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心經即是巴哈-Ads

嵩山月亮特別圓 禪武妙音療身心

文:李玉櫻    圖:禪武醫文化學會| 2015-05-20
著名洞簫演奏家譚寶碩先生把到訪嵩山禪院的感悟融入簫聲之中,與資深音樂人趙增熹鋼琴合奏,奏出禪武妙音,直達心靈。著名洞簫演奏家譚寶碩先生把到訪嵩山禪院的感悟融入簫聲之中,與資深音樂人趙增熹鋼琴合奏,奏出禪武妙音,直達心靈。
禪武醫傳人德建禪師的弟子、香港中文大學心理系陳瑞燕教授示範禪武醫內養功,表示治身先療心,功法能練心練意練氣,讓心得到療癒。禪武醫傳人德建禪師的弟子、香港中文大學心理系陳瑞燕教授示範禪武醫內養功,表示治身先療心,功法能練心練意練氣,讓心得到療癒。
少林寺永化堂第十九代禪武醫傳人德建禪師壓軸示範羅漢十八手,動作輕柔若水,然而所散發的氣卻是氣勢磅礡,恍如千軍萬馬。少林寺永化堂第十九代禪武醫傳人德建禪師壓軸示範羅漢十八手,動作輕柔若水,然而所散發的氣卻是氣勢磅礡,恍如千軍萬馬。
《心癒‧禪武妙音》結束後,表演嘉賓譚寶碩、趙增熹與陳瑞燕教授為音樂光碟簽名留念,為活動畫上圓滿句點。《心癒‧禪武妙音》結束後,表演嘉賓譚寶碩、趙增熹與陳瑞燕教授為音樂光碟簽名留念,為活動畫上圓滿句點。

這夜,河南省嵩山禪院的寧謐與祥和,在香港的煩囂喧鬧中,點染了我們的心。


略帶蒼涼、深邃的洞簫聲,與明亮的鋼琴聲交織在一起,時而明快、時而婉轉低迴,譜出一段段洗滌心靈的旋律;螢幕上播放著嵩山的朗朗明月、清風吹過松柏的畫面,配著樂曲,營造出一種曼妙的氛圍,讓人彷彿從照片背後,與千多年前的禪宗祖師達摩欣賞同一個月亮。


剛過去的星期五,禪武醫文化學會假香港理工大學賽馬會綜藝館舉行「心癒.禪武妙音」活動,由香港資深音樂人趙增熹先生彈奏鋼琴,與著名洞簫演奏家譚寶碩先生一起演出。在場的不只是觀眾,也是參與者,以眼、耳和身去體驗自心,在美妙的音樂中練習內養功,感悟自在⋯⋯



月亮代表我的心


「嵩山的月亮最圓。」譚寶碩如是說。有說月亮其實是心的投射,你的心怎樣,就會覺得月亮是怎樣。他回憶到訪嵩山禪院的時光,抵達時已是晚上,看到了皎潔月色,感覺很深刻﹕「嵩山在五嶽之中,千多年來無數代的修行人在此修行,這地方帶給內心寧靜的感覺,是很難忘的。」他把當中的感興融入其簫聲之中,創作了《嵩山聽禪》的八首洞簫禪音,把禪院皎潔的月光、嵩山特有的長鳴蟬、德建禪師的敲鐘聲及少室山的千年古岩,都一一收錄在其中。



治身先療心


活動以「心癒」為名,少林寺永化堂第十九代禪武醫傳人德建禪師的弟子、香港中文大學心理系陳瑞燕教授指,治身須先療心,明白身心的關係。她希望大家欣賞完這個音樂會,心會快樂、自在些。當了三十年臨床心理學家的陳教授感到都巿人都很忙,心裡大都有鬱結﹕「想相聚的人不能聚在一起;想要的東西得不到;面對生老病死的過程……」禪武醫就是佛法中一種簡單的方法,讓人得到快樂自在。很多人被骨痛、胃痛、腸胃不適、失眠等癥狀困擾,向醫生求助,其實這些癥狀和心理狀態有莫大的關係。美國早有研究指出,上述的症狀和焦慮有關,而病態焦慮症的比例更高達一成。很多人每天都對身邊的事產生無止境的擔心,甚至怕天要掉下來。禪武醫正是讓人找到安心的法門,其內養功之所以能對治很多癥狀,其實是大道即簡的道理﹕「很好的東西,其實是簡單而有效的方法。」


「希望透過音樂、畫面給你一些感悟,並藉練功法,去發現這些感悟怎樣在自己的身上流動。」陳教授寄語眾人。



一點一畫的遊戲


在演奏正式開始前,陳教授帶領我們透過「一點一畫」遊戲,認識禪武醫的理念——觀眾取出紙筆,一點一畫去畫一幅畫,怎樣畫都可以,唯獨筆尖不能離開畫紙,不斷重複一點一畫。要隨心而畫,就是要先靜下來,在畫的過程中不要想太多。陳教授指佛法幫我們培養清淨心,當人平靜下來和專注的時刻,正是表現最好的當下。


我畫了一棵擁有圓形傘蔭的樹和一間三角形屋頂的房子;旁邊友人卻圍著場刊空白頁的周邊,畫了一圈「Z」型的籬笆。隨後台上展示了其他觀眾的作品,發現當中沒有兩個人所畫的是完全相同。陳教授指出,這當中沒人做錯,只是因為別人和我不一樣,所以每人畫的都不同。很多事情沒有絕對的好壞、對錯,覺得只有自己的一點一畫才是對的話,這就是我執。


畫正方和螺旋圖案的人,是因不同的心境所驅使。西方科學告訴我們,人類有八成行為是完全不理智的,都由潛意識控制,潛意識聽到甚麼,看到甚麼,接觸到甚麼都會影響你的行為。佛教的修禪就是慢慢了解自己的潛意識和更深的本性,從而可以控制。禪武醫就是練心練意的方法,這是西方心理學所沒有的。


「如果我剛才要你們畫一個正方形,那畫出來的都會大同小異,因為給你一個框框,像武功套路的規矩,這樣能感悟自性的空間就少了。」陳教授語重心長,這個「一點一畫」其實就是讓我們從一些簡單的東西,開始理解和感悟自己﹕「待會當你們一起練功時,不要看到身邊的人,便覺得他姿勢怎樣怎樣,因為我們是在『一點一畫』。」


資深音樂人趙增熹親自演奏他為內養功所創作的配樂《丹田之音》,輕輕幾個音符,便為練習內養功的眾人提供靜心的氣氛。趙增熹於過去幾年間,每周從北角驅車到沙田練習內養功,風雨不改。他把自己對內養功的感悟,作為創作《丹田之音》的靈感。這晚,在場超過一千人,一同練習內養功,畫面非常震撼,千人靜心所形成的氛圍亦非常攝心。


「覺悟、解脫、自在、歸心」是當晚禪武妙音的點題。陳教授解釋,覺悟即知道自己有問題,要先知道問題是甚麼,之後面對;解脫即尋求解決的方法,從心境和思想上改變,讓自己從困苦中解脫出來。有時候事情不能變,但心境可以變;自在是一種沒有貪婪、怨恨、執著的心境,當人回到自己的本性時會感到很開心;歸心即歸依本心,調心調息。《華嚴經》云﹕「一切唯心造。」我們須知道事情的好壞、人的善惡,都是來自內心的反應;眼、耳、鼻、舌、身、意所吸收的,也全由心主宰,所以回到自己的心是最重要的。



名人齊撐禪武醫


《經濟日報》副社長石鏡泉先生(石Sir)﹕「八十年代,我步上武夷山時感到差點死去﹗師父(陳瑞燕教授)叫我到河南,到達嵩山禪院要走千多級樓梯,比武夷山的更多﹗」當時陳教授指導他以內養功的「風擺柳」一式拾級而上,最後他真的做到了,這讓他感到禪武醫很有效,繼而學習。


石Sir最初邊看電腦螢幕,邊練習風擺柳,看到股巿價位對了,便操作買入買出。陳教授卻指出這樣其實是「貪」,練習禪武醫其中一樣就是練心,看著股市起伏,心很難定下來,於是石Sir如今背著螢幕練習禪武醫。他笑言為了出席是次活動,下午三點就到場,後來才得知當天的股巿升了五百點,但他覺得﹕「去到某個時候,有些東西要放下,得著不一定是錢。」他直言修習禪武醫之後,炒股時頭腦變得更靈活。


瑞士信貸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陶冬先生,也有練習禪武醫,認為在投資銀行工作,外面的人只看到香車美食的光鮮一面,並沒看到當中的辛酸和工作壓力。雖然出差住的都是五星級酒店,行程卻緊密得無法享受﹕從早上八點到晚上七點,進行十個會議,便立即起程坐飛機,十點多回到酒店房間的第一個動作是打開電腦,處理好一百多個電郵後,到凌晨一點多才能睡覺,而第二天早上八時又得起來開第一個會,周而復始。他感嘆﹕「人的前半生用身體換金錢,後半生用金錢換身體,最後到頭來是一場空。」陶冬稱在練習禪武醫的內養功,加上素食為主的飲食習慣,八個月內瘦了二十磅,小肚子不見了,感到自己更快樂、自在。他並希望以自己的經驗讓周圍的人都感到更自在,能夠把自己的心情調整好。


他續指出,金融巿場上消息很多,一百則消息之中有八成是雜音,十則是假消息,五則是不著邊際的消息,真正需要處理的,其實只有五則。德建禪師給他秘訣:首先是一心不亂,把心靜下來,減少雜音和貪念;其次就是與其一天做十件事情,倒不如只做好兩件,效果反而更好。



伸延閱讀﹕
趙增熹作品〈丹田之音: 練習自然丹田呼吸的音樂〉音樂下載
http://www.chanwuyi.org/music

陶冬〈我為什麼推薦禪武醫?〉
http://www.chanwuyi.org/page399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