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學佛的聯想

第253期明覺   文:王永平| 2011-07-06

 《佛門》編輯邀請我寫稿,令我躊躇數天。我3年前離開了官場,因緣際會下,在報章評論時事,到現在可能已寫了十多萬字,亦出版了兩本書。一介平民對世事說三道四,讀者看與不看其實閒事一樁,但在一份弘揚佛義的刊物撰文,對我來說是件戰戰兢兢的大事,壓力之重,仿如重蹈當年任公務員事務局長時,執行公務員減薪決定,導致幾萬名同事上街抗議及訴訟經年,一直到終審庭裁決的覆轍。我最終答允行文,是有感佛法令我現在活得比前自在,所以希望把一些感想與讀者分享,並藉此反省自己的疏懶。此為開場白,有緣者可繼續看下去。

為甚麼一個少年時領洗成為天主教徒,然後在官場打滾了數十年的人,會在退休後學佛,後來還皈依成為佛教徒呢?讓我先說清楚,雖然我很久之前已經沒有參與教會儀式,亦與教會一些規條感到格格不相入,但我對天主教的博愛精神十分尊崇,亦不時被一些天主教徒例如德蘭修女的無私奉獻,深深感動。從供奉一個萬物創造主到相信因緣和合,以至一個不可思議的智境,是個非常大的心靈衝擊。從可以依靠天主的庇護到嘗試安住在無我的佛性,是開展一個充滿內心掙扎的旅程。為期一年的香港大學佛學課程及其間相伴的良師佛友,令我踏出學佛的第一步。

有朋友笑我,退休後學佛,是否因為官場失意,希望在經論中尋求慰藉?其實我一早已經決定在離開政府時做兩件事,一是寫本書,回顧我十多年的局長生涯及反思其中的得失;二是修讀香港大學的佛學碩士課程,讓我可以有系統地了解佛學的始源、各宗派的教義,並從學習中,為個人修行作準備。

第一件事是為過去生命一個重要階段作個總結,第二件事是為生命下個新階段籌謀,兩者其實互為因果。有人問我,為甚麼今天的王永平與以前的王永平這樣不同?我總是說,其實沒有不同,只是環境變了。但假如問者是佛教徒,只要想想,何須提問?

六祖惠能說:「凡夫即佛,煩惱即菩提,前念迷,即凡夫,後念悟,即佛。」我沒資格解讀這幾句說話。我的體會是人皆有佛性,成佛之道不是避開煩惱,而是打破人我、物我之分,成就慈悲喜悅的境界。從思考字義到超越名相,體驗清明,是我現在的人生目標。很慚愧,我疏於修持,沒有進步。

儘管如此,我在現實生活中,得到佛法護佑,令我懂得時刻提醒自己,常懷一顆慈悲之心,來看待世間種種不公義的事。62歲,是身體狀況的紀錄,與心性的通達,沒有絲毫關係。豐富的世間經驗,反而加深了執著與沉迷,成為障礙。但起碼我現在知道盡量放下,每次沉迷時,嘗試不要再犯。

不少人對佛教最大的誤解,是佛教徒不理世事。佛祖普度眾生,禮佛之人豈能不積極為身處社會作出貢獻?假如我以前沒有做或做得不夠,是我的缺失。最近在一場合,聽到有人質疑,如果普世實踐慈悲,罪犯便不應受到囚禁。一行禪師說不讓罪犯繼續犯罪,是對他及其他人行慈悲之道。

佛學有世俗諦和勝義諦之說。勝義無善惡之分,但身處人世,佛教徒不可逃避做人的責任。最近鹿湖清靜禪修地受到滋擾,一眾大德挺身而出,不是個很好的示範嗎?

從普度眾生,到導人向善,到參與社會事務,到幫助他人,都是人間佛法。

(本文原載於《佛門》Book for Buddhists第2期,2011年1月出版)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