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如何忘掉杯中物

2010-03-19
聖嚴法師聖嚴法師
心道法師心道法師

文﹕小西

早幾次我在裡提到,自己最初是如何戒掉吃紅肉(豬肉、牛肉)和家禽的習慣,但我沒有說,其實我連喝酒、抽煙等嗜好,都早已戒掉了。這次先說說戒掉杯中物的經歷。

不過,我得說,我從來都不算是嗜酒的酒徒。年輕的時候,我固然有過夜夜笙歌的日子,跟友儕在酒館相會,總不少免千杯下肚。但我喝酒的習慣,倒跟酗酒還有相當的距離。那麼,我為什麼要戒掉喝酒的嗜好呢?雖然佛教的五戒之一,正是酒戒,但正如聖嚴法師所言,其實佛教反對的並不是酒本身。他指出,佛教之所主張「不飲酒」,是因為酒容易令人失去自我控制,從而犯上其他更大的罪惡。

不過,雖然我之所以決定戒酒,也可以說跟宗教有關,但我做這決定的時候,還沒有正式皈依佛教。所以在原則上,那時我並沒有恪守「不飲酒」戒的需要和必要。另一方面,在佛教史上,也有僧人飲酒而不算犯戒的情況。台灣靈鷲山開山祖心道法師早年在深山斷食苦行,便試過以酒長養色身。而且,正如我戒掉吃肉的經歷,我把杯中物戒掉得頗為徹底。但正如我之前在這裡提過的:「 很多時候,單靠工具理性,是很難改變我們一些多年的習慣的(佛教稱之為「薰習」)。而這樣巨大的轉變,每每來自受自內心的強大感情動力。」我戒掉杯中物的經歷也不例外,而且跟一位我多年沒有見面的朋友YL相關。

記得,2007年末從朋友處得知,原來YL最近發現自己患上了癌症,由於發現時已處於末期,所以也早已作好心理準備。聽到了這樣的消息,我難過得無法言說。雖然,我跟YL不是經常見面,但她在我們當中永遠熱心,發光發熱。而且,她永遠明朗,實在很難想像她會患上往往跟情緒有關的肝癌。當然,肝癌也可能跟肝炎或飲酒,但直至今日,我還是無法確定YL正式至癌的原因。

聽到YL患上肝癌的消息之後,我希望親自到醫院深望她。但朋友說,由於經常要進行化療,加上YL要在生前整理自己的著作,所以建議我不如給她寫信。他說她會喜歡的。對,YL生前喜歡說故事,那麼我就給她寫一封信,說說故事。信寄出去了,由於參與學術的關係,2008年初我得飛往台往開會,但原來YL早在我起飛之前的一天,去世了。聽到消息之後,實在太難過。我不知道她是否來得及看我的信,我只知道自己來得及了,而就在這一剎那,我決定為她從此戒掉喝酒的習慣。就像有些佛教徒決定為親人守長齋積福那麼,我決定了為一位朋友戒酒。不同的是,我這位在我作這個決定之前,早已去世了。



微閱録簡介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