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孟加拉女性出家求道的艱難歷程(一)

原文:John Cannon, Jnan Nanda/撮譯:黃夏柏| 2015-10-08
孟加拉的沙彌尼(圖:Sramoni Sangha Facebook專頁)孟加拉的沙彌尼(圖:Sramoni Sangha Facebook專頁)

2014年5月,孟加拉首位出家女性 Gautami 沙彌尼接受佛門網專訪,剖白多年來為圓滿個人以至當地女性的信仰心願,四出奔走;背後則揭示了南傳佛教長久以來關於比丘尼戒傳承的爭議。


Gautami  自幼結下佛緣。孩提年代,她已特別留意僧人的影蹤,每當見到僧團,內心便油然生起深深的敬意。受其祖母影響,小時候便開始禪修,老師更鼓勵她延續個人的心靈探索。


縱然她積極參與佛法教育工作,但耳畔仍持續響起一道聲音:女性沒可能受戒為比丘尼。自小她已知道即使在泰國和斯里蘭卡還有女性受戒,但在緬甸和孟加拉卻聞所未聞。在當地女性佛教徒心目中,比丘尼根本不存在。



女性加速僧團的瓦解?


Gautami  指出,聞說中斷比丘尼戒傳承的原因之一,是擔心她們會加速僧團的瓦解。為此她廣泛翻閱經籍,發現這些說法都不正確,此舉令她的意志更堅定,下決心要成為比丘尼。生活在孟加拉,她深切體會到女性所受的不公平待遇。舉個例子,當地男性喪偶後,可以自由選擇再婚或成為僧人,而女性若要再婚,固然困難重重,她們亦不獲接納成為比丘尼,虔誠的女性信徒只能活在痛苦中。


Gautami  曾到泰國考察當地婦女爭取權益的工作,眼見孟加拉女性的社會地位低微,在信仰自決上遭受阻撓,她決意爭取平等權益,為本土婦女的信仰依歸找尋出路。她認為一處修行靜地,可讓女性在身心不受滋擾下過其獨身的生活,踐行佛法,更可避免受謬誤觀念擺佈。同時,當地女性不願意向比丘傾吐心事,令她們經常陷於孤立無援的境況。若她能以比丘尼的身份出現,不僅可以鼓勵這些婦女,眼前的實例說明她們亦能成為比丘尼。Gautami  毅然說:「我希望為女性佛教徒亮起明燈,我發誓要實踐承諾,只有這樣我才可以過自己的宗教生活。」


為圓滿心願,她決意到國外探索成為比丘尼的路向。自2004年起,她三度造訪印度菩提伽耶,參與由僧人Rashtrapal博士帶領的禪修營,更就比丘尼戒的議題,與對方多次討論,因為Rashtrapal博士曾把兩位女性收到門下。Gautami  原本希望對方也能接納她成為弟子,可惜未及開口,對方便往生了。



通往受戒的道路


Gautami  沒有氣餒,鍥而不捨的尋找,最後接觸到居於印度的孟加拉僧人Bharasambodhi博士,並向他透露希望能在菩提伽耶成為比丘尼。「他告訴我沒有問題,我可以立刻前往菩提伽耶,並會獲接納為比丘尼。他對比丘尼戒制度的關注,大大加強我對信仰自決的信心。」她細道。


前面的道路看似打通了,但還有家庭的關口。Gautami  曾多次向母親表白想成為比丘尼,奈何孟加拉社會向來沒有女性受戒的慣例,家人並不認同她的決定。她說:「媽媽叫我在她辭世後再決定,我向她解釋,若你能夠於在世時讓我成為比丘尼,你亦可以得到福澤。」2011年,她母親終於接納女兒的決定,更表示想參與短期出家;Gautami  十分感激母親的決定。


南傳佛教關於比丘尼受戒一事,向來存在爭議。不過,僧團內越來越多長老及具影響力的僧人表示支持,令女性獲接納為比丘尼的制度復興,好像Ajahn Brahm便指陳,佛陀給僧侶最後的忠告言明:他離開以後,佛法和戒律就是僧侶的老師。依據戒律,女性成為比丘尼一事,不應遭受過度保守的觀念阻撓。Gautami  由發願到踐行,堅毅不屈地圓滿個人的信仰心願,為當地女性佛教徒帶來正面的影響。



原文:
“The Journey of Women Going Forth into the Bhikkhuni Order in Bangladesh: An Interview with Samaneri Gautami, Part 1” (Buddhistdoor Global)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