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孟加拉女性出家求道的艱難歷程(二)

原文:John Cannon、Jnan Nanda   撮譯:黃夏柏| 2015-12-13
孟加拉沙彌尼與國際佛教善女人大會主席傑尊瑪‧丹津葩默(左二) 在印尼出席會議(圖:Sramoni Sangha Facebook)。孟加拉沙彌尼與國際佛教善女人大會主席傑尊瑪‧丹津葩默(左二) 在印尼出席會議(圖:Sramoni Sangha Facebook)。
Gautami披剃時一臉歡喜(圖:Sramoni Sangha Facebook)。Gautami披剃時一臉歡喜(圖:Sramoni Sangha Facebook)。

(續上篇)


孟加拉首位出家女性Samaneri Gautami排除萬難,終與另外六位女眾信徒,在印度受戒為沙彌尼。她的努力更感染了其他人,另外有十八位女性隨後也在印度出家。


Gautami出家的消息傳回孟加拉後,當地僧侶的反應相當正面。回國後,她拜會了僧王、副僧王及部分長老,更多次獲邀講授佛法及主持禪修營。前路看來一片光明,她欣慰的告訴佛門網記者:「我們的女性首次走出黑暗,明白到觸摸僧袍並非罪行,女性一樣可以受戒為尼。」



推動女眾信仰自決的荊途


為推動女性的信仰自決,2013年1月,Gautami計劃在孟加拉舉辦女眾受戒儀式,並廣邀該國和印度的僧人出席,活動最初獲副僧王和不少長老首肯。消息傳出後,決意受戒出家的女眾數目續增,遠超出預期。驟看坦途在望,原來背後卻是荊棘滿途。


Gautami致力推動女眾受戒,無疑為恢復孟加拉比丘尼戒制度響起先聲,此舉卻引發僧團內長老的爭議。儀式舉行前一星期,長老舉行了一次秘密會議,決意向她施壓,力陳在回教國家並不容許舉行女性受戒儀式,要求她立刻中止活動。縱然她指出從沒有回教團體表達不滿,其人身安全亦未受威脅,但仍不得要領。


早在秘密會議舉行前,僧侶已授予Gautami僧袍,眼見她沒有按指示中止活動,長老便訓示她不能穿著小乘佛教傳統的橘黃色僧袍。孟加拉僧伽會會長更明言,自古以來,女性接觸僧袍是罪過,她充其量只可以使用白色的袍服。此說雖然欠缺事實依據,但礙於尊重長老,Gautami亦無從反對。


即使壓力重重,Gautami並沒有屈服,她嘗試以理服人,強調自己是依據戒律、循正統的途徑出家,更建議邀請授戒予她的印度僧人Bharasambodhi博士前來與眾長老商議,確保即將舉行的受戒儀式合乎佛教戒律。礙於時間緊絀,儀式的程序無法重新編排,Gautami願意後退一步,表示在儀式過後會執行長老的指示。她重新邀請長老蒞臨儀式,可惜他們紛紛缺席;當Bharasambodhi博士到訪時,他們亦沒有提出舉行商討比丘尼戒制度的會議,爭議依然無法化解。


Bharasambodhi博士離開後,眾長老要求Gautami於七天內卸下僧袍,強調女性觸碰僧袍是罪行。她據理力爭,義正詞嚴的申辯:「我何罪之有?只因我是女性?」長老並沒有回應她的質詢。



信仰道路的新里程碑


回想當初,無論副僧王及廣大群眾,都接受她這位沙彌尼,現在竟身陷如此困境,她深感難過。但她拒絕逆來順受,目標反而變得更堅定:「我要繼續努力,希望下一代女性不再面對困難,讓她們可以免受制肘,過其自在的出家生活。」已受戒的沙彌尼並無動搖信念,繼續與她一起修行,而世俗社群的支持則越來越熱烈。未來,她期望成立一所靜院,讓女眾有更寬敞的空間修行。


雖然僧團的長老持續施壓,卻無損Gautami的影響力,佛教圈中她是受人尊敬的沙彌尼,在非佛教圈中則是一位爭取女權的積極分子,更得到人權組織推許。雖然孟加拉僧伽會仍未正式認可女性出家,但不少僧侶都支持她,並提供各種協助。目前有八位沙彌尼與她共修。


今年六月,她出席了第十四屆國際佛教善女人大會,其間認識了來自泰國的比丘尼Dhammananda教授,對方邀請她和另外兩位孟加拉沙彌尼到泰國參與禪修營,並計劃為她們安排更高層次的受戒儀式,若能成事,可說是她們信仰道路的一個里程碑。


在Gautami努力推動下,孟加拉女性信徒在建設佛教社區的工作上,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她獨特而充滿熱誠的呼喚,已傳遍各地。



原文:
http://www.buddhistdoor.net/features/interview-with-samaneri-gautami-part-1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