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實話青辣椒

文:梁錦萍 | 2014-12-26

說誠實話是一項公認的美德。日常生活中,要說誠實話,卻是一種“高難度動作”。面對“我係唔係好肥?”“我係唔係老了?”等問題,總要使出渾身解數,才令現場氣氛緩和。可是,老師對學生的評語、醫生對病人的斷症、輔導員對受導者的評估等專業判斷,都不容含混其辭,於是他們便擁有“有話直說”的權利。可能我們對專業人員說真話習以為常,卻沒考慮到這些真話對當事人的衝擊。

在輔導工作時,我曾接觸一位患上抑鬱症的女士。她是妙麗,才三十歲出頭,原先工作精明能幹;但在發現男友移情別戀後,便開始鬱鬱寡歡。夜間睡不穩,日間工作時情緒波幅強大。她於是尋求醫生的協助。

“我到醫生處求助。醫生一臉冷漠,聽完我的自述。左腳在搖呀搖的。厚厚的眼鏡玻璃片下,是一雙自鳴得意的眼睛。他問了幾個問題之後,冷冰冰地告訴我:’你患了抑鬱症。’”

“我拿了幾袋藥丸,離開醫務所,乘搭西鐵回家。腦袋響起醫生的話,突然冒起跳路軌的念頭。對我來說患上這病跟發了瘋沒甚麼兩樣。我完蛋了!

“吃藥,吃藥,吃藥。親朋都把所有希望寄託到藥物去。他們覺得藥物是救星。他們不知道,這些藥物在口裡汲乾我所有涎液;把我的大便都變乾。它把彩色繽紛的夢境變成凍凝的灰、黑、白色。我翻查書藉,知道藥物會引起一些副作用。詢問醫生時,他顯然不知道我已讀了這麼多資料。他敷衍地回答了一堆我早已知道的東西,他始終沒有解答我心裡的驚怕。”

慶幸的是妙麗換轉了醫生。新醫生給她開了新藥物,睡得穩了一點點,最重要的是這位醫生體諒的說話。

“這位醫生雖然年輕,但他願意聆聽我的焦慮。還有,他分享一些病人治愈的經驗。他正面地講述我的病情,卻把它比喻為一場感冒,不經意患上了,便要好好治理,而不要再自己嚇自己,使病情更壞。令我驚喜的是他很讚嘆我工作的成就,和性格上的堅毅,並相信我一定能康復!”

妙麗的經歷,不斷提醒自己身為輔導員,擔當助人專業要更敏感、更慈悲。原來專業人員的真話,對當事人有著難以預計的重量。這教我聯想到吃青尖椒去──喜歡吃辣的人,會把整個青尖椒吞下而面不改容。對於平凡味蕾如我輩,則一定會先去核去嚢,才放入食材中去,免得吃時眼淚直流。同樣地,說實話,也要小心看看對方承受的能力,才可避免造成災害。


作者簡介:

梁錦萍博士正任教社會工作和輔導課程,教學前曾擔任輔導工作十多年。受導者都是啟蒙她關於苦的導師,也是激勵她學習佛法的推動力。熱愛生活種種不起眼的細節,總覺得生命經歷的人和事,不論順逆皆是引導我們活得更仁慈更圓滿的益友良師。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