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如何防治蟲蝨患?且聽義工鄧渭然分享天然防蟲法,及傳燈法師開示怎樣如法地處理蟲患⋯⋯

文:郭湄湄| 2018-10-02
防蟲蝨義工鄧渭然先生防蟲蝨義工鄧渭然先生

香港人口密集、環境潮濕,兼且居所面積日漸狹窄,蟲蝨極易滋生。對於劏房戶及乏力自顧的獨居長者來說,蟲蝨問題更是一大困擾。

如何防治蟲蝨問題?我們請來防蟲蝨義工鄧渭然先生分享環保、天然的防蟲方法,並邀請傳燈法師開示怎樣如法地處理蟲患。

鄧渭然坦言自己已七十一歲,但仍然非常忙碌。他小時候常與蟲蝨為伴,深受其苦,長大後研究生態環保,願以環保方法助人解決蟲蝨問題。有感坊間防治蟲蝨之法不彰,且往往留下化學物料持續危害人畜,他以人生下半場投身義工工作,盼助弱勢社群解除蟲患困擾。

「防病勝治病,防蟲勝滅蟲」,是鄧先生的口頭禪。他認為防治蟲蝨問題,其實不用「殺牠死」。「蟲蝨繁殖能力強,『見到就殺』不但不湊效,還會造惡業。倒不如預防蟲蝨進入家居,讓牠們回到叢林去。」鄧先生認為,使用煙霧彈、殺蟲噴霧等化學品來殺蟲,化學氣體飄浮在空中,不但有損自己健康,亦會破壞生態。

「其實我們不須殺蟲,驅蟲就可以了。」鄧先生說:「有些人不食煙不飲酒,卻患了肺癌,可能是平日吸入太多化學氣體(如殺蟲劑)所致。」

鄧先生與義工隊協助市民清潔家居(圖:鄧渭然)鄧先生與義工隊協助市民清潔家居(圖:鄧渭然)

從源頭入手防治蟲蝨

「想防治蟲蝨,首先要從源頭入手──保持家居環境衛生。我們要常常執拾家居,將不需要的物件捐出或丟棄。」鄧先生說,或因「戀物」心態,或因懶於執拾,或因家人離世而不捨得清理遺物,有許多人都不願丟棄舊物,致令家中蟲蝨為患。「每件物品都攬著不肯放下、不肯捨棄,其實是煎熬自己,這也是因果。」鄧先生記得,有一位五十多歲、在大角咀居住的男子,因為家人往生而心情憂鬱,且又乏力執拾家居,以致每天要跟一群木蝨一起生活。

被蟲蝨叮咬,後果可大可小,小小木蝨已足以令人痕癢難眠;如果情況嚴重,甚至須求醫治理。鄧先生說:「被蝨叮刺後可引致大面積的皮膚敏感,比被蚊咬更難受。」有些人因為家裏蟲蝨太多而大受困擾,以致要向精神科醫生求助。遇有精神受困擾的個案,鄧先生會安排義工醫生探訪,或轉介心理醫生。

除了定期執拾家居外,鄧先生又建議:「儘量不要在街上執拾東西回家。有些人經常在街上執拾紙皮回家,使紙皮充斥家居每個角落,終令自己連路也走不了。其實紙皮最易藏納蟲蝨,因為它容易潮濕,有利蟲蝨生長。」

不過,有些人即使定期執拾家居,家裏仍然有蟲患,原因何在?鄧先生說:「在街上與身體黏有蟲蝨的人擦身而過,也有可能將蟲蝨帶回家。出外旅行,亦有可能將蟲蝨經由行李箱和衣物帶回家。」他補充,用布料或皮革製成的傢俱,特別容易藏納蟲蝨,而膠製物品則相反。

鄧先生小時候深受蟲患所困,長大後只要力所能及,總會盡力助人排難解紛(圖:鄧渭然)鄧先生小時候深受蟲患所困,長大後只要力所能及,總會盡力助人排難解紛(圖:鄧渭然)
鄧先生說:「想防治蟲蝨,首先要從源頭入手──保持家居環境衛生。」(圖:鄧渭然)鄧先生說:「想防治蟲蝨,首先要從源頭入手──保持家居環境衛生。」(圖:鄧渭然)


鄧先生並介紹防蟲的天然方法──以草本植物預防蟲患。

環保天然的防蟲方法

1. 在家中種植天然植物,如香茅草、檸檬草和大蒜,利用植物的氣味,防止昆蟲進入家裏。

2. 將辣椒液、蒜頭水或洋蔥水,噴灑在蟲蝨容易滋生的地方(如家中暗角、雜物堆旁),以防昆蟲走近。

製作方法:將辣椒、洋蔥或蒜頭切成碎末後,混入約五倍清水,浸泡四至五小時,然後過濾殘渣。製成品可用噴壺盛載。

3. 將去皮的洋葱和蒜頭放在家中。可用網袋盛載。

4. 在櫃中多放花椒、八角(可用舊襪盛載,充分利用舊物)。將一包包花椒八角放在抽屜,或一些潮濕、陰暗的地方,如床架暗角。

5. 用碟子盛起沙薑粉,放在蟲蝨容易滋生的地方。

鄧先生說:「辣椒、花椒和指天椒都有刺激性,製作這些辣椒液時不宜太濃縮。」如果防蟲效力不足,就要增加液體的濃度;如果刺激性太重,就要稀釋液體。上述的名單裏沒有「臭丸」(樟腦丸),鄧先生解釋,由於臭丸對人體有害,所以世衛不建議使用。

一言以蔽之,最環保的防蟲要訣就是:保持家居整潔及通爽,並使用天然物品來預防蟲蝨。

注:如法地解除蟲患

如果蟲患嚴重,以致不得不來個「大清潔」,要怎樣做才可避免與昆蟲結怨?請看傳燈法師講解:

傳燈法師說,眾生之間可以溝通,在大清潔三天前,要先知會昆蟲一聲,以免與昆蟲結怨。「衍陽師父曾說,要拿出鑼或碟,擊打幾下,跟牠們說:『三天後下午3點,會有人前來大清潔。請你們搬家,以免傷害到你們。』如果寺院有需要斬樹,我們也會張貼公告,告知樹上的動物或生命體:『在某月某日某時會有人斬樹,請大家移居別處。』」至於利用花椒、八角等物的氣味來防蟲,燈師父說,只要不傷害昆蟲,都是如法的。

燈師父說,她的住處也有昆蟲滋生。「地球不只有人類,還有昆蟲和飛禽走獸,我們要share the planet(共享地球)。夏天是昆蟲大量繁殖的時節,如果住處有蟲蝨或老鼠就要清理,否則會危害自己健康。我們要保持家居環境整潔,避免吸引昆蟲進入住處(例如蓋好食物),但不應殺生。」


助貧困戶解除蟲患

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自行處理蟲患,有不少乏力自顧的獨居長者,都需要義工協助清潔家居。這是鄧渭然忙個不停的原因。

有人問他,為何還不退休?鄧先生笑說:「我很感恩自己還有精神和體力去助人。」他還記得學佛的爸爸曾跟他說:「要有一顆慈悲、真誠、仁愛的心。」鄧先生小時候深受蟲患所困,長大後只要力所能及,總會盡力助人排難解紛。他亦記得,自己小學四年級輟學,識字能力有限,踏入社會工作後,有位善心人教導他寫字,感激之情銘記於心;這也是他積極回饋社會的因緣之一。

鄧先生開辦講座,為街坊講解防蟲蝨知識(圖:鄧渭然)鄧先生開辦講座,為街坊講解防蟲蝨知識(圖:鄧渭然)

有時鄧先生為了助人,要冒上染病風險。有一次,他助一位長者清潔家居,雖已戴上口罩,但由於全屋霉菌太多,終致喉嚨受感染,病了九天。他生病期間無法說話,連喝水也要使用咖啡匙,半匙半匙的喝下去,更遑論吃東西。幸好,打了三口針之後,他最終並無大礙。

車馬費、印刷宣傳單張等費用,全部出自他的養老金。有時候,求助者的居所遠在大澳(車程來回四小時),他亦說去就去,從不推搪。「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對於某些市民來說,蟲患是不能解決的難題。能夠協助他們解決困難,一切都非常值得。」

將半生奉獻於環保志業的鄧先生,於2012年簽署捐贈遺體同意書,願往生後當「大體老師」供學生學習解剖。這是他對環保最極致的支持。


注:鄧先生特別設立個人電話輔導服務(24小時熱線 8100-0038),熱線由防蟲蝨義工接聽。義工會為市民講解蟲蝨患成因及防蟲蝨的天然方法,並跟進其蟲蝨困擾情況。


延伸閱讀:
不枉此生 不枉此身——專訪八爪義工鄧渭然

分類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