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師道

文:傳燈法師 | 2014-11-12

廚房傳來陣陣香味,我知道師父又在煮她的拿手好菜了。我們都很愛吃師父煮的菜,尤其是茶粿湯。大馬沒有這道菜,起初我還以為是一種湯,原來不是。師父自小在澳門長大,有一種食物她一直難忘,就是茶粿湯;那是師父童年的情意結。粗白麵條加上用薯粉開成糊糊的湯,加入豬油渣,還有辣或不辣的菜甫,簡單、飽肚、好味。兒時留在記憶中的那種味道,五十年揮之不去。於是她想,不如自己動手試做素的茶粿湯吧。

師父真是廚房高手,乾淨、快捷、俐落,味道掌控得精而準,實在讓我嘆為觀止。她一人可以在半小時內,不費吹灰之力準備四菜一湯。她善巧的應變能力更令我們每個人折服。有一次法會,我們已準備了幾百人的食物,誰知來的人很多,不夠吃。只見師父不慌不忙打開冰箱,將冷凍的食材拿出來,然後吩咐身邊正慌張得愣在那裏的人:你做這個,你做那個……短短十幾分鐘,一道道好味的菜式又源源不絕地供應。

很多人都說在廚房很容易起爭執,但我從未見過師父在廚房起煩惱,甚至在其他地方也未見她發過脾氣。她總是笑咪咪。她曾說,在溫哥華寶林的廚房,也從未吵過架,因為大家都知道服務大眾要在歡喜中才能修福。

我們潮州人過年一定要吃潮州春卷。師父從沒吃過,也未見過。有一次我在她面前做時,她說我下的粉不夠,當時我有點猶豫:您從沒見過,怎麼知道不夠?但為了尊重,我照她的吩咐多加些粉,也依她的說法調味。哇!不得了,完完全全就是我自小吃過的風味!人人嚐了都讚不絕口。

我問師父:您是怎樣知道的呢?

她說:用心。

對,師父做事真的很用心。她教我們看從鍋的邊沿外洩出來的煙,就能知道鍋中還剩下多少水;她只需看一眼,就知道食物欠什麼味道;只要嘗一口,就知道煮食時下料的次序是否掌握得當。

正因為用心,憑著五十年的記憶,她終於煮出童年味道的茶粿湯!一嚐,她說:盼了五十年,原來就這麼簡單!

師父教導,烹飪只是工具,要透過烹飪提升性格質素和心靈質素。她做任何事都那麼到位,因為她將做事當成工具,從中充實自己,回報他人。

雖然她不跟人結怨,但別人未必不跟她對立。前陣子,眼見香港的亂局,師父以家庭為例,說出為人子女應有的態度,有人就覺得她不支持佔中,對她進行惡意攻擊。她知道後不作任何反應,也勸我們不要回應,還要我們用愛心去祝福攻擊她的人。她說:香港已經夠亂了,不要因為我再給這個社會添怨。

師父總希望我們能多經歷磨練,多受些挫折,她很強調,我們的未來不是「爭」回來的,而是「修」回來的。她常以溫哥華寶林二十年的經歷勉勵我們。師公聖一老和尚要師父和傑師父買地將重建,她們堅持不開口化緣,只默默用心做好每一件小事,用「心」去交換別人的支持。師父說,人間哪來那麼多淨土?凡事用心,自然能找到心想事成幸福落腳的地方。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