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HKBA-Ads-Aug2018-2

學會擺脫文化對情緒的控制,肯定和擁抱完全的自我,還情緒一個真正的自由

文:池衍昌| 2018-02-08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編按:作者是非暴力溝通實踐者及分享者、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10年起跟隨梅村(Plum Village)修習正念,現為香港梅村同修。在這篇文章中,他提出釋放自己,不壓抑對和平互動很重要,值得我們深思。

我和朋友在印度新德里參與了一天半由Miki Kashtan主持的非暴力溝通培訓,主題是Living By Choice: Committing to Courage, Truth & Love,旨在幫助我們從成長中的各種限制和社教化中轉化和解放,重拾真正的自由。

Miki在培訓開始時表明,美國人從小就被訓練相信一套關於自由的想法,即是在任何時候和處境,人可以毋須理會任何人,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盡可能減少限制。她指出這不是真正的自由。她說,真正的自由是指無論發生甚麼事情,我們可以基於自己最真實的價值來選擇如何回應當下的處境。當我們可以做到時,無人可以向我施加任何權力。

Miki在培訓中傳授了她撰寫的十七個非暴力精神的修習(Core Commitments)。第二天大組分享時,日本朋友廣里分享了她嫁到印度的故事,讓我們見證了第二項「對所有情緒保持開放」的修習: 對所有情緒保持開放──即使當我的情緒對我來說艱難、不適,我希望與自己同在、陪伴自己,打開內心,感受自己完整的情感經驗。如果我發現自己從內在經驗中退縮、麻木或自我封閉,我希望尋求支持,以放下自我保護和對內在世界保持開放。[1]

故事如下:廣里不懂印度語,每次丈夫家庭聚會時,家人只講印度語,她常有被忽略、不被重視的感受。

廣里說:「剛開始來印度我超緊張,我不想出席家庭聚會,後來我試着收起情緒,麻木自己,不理會其他事,只是出席⋯⋯啊對不起!」這時廣里語調變了。

Miki:「廣里,慢下來,你看起來像要哭了。」

廣里:「哈,是啊⋯⋯」她在抽啜。

Miki:「請不要試著把眼淚嚥回去。這是我們眾多文化當中最可怕的其中一種念頭,認為哭泣是有問題的。」

廣里:「我一直以為這是可以的,只要出席就可以,不要理會我的情緒⋯⋯」

廣里無聲喊了出來。

Miki:「現在,你就沒有忽略他們了。所以,請你慢下來,因為這是三年份量的情緒。你若要找到出路,就要想辦法克服『不應該哭泣』的念頭。你現在有一個難得的機會,哭吧。深呼吸一下。」

廣里喊了一會,停了下來。

Miki:「你還在嘗試把眼淚嚥回去嗎?好,那給它一個練習吧,讓自己發出聲音。你知道嗎,嬰兒是不會無聲地哭泣的。所以請你發出聲音吧,像吐氣一樣發聲。 那聲音在那裏,你卻正在壓抑它。你現在能給越多自己自由去表達情緒,你之後就能有越多的空間和創意去回應你的困難。我答應你,沒有比這更好的了。我們這裏有的是此刻的歷史所能創造最好的,我是認真的,這裹有接納和支持,抓緊這個機會。重點是,那種深度的哀傷一直在你之內,你是知道的,對吧? 我覺得你承受著太沉重的負荷了。 」

廣里:「因為我是想要保護自己。」

Miki:「對,這是一個機會放開控制。看著我,我的邀請是真實的,而它不一定會再來。你來自一個非常壓抑的文化,我去過很多的地方,我發現最難的是與日本文化產生連結。暫時,它讓我感到最陌生,比中國更陌生,比加納更陌生。而這不是因為我只到過西方國家,就是有種東西,可能是那種對行為的控制,還有巨大的服從壓力,我現在邀請你踏出來,我也告訴了你實際可以做的事情,呼吸然後發出聲音。」

廣里問:「怎樣的聲音?」

Miki:「那種在深度哀傷的人會發出的聲音 。你可以從一小步開始,像這樣⋯⋯看什麼事情會發生。各位朋友,這是一個女人正與生命博鬥,是非常嚴肅的。」 Miki示範了自己哀悼的喊聲。廣里跟隨著,試了又試,還是喊不出來。

廣里:「我沒法做到⋯⋯」

Miki:「你可以的,我來幫你。」 然後她站起來,走到廣里身後,雙臂環抱著她。廣里大聲痛哭起來。三分鐘後,廣里喊完,Miki回到她的座位,說:「其實沒有花很多時間,這樣的釋放。總共其實才三分鐘。並不是整件事情就處理了,這只是一小部份而已,但你嘗到了自由。這是生而為人的特質,無論多少年它們壓抑了你,三分鐘就能解放你,至少是短暫的。這提供基礎支持你回應這個處境。因為直到你嘗到了如此般的內在自由,你不能够有真正的選擇。你就只會繼續控制自己,為不同方式美名。那你能否答應自己,不再忽略自己的情緒呢?」

廣里點頭。Miki繼續說:「你會以自己最真實的情緒去作選擇。不再忽略自己的情緒不會改變你的處境,這是第一步。這是個非常困難的處境。我不知道答案是甚麼。但忽略真相一定不能幫助你找到答案。你屬於真相的一部份,你的情感也屬於真相的一部份。」 Miki幫助廣里接觸自己真實的內在,為她提供重要的基礎和空間,支持她之後按照自己最真實的價值來回應自己的處境。

當廣里在嚎哭時,我觸及了一份內在的傷感,與她一同流淚,哀悼自己文化對人性、情緒和自由的壓迫。在成長過程中,我們常常內化了文化對情緒的控制,形成了各種對壓抑情緒表達的想法、信念和身體機制。當廣里嘗試放聲喊出來時,她身體的保護機制阻擋了她,而她情緒卡住、迷惘無措的一刻,是非常困難和不適的。Miki 創造了溫暖、開放、溫柔、無懼真相和強烈情緒的空間,給予她有力而足夠的支持,讓廣里可以不再壓抑/隱暪任何東西,完全表達自己的哀傷。這正是她個人轉化的轉捩點。同時,我亦感嘆我們對同理心的接觸和經驗還停留在有限的認知層面,尚未成為我們真實而具體的生命經驗。現今社會極之缺少又非常需要這樣的支持。我很希望可以創造一個有愛和同理心、互相支持的社群,讓人可以肯定和擁抱完全的自我,活出真正的自由。

參考資料:

Core Commitment:http://thefearlessheart.org/resources/core-commitments/


[1] Openness to the Full Emotional Range: even when my feelings are uncomfortable for me, I want to stay present with myself and keep my heart open to the fullness of my emotional experience. If I find myself contracting away from my experience, numb or shut down, I want to seek support to release defendedness and open to what is.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