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清明思親法會-ads

尋找你的歌、創造你的歌、歌唱你的歌

文:張仕娟    圖:網上圖片| 2020-01-29

感恩能來到印度柯枝(Kochi)參與2020年非暴力溝通國際資深培訓課程(NVC IIT),非常豐富的學習、療癒、轉化和滋養。今天(1月22日)是課程的第五天,剛好過了一半,還有四天的訓練。昨晚,我參與一位非暴力溝通認證培訓師候選人的工作坊,工作坊的結束後,在埸的每一位參加者都給予那位候選人回饋,最後由Aga(是次IIT其中一位培訓師)作回應,她的回應讓我體驗到甚麼叫做賦權(empowerment)及成就他人!她說:「我相信正面的回饋使人更有力量;找到别人的亮點會使人發揮得更好,亮點可以加亮,閃耀能夠更閃,注意力在哪,我們的能量就流向哪!故此,無論別人怎樣評價你,你得去尋找自己的歌、創造自己的歌、歌唱屬於自己的歌!」她具體地逐一列舉那位候選人的特質、亮點和美好,瞬間轉化了現場的能量!剛才參加者所給予的回饋多是提點和改善的建議,氣氛偏向嚴肅、低沉,Aga三言兩語把能量活起來,候選人因她的話面露亮光!

這一幕如雷電,撃中我心,久未平息,我喃喃自語:「我的歌是甚麼呢?我有尋找過自己的歌嗎?我有創造自己的歌嗎?」第二天早上醒來,腦海笫一個浮現的句子便是「我的歌是甚麼?我在唱我的歌嗎?」我很希望能認出「自己的歌」,於是拿起紙筆,隨意摘下腦海浮現的畫面,啊,出現了女兒的影像……一個多月前,我記下了這一樣的一幕:

2019年12月4日

此刻,女兒正在預備來法國梅村,我卻在這邊準備回港(2019年9月至12月期間我在法國梅村參加三個月的秋安居)。每次由法國梅村回家時,我都會感到不捨和害怕,害怕回到現實環境中的忙碌、辛苦、壓力。這一趟,我更害怕回去,這幾天腦海不時浮現一幅景象:一間屋子,冷冰冰,空盪盪,只有我一個人,寒涼、孤單地站在那裏……

這兩三個星期,不少人問我:「作為媽媽,對於女兒出家,妳有不捨嗎?」我最初的回答是:「我已有心理預備五年了,沒有捨或不捨。」可是,這兩天想到要回家,我卻很害怕,腦海不斷浮現那幅冰冷的圖畫……

五年前女兒(那時她在唸中五)表達想要出家。至今五年了,我以為今天我可以放下,但日子到來時還是不容易接受事實。昨晚,我擁抱了很久我內在的孤單和分離。今夜,我哭濕了十幾張紙巾。第二天,打坐沉澱後,我發現了:過去五年來我多麼巧妙地以各種方式迴避了我的孤單、分離和恐懼!現在終於明白了為甚麼我不能百分之百地承認、接納別人對女兒的讚美。別人欣賞女兒有音樂才華,或稱讚她的種種美善,我都只在表面知性上接收,不去用心感受,能量不能滲進內心,甚至抗拒承認。記得這次秋安居,我初到步時,我同房向一位朋友介紹時說:「這是思齊母親。」那位朋友很歡喜地説:「我是思齊的粉絲(fans) 呀!妳一定對她引以為傲了!」我的回答竟是「不!」她愕然,我也驚訝!此刻,清楚明白了,原來我害怕,害怕失去她,害怕跟她分離。不去承認女兒的好,可以幫助我減少對她的執著,等到真的出家時,我就不會那麼痛苦了!忽然明白,五年來我慢慢建立了與人保持距離的慣性,不經意在心中築起厚薄不一的牆。不只對女兒,也對家人、朋友、同修、同事,我也漸漸關上心門,到此止步,熱情漸減,感覺冷漠。有時候,我甚至懷疑自己是否有愛的能力。深入觀察,發現我自小就便已常常使用這種策略──與人保持距離,不肯百分百承認別人的好來保護自己。

今天,我拿出勇氣,允許自己去接觸、感受,陪伴那份孤單和分離。細聽感受,有所覺悟:若明天死去,今天就不去愛嗎?不!正因爲會分離,才更要愛!拿出勇氣,把握機會,深刻去愛吧!愛得深,分離時雖會痛苦,我卻願意承受!一一寫於法國梅村新村

此刻,閲讀這日記,我滿心歡喜,因為我看見女兒創造了自己的歌,在歌唱自己的歌!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