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存在的奇蹟

第219期明覺   文:Woodreus18| 2010-11-10

  存在,似是個哲學的名詞。然而,誰不曾體會過這個實實在在的「奇蹟」呢?也許,你不會因為父母猶在而感到快樂,但到了失去父母時,只要稍講情義的人都會覺得悲傷吧。因此,我嘗在舊文中寫道:「沒有什麼比起『存在』更令人欣喜!尤其是自己所關心的人,以健康的姿態存在於面前,顯然就是最值得高興的奇蹟。」

  這幾年裡,我親眼看著同窗的身體每況愈下,怎不心酸?他是一個患肌營養不良症(MD)的孩子,圓蛋般臉兒的。初認識他時,還能自己推輪椅,甚好挖苦和取笑別人,蓋有「語不驚人誓不休」的味道。那時候,我與他不熟,卻常為其嘲笑對象,頗為不悅。慢慢熟悉了,也開始幫忙他,譬如拿東西、推出推入等。他是個可愛的孩子,總得人歡心,有老師更曾說他「扮可愛」呢!今天,他已經半躺在電動輪椅上,舉手也無力,只得靠幼小的手指駕車和用電腦。儘管他依然可愛,儘管我們還喜歡取笑、捉弄他龐大的臉兒,他可已經變得氣窮力弱了。他需要我們幫助整頓身體姿勢,或放好手腕。縱使他仍風趣可愛,但大喝一聲的力氣也未必有了。他的身體情況,我感同身受,只是我尚不至動彈不得,但變形扭曲的骨架足教我體會他的艱辛……

  每次他疲憊而缺席時,我會說:「比著是我也很辛苦吧。何況,他比我弱得多呢!」回看自身,力似窮夫氣也弊,筋如老者肢也屈,垂垂老矣,還能存在多久尚未知。然而,他的身體,大抵更會一直衰退。我們都很擔心他,對其將來既憂又恐……

  今年,在受業舍中,我有一位師兄,他的身體也不好。可是,他十分聰敏,幽默又風趣,我們都很喜歡纏住他。一般來說,我們軟弱的模樣又豈能表露於人前呢?唯有在一些特別的對象面前,我們或許才能撒個真性情吧。這位師兄便是一位好對象。閒來時,我很喜歡伏在他的輪椅旁或床邊,率性亂嚷一番,或者傾訴心跡,感覺很自在和安然。試問,勞碌的生活中,幾能盡抒抑懷耶?因此,我很享受他的存在,每逢他抱恙缺席,我既憂心又失落!不時見他進餐卻不願多吃,我會彷如哄孩子般哄他吃:「來吧!多吃兩口吧!」我其實很喜歡這種感覺,這不僅是給予之樂,其中有一份人情,一份欣喜。

  「存在」是一個多麼美好的奇蹟,回憶雖美卻已逝如水,將來充滿希望但也很虛無,只有現在這一刻才是最真實最可愛的。不必有觀照的功夫,就是輕輕一吸氣一吐氣,凝神與你同時存在的對象發生關係,建立連繫,已遠勝過童話故事,因為這是一個當下便屬於你的真實故事了!

  可是,當下的故事再美麗,這一刻瞬間便成為過去。世事在變,因緣和合,永恆的存在體似乎不可能出現。很憂心將來,很害怕失去,對於現實我很無奈……很無奈……

  愚昧的爭求「長生不老」的方法,腦細胞始終會死盡,記憶轉移亦不可能,機械身體也行不通。愚昧……愚昧……是個多麼愚癡的凡夫,是個多麼幼稚的想法!真的,很享受當下的存在,同時很害怕什麼什麼……

  最近,每次欲當膽小鬼時,生起這個對「存在」的想法,都會增一點勇氣,撥個電話……

  這裡引述一行禪師的一段文字:

「有時我們會特別感激生命中的某人,深深地感謝他(她)的存在,那時內心會充滿慈悲、感恩與愛。我們都曾在生命中經歷過這時刻,非常感謝他(她)還活著,一直與在我們在一起,在我們生命最困難時仍陪伴身邊。我建議你,當這一刻發生時,要好好地把握。」

的確,我們的人際關係常因心結或面子而不能進一步改善,但當下的「存在」很珍貴,我委實不可能知道自己在下一秒還能否與對方同在。因此,你應該向你的父母、恩人告白自己的心意,這樣才能把握這個存在的奇蹟——這才真叫做珍惜!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