時落淚,因此泰子將翔子於1995年寫下的作品題為《淚水中的般若心經》。

2005年,泰子想起亡夫生前說過,要在翔子二十歲時為她開一次書法展,就決定完成丈夫的心願。名為「翔子 書法的世界」展覽同年12月於東京舉辦,想不到反應異常熱烈,既獲得傳媒廣泛報道,觀眾也絡繹不絕,不少人感動落淚。

翔子的人生也自此改變,成為大眾認可的書法家,曾在全國多家美術館、文學館和寺院舉辦作品展覽;並且曾為電視劇和東京的國民體育大會題字,成為全國熱話。2015年,翔子在美國紐約舉行了首次海外個人展覽,作品其後又在捷克的皮爾森和布拉格展出。她並且與母親合著了多部書籍。除了在書法藝術方面的貢獻外,翔子也曾於「唐氏綜合症日」在聯合國發表演說,內容非常感人。

翔子承認,並不完全了解部分自己所寫的作品內容(除了單字、成語外,她還會書寫佛經、漢詩、日本詩歌等);而泰子也說,翔子從來不去想如何寫得好看,或者別寫到紙外。但正是這種直接、全沒鋪排的心態,令翔子的作品煥發純樸的美感,同時極具活力,感動人心,也與佛法講求「明心見性」不謀而合。

分類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