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常霖法師,每張照片都是一個謊言

文:鄺志康    圖:由常霖法師提供| 2014-11-20

我認識這樣的一個人,他以快門觀照生命的光影,過程,僅需數十甚至數百份之一秒。

他的名字叫釋常霖。

十月二十五日晚上,我坐在柴灣青年廣場的綜藝館裏,四周坐無虛席,法師出家前的同事、好友和數百觀眾聚首一堂,靜心聆聽法師分享攝影經歷及對無常人生的體察。

「每張照片都是一個謊言!」常霖法師如此宣告著。法師拍過的照片何止千萬,然而他卻肯定地告訴我們,一切都是騙人的,是視覺的把戲。在投影片中,他逐一展示以往的作品,為大家訴說照片背後潛藏著的真相。原來,肉眼所見之物,並非如想像般可靠,神奇美麗的形相,只是取巧堆疊出來,是光 影構成的一個個浪漫的謊言。

例如其中一幅是某位女明星在東區走廊下擺出艷麗的姿勢,夜色醉人,兩者相互襯托下形成極富衝擊性的畫面,而它後來也成為頗具代表性的照片。然而法師說道:「根本她不是站在那裏拍的。」雖然那個年代還沒有甚麼電腦合成工具,法師卻使用類似原理的背景投影手法,把人和景結合一起,騙倒了我們。

有些時候,拍攝過程牽涉更多的謊言。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幀小女孩身著婚紗,手裏捧著鑽石天鵝胸針的照片。女孩側耳傾聽,彷彿那天鵝是活的一樣,正在跟她耳語。這美妙動人的景象,原來背後另有乾坤,「小女孩拍照時呆呆的沒有表情,於是我心生一計,騙她說那手上的天鵝有話兒要跟她說,叫她聽聽。結果她真的專心去聽,而且表情活現,我也乘此良機將這一刻捕捉下來。」

從葉青霖到釋常霖,從攝影師到出家人,法師把原本握在手中的名利、權力一一放下,為了修行,他毅然出家,踏上人生的第二旅程。最近兩年,他舉辦了一系列「攝影禪」活動接引大眾,拿著照相機一路走過來,喚起我們對日常細節的感悟。

稍懂攝影的人,大多會以追求技藝的心態前進,往往到了最後,所謂技術凌駕於拍攝本身。常霖法師強調,「攝影的最高技術是忘記技術。」忘記技術?應該很容易,我本來並沒有甚麼技術,要忘卻一切又有何難?法師看穿了我們的心思,接續說:「只有真正掌握技術後,才能忘記技術而運用自如,否則那只是沒有技術。兩種概念很不同的。」

半年前的一個攝影展,展出法師以一部普通數碼相機拍攝的照片。在講座的下半部分,他再度將那些紀錄生命流動、人間點滴的結晶,呈現我們眼前。「攝影創作源於生活。」法師說道,花草樹木無一不可入鏡,無一不令人感動。只要有心,一片落葉也能拍出韻味。

在我看來,常霖法師這個名字,也是一個謊言,你們說對嗎?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