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守護生命

第287期明覺   文:小西| 2012-10-17
阿部弘士著作《動物園的生死告白》書影阿部弘士著作《動物園的生死告白》書影
阿部弘士的畫作(其一)阿部弘士的畫作(其一)
阿部弘士的畫作(其二)阿部弘士的畫作(其二)

早陣子,在書店看見日本繪本作家阿部弘士的著作《動物園的生死告白-畫家飼育員說的生命故事》,雖然對阿部弘士的背景沒有多大認識,但由於向來對動物的課題感興趣,所以二話不說便買下了。之後,我總會在上班的車程、上厠所、等車、臨睡前抽空讀一點,但碰巧九月家中老貓病重,需要勞心照顧,書讀了一半,便擱在一旁了。後來家中老貓「走了」,時間突然放鬆了許多,而且守護期間,也隱約感到這位花了二十五年時間照顧動物的畫家飼育員,會為我解答我在老貓彌留期間對於生命的疑問,所以也就回到阿部先生的這部著作中去了。

死得「正當」

在家中老貓生命走到盡頭的最後幾週,獸醫反覆的問我們:「現在你的貓情況愈來愈差,免他受苦,你們要不要給他注射藥物,讓他安樂死?」常言道,律師與醫生是兩個非比尋常的專業,因為他們所下的不少決定,不單是專業決定,還是價值/道德決定,尤其是當這些決定涉及生死的時候。又或者應該說,價值/道德問題本來就是法律與醫護工作者的專業決定的一部份。可想而知,對於一個非醫護工作者,還要是貓的家人來說,要下這樣的決定有多難;而你又知道,下了如此的決定,一切便無法挽回,但若一天延遲下這個決定,你的動物伴侶便多受一天苦。好難呵,真的好難。

阿部弘士在《動物園的生死告白》一書的〈死得「正當」〉中提到:「只要不是與人有關的死,都是正確的死。」他指出,自然總是建立在平衝之上,若負責狩獵的動物沒了(例如獅子),草食的動物就會激增,結果草不夠吃,原本的獵物就會全體滅絕。他在〈希望大家看到的用餐時間〉中又舉過一個有關活餌的故事。原來,在動物園中,不是所有動物都願意進食工廠加工食品的,他們只能獵食活物。於是,為了為蛇準備食物,動物園的飼育員需要為他們飼養老鼠,供他們狩獵。當然,你可以說,若果沒有動物園,如此的「狩獵」根本不會發生。但阿部弘士大概會說,大自然本來如是, 狩獵天天發生,只是動物園的存在,讓我們「看到了」這個自然不過的過程,讓我們對生命更敬畏與謙虛。

或許,你又會說,蛇狩獵老鼠正正反映野生動物世界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但阿部弘士卻指出,動物的世界並不是這樣的,那只是人類面對動物世界的投射。乍看之下,獅子與斑馬是強壯的狩獵者與柔弱的獵物的強弱關係,但事實並非如此,他們都是以「正當」的「生、死」的關係,存活於世上。

是的,死亡本來就是自然不過的事,只是人類以為自己是萬物之靈,能夠控制一切,包括死亡。當然,我並不是說,能救的我們不該救,而阿部弘士也說,家中動物跟野生動物不同,他們跟我們的關係更親近,更密切。事實上家中老貓跑到生命的後期,我們都堅決不放棄;但當他真的來到最後一關,醫生說若再挺下去,他只會去得更辛苦,我們唯有決定讓他安樂死好了。

守護生命

記得家中老貓病重期間,我們什麼方法都試過,其中包括找懂得跟動物溝通的朋友,跟老貓溝通。當然,動物不懂得以人類的語言跟人類溝通,但卻可以通過影像傳達意念。當時,朋友叫我們準備三個問題或說話,他可代我們傳給老貓。「你怕死,還是怕辛苦?」我們問。結果,老貓的回答卻是: 「我不怕死,也不怕辛苦。」朋友解釋道,動物視生死平常,他們不怕死,因為他們知道死亡不是終結;而動物痛極便會身心分離,我們不該以人類的觀念來理解動物。聽着聽着,我突然覺得,貓兒可能比我們還有智慧。雖然,人身難得,與動物相比,唯有人才能修行,超脫輪迴。然而,也似乎只有人類最看不透生死,勘破生死之謎。我打趣跟同修說: 「若真如此,老貓比我們這些老是禪坐卻沒什麼效果的人類,境界還要高呢。」

讀《動物園的生死告白》一書,不時看到一些對生命有啟發的故事,無論是飼育員如何通過認真對待每一次動物的死,來換取之後其他動物的生,還是阿部先生對「有死、生命有限期,所以才拼命地活」的感悟;阿部先生說: 「動物飼育員是守護動物生命的工作」,但守護動物生命本來就不該只是動物飼育員的事,我們通過閱讀阿部先生跟動物他者的生命交流,回到生命大流的母體,在那裡,有我們曾經、現在與未來愛過/正愛/將愛的人與動物,守護生命,也就是守護我們自己的家園。

推薦閱讀:

阿部弘士著、孫智齡譯:《動物園的生死告白-畫家飼育員說的生命故事》,台:無限出版,2012年。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