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尼師還俗之後:新生活的衝擊下,持守內心的平靜

文:Caitlin Dwyer    圖:plumvillage.org| 2016-06-09
(圖:plumvillage.org)(圖:plumvillage.org)

「自十四歲起,我已開始尋找屬於自己的群體。」已經還俗的尼師 Kaira Jewel Lingo說。尋覓之間,她去了不同的國家,最後因緣際會,加入了一行禪師的法國梅村禪修中心。愜意地度過十五年的僧侶生活,Lingo大約在一年前還俗,現居於美國華盛頓市當教師,發現自己須再一次尋覓自己所屬的社群。


Lingo年過四十,沒有積蓄,沒有工作,也沒有家,一切重新開始絕不容易。「現在生活的節奏快多了,要趕上很不容易,要從自己的內在營造以往外在環境賦予我的正念和能量,同樣困難。」她基於個人理由離開了梅村──她想建立自己的家庭。往日僧團的生活相當愉快,但她正要展開人生另一個階段,擔當另一個角色。Lingo這樣形容:「一個周期完結,而另一個新的周期開始了。」


(圖:plumvillage.org)(圖:plumvillage.org)

以平等心建立社群


經歷過在家和出家生活,Lingo知道怎樣與他人連結,建立社群。她的故事,說明了修行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模式。Lingo既想擁有家庭,也想尋求個人提升,她的故事與世界各地不少婦女有著共通之處。現在她向教師、社運人士、年輕人、有色人種教授佛法,致力建立包容、平等的社群。


談到還俗後的生活,Lingo說:「這個轉變非常困難,壓力很大,生命中所有重要的事情都在同時轉變:居所、社群、經濟來源、工作。」就像生命中任何重大的轉變,隨之而來是情緒的起伏,其中牽涉不少日常瑣事(例如繳稅或交租),以及社交場合(例如差不多二十年以來的第一次約會)。


(圖: Kaira Jewel Lingo)(圖: Kaira Jewel Lingo)

日常瑣事最不容易


Lingo說最難適應的是日常生活的需要。「當僧侶時,其他人為我們做的事,現在全部都要自己來做,像做飯、打掃……一個人獨自生活,要辦的事已經很多!」她搬到美國的大城市居住,壓力沉重,生活急促,一切都不易應付。


另一重大挑戰是個人財務,從開銀行戶口到租房子都不容易。Lingo花了好些時間,後來要向財務顧問求助,才掌握到基本知識。「今年是我第一次繳稅,學習個人理財已是一門小事業。現在我要考慮退休問題,卻全無積蓄!將來還要供孩子上大學呢!」


雖然要面對這些困難,Lingo很自豪可以重投世俗生活。回復在家眾身份之後,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每月向梅村捐款。「即使只是象徵式的小數目,我也想護持。我現在可以積聚世間的資財,供養出家眾。」



尋找心靈的歸處


對Lingo來說,擁有屬於自己的社群很重要。她在芝加哥一個基督教社區長大,生活方式與佛教僧侶甚為相似。她解釋:「信徒努力營造一種簡樸的群體生活。」到少年時期,Lingo一家人離開了,走進崇尚消費的美國主流社會,而她總覺得跟流行音樂和購物商場的世界格格不入。後來,她進入史丹福大學修讀人類學,尋找合作社等群體生活,重拾一點童年時的親密關係。


Lingo花了兩年時間周遊列國,最後來到法國梅村。「我真正觸碰到內心深處,感受到莫大的喜悅,還有深沉的苦痛。我一生從沒試過那麼快樂。」於是她不再繼續旅程,明白到「內在的旅程比外在世界的更重要」。


Lingo於廿五歲剃度,在出家的十五年中,她曾居住於法國的僧團、美國的鹿園,以及德國的歐洲應用佛學院。她曾參與編輯Planting Seeds──一本幫助兒童修習正念的書籍。



(圖: Kaira Jewel Lingo)(圖: Kaira Jewel Lingo)

忠於自己 以不同身份自利利他


還俗的決定來得不易。首先,Lingo喜歡當尼師。她形容僧團生活是一個堅固的容器,滿載修行和正念的力量,每一個接觸到它的人,都會被轉化。此外,她期望可以信守自己的承諾,一生以出家人的身份普度眾生,不過成家立室的念頭卻一直揮之不去。她對自己說:「如果我抑壓自己的欲望來迎合他人的期望,那我不會是個好的僧侶。」


Lingo目前以在家居士的身份教授佛法,致力在學校推廣的正念教育、教導社運分子修行的方法,並為有色人種創造安全、包容的共修空間。她作為尼師的經驗大派用場。Annie Mahon 說:「Kaira Jewel(Lingo以前的法號)是一流的合作夥伴,她過往數十年都在講求互助的社群中生活。」Mahon 是在家居士,也是作家,在梅村認識 Lingo。其後兩人合辦活動,糅合佛教知識和正念飲食。


佛法的庇蔭猶在


還俗後,Lingo因離開了僧團生活而偶有壓力,不過她找到了紓解的途徑,在華盛頓市找到禪修導師和法友。經過一段時間,她感受到佛法的庇蔭猶在。「我為了應付新生活感到吃力,但總會有人幫我,菩薩無處不在。」


這可能是Lingo真正的領悟。在俗家和在家生活之間來來回回,她形容:「一切就像波浪。這些轉變是重要的,需要我付出時間、能量來應付,不過更為真實的,是表層之下的靜止。無論我是否受人尊重,有沒有子女,這些改變都不會影響到我。」即使身份、居所或地位都在轉變,修行追求的是如如不動,就像激流之下的深海。「有時我可以觸及裏面,有時當我忙碌,就只有這樣做……」Lingo將雙掌攤直向下按,示意要冷靜自己。「靜止下來,觸碰表面之下的實相。」



原文:
Taking Refuge: Kaira Jewel Lingo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