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年青人的正念禪修之旅:回到心中的島嶼,掌握照顧心識的方法

文:郭湄湄    圖:佛門網、佛教何南金中學| 2017-07-01


一行禪師曾說:「快樂的老師可以改變世界。」(Happy teachers will change the world.) 他教導的正念修習(又稱「正念禪修」)不分門戶,在世界各地廣受歡迎;這套國際知名的修習法門,如何幫助香港的學生、老師和心理輔導人員改善生活?近日,一顆正念種子因緣際會落到了佛教何南金中學,且看這顆種子如何落地生根,成為佑護師生的大樹。

定能生慧:當一個快樂的老師

臨床心理學家陳燕妮(Jenny),日常工作就是聆聽來訪者的心聲,助他們改善行為習慣和人際關係。她坦言從前雖然具備專業知識,卻未能完全幫到自己,直至她於2007年遇上正念修習。「這並不是說心理學的知識沒有用,而是有了『正念』後,心理學才能發揮更大的作用,讓人懂得在適當的時候做適當的事。例如對方哭個不停,你要讓他繼續哭下去,還是採取其他處理方法呢?」她認為,這就是「定能生慧」的道理——在內心平靜的時候,才有因時制宜的智慧。

「幫到自己,才幫得到其他人。」她認為正念修習有助她進入更佳的狀態,從而更深入地聆聽來訪者的感受:「我會觀察呼吸,在當下用耳朵和整個身體,去感受對方在言語上或非言語上向我表達的東西。正念修習對我的身心健康也大有裨益,身為心理學家,如果連自己的身心健康也無法照顧,又如何幫助別人?」Jenny發現學習正念修習後得益不淺,便協助梅村(Plum Village)成立「 呼吸微笑身心正念中心」,讓更多人掌握照顧自己的方法,不再需要依靠外在的事物去滋養自己。

為甚麼要讓學生學習禪修?佛教何南金中學的麥嘉偉老師(麥Sir)認為,學習禪修對學生來說非常重要:「首先,禪修有助學生提高專注力,從而提升學習效率。這樣,學業就會有顯著的進步。另外,不少香港學生都有情緒問題,那些情緒抑鬱、自殺的同學,很多時候是一時看不開,無法解開心結,才會傷害自己。如果他們能夠提高專注力,學習平靜心緒,便會有很大的得著。我們相信禪可以衍生出智慧,至於同學將來能否解脫,那就是後話了。」麥Sir和其他老師認識梅村的正念修習方法多年,機緣巧合之下,發現Jenny也有修習正念,於是邀請她引導學生禪修。

推廣禪修是佛教何南金中學的辦學目標。因緣際會下,麥Sir(右)和其他老師發現Jenny(左)認識正念禪修,便邀請她開設正念修習課。推廣禪修是佛教何南金中學的辦學目標。因緣際會下,麥Sir(右)和其他老師發現Jenny(左)認識正念禪修,便邀請她開設正念修習課。

回到心中的島嶼,初嘗正念的芬芳

「我們先安排學生到蓮池寺(香港梅村的修習中心)體驗正念修習,回到學校後,再為他們設計四節課,讓他們循序漸進地體驗何謂正念。首先是『正念初嘗』,教導同學觀察呼吸的基本法門,然後讓他們藉著行動(如正念步行)修習正念。我們還教導學生怎樣照顧內心的種子,包括美善的、或是令自己不舒服的種子。」

來到第四課「心中的島嶼」,房間內揚起眾人輕快悠揚的唱歌聲,讓大家紛亂的心緒緩緩沉澱下來。接著,Jenny帶領同學將專注力拉回呼吸之上,冥想內心的「島嶼」,再用紙和筆畫下內心呈現的畫面。壯闊無垠的大地、挺然獨秀的山峰、清徹明淨的大海、漫天翱遊的飛鳥⋯⋯正當大家興興頭頭地繪畫時,Jenny忽然敲了一下磬子。原來這記磬聲含有深意:「當我們投入去做一件事時,很容易就會被它拉走了(忘記覺察當下)。聆聽磬聲,就是『踩Brake』,讓自己停一停,將專注力拉回呼吸上,再一邊觀察呼吸一邊繪畫,這就是正念繪畫的精神。」即使不熟悉佛法禪理,也可以憑這種正念修習,隨時回到心中的島嶼——那片平靜、舒泰的天地。

正當大家興興頭頭地繪畫時,Jenny忽然來了一記敲磬聲。原來聆聽磬聲,就是「踩Brake」,讓自己停一停,將專注力拉回呼吸上。正當大家興興頭頭地繪畫時,Jenny忽然來了一記敲磬聲。原來聆聽磬聲,就是「踩Brake」,讓自己停一停,將專注力拉回呼吸上。

香港人生活節奏急促,吃飯快、走路快,要「停下來」談何容易?許韻彤同學對此深有體會:「在香港這個繁忙的城市,人們每天馬不停蹄地工作,學生都很忙碌。」到蓮池寺修習的日子,猶如身處另一世界,讓她學會用心去完成每一件事:「平日習慣一心二用,連吃飯也要拿著手機。到了蓮池寺後,我做每一件事都很用心,簡單如吃飯,也變得很特別。只要想想這餐飯是怎樣得來的,農夫如何辛苦地耕種,那頓飯就會特別好吃。每一口都經過思考、仔細咀嚼才吃,感覺很是特別。」

許韻彤(右一)與其他同學一起觀察呼吸,放鬆身心許韻彤(右一)與其他同學一起觀察呼吸,放鬆身心
許韻彤同學心中的島嶼許韻彤同學心中的島嶼

許同學認為,覺察呼吸有助自己提高專注力,養足精神。「往日很少機會可以藉著呼吸去平靜自己的心,上了Jenny老師的課後,我學會在空餘時間(如乘車期間)覺察自己的呼吸,藉此平靜自己的心。感覺自己比往日樂觀了,沒那麼容易出現強烈的情緒。」

近日,顏珞殷同學參加一個留學面試,在心情緊張時以禪修減壓,效果出乎她意料之外。那日,她跟同學們坐在面試室外面,心情非常緊張。「我跟旁邊的同學都有共識要用觀息法(觀察呼吸的法門)平靜情緒。初時效用不大,但進入面試房間後,我用這個方法調整情緒,真的慢慢冷靜下來了。觀息法讓我冷靜下來去觀察更多東西,例如考官的問題和同學的表現等,非常有效。我上年和今年都有參加面試,今年學了正念修習後,我很快就可以冷靜下來了,觀察到的事物也多了很多。」她認為,藝術(如繪畫和織手繩等)有助人加快進入正念狀態。

顏珞殷(右一)與眾位同學正在冥想心中的島嶼顏珞殷(右一)與眾位同學正在冥想心中的島嶼
顏珞殷同學畫筆下的島嶼顏珞殷同學畫筆下的島嶼

坐禪對於活躍好動的年輕人來說,會是一件苦差嗎?曾在蓮池寺體驗坐禪的黃冬勝同學說:「我一開始以為坐禪很悶,第一次去蓮池寺坐禪的時候,雙腳實在麻痺得很,但後來過了一、兩個小時後,就沒有那麼痺了。我學習到如何專注在坐禪和呼吸裏,這是很難得而難忘的體驗。」

在蓮池寺,行住坐卧皆是禪修。「平日要趕上學,不會留意飯菜是甚麼味道,更沒時間享受飯餐,到了蓮池寺,才有了慢慢享用飯餐的機會。飯菜沒有快餐店的好吃,但能夠品嚐到飯菜天然的味道,是很難得的事。平日我不會禪修,往後就有了這習慣,現在我們每天早上都會禪修五至十分鐘。在上課前有個冷靜的時期,是很不錯的。」上過Jenny四節課後,黃同學希望將禪修習慣延續下去:「無論做甚麼事,都要專注在呼吸上,這是很重要的。吃飯時可以專注呼吸上,品嚐飯菜的味道;心情煩躁時也可以用這個方法,讓自己冷靜下來;走路上學時,也可以專注在呼吸上,這樣過馬路也會份外小心些。『專注呼吸』是我在正念修習中學到的非常重要的一環。」

黃冬勝同學希望將禪修習慣延續下去:「無論做甚麼事,都要專注在呼吸上,這是很重要的。」黃冬勝同學希望將禪修習慣延續下去:「無論做甚麼事,都要專注在呼吸上,這是很重要的。」
在這片島嶼上,站在兩棵大樹中間的,正是黃冬勝同學在這片島嶼上,站在兩棵大樹中間的,正是黃冬勝同學

喚醒學生心中的智慧種子

現時麥Sir每天都會陪學生做五分鐘的正念修習,自己的情緒也穩定了不少:「每逢佛誕,工作也特別多,人也特別煩躁。今年佛誕,我的心平靜下來了,將問題一步步的解決,情緒起伏也比以往少。」五分鐘雖然不算長,但每天持續練習,受益卻是不淺,難怪他說「寧可短,不可斷」了。

「我曾經擔心,正念禪修對於活潑好動的年輕人來說,會不會太悶?」經過蓮池寺的訓練和四節課堂後,麥Sir的想法截然不同了。他回想起一件特別難忘的事:「那次在蓮池寺,同學們總共要坐禪兩小時。平日他們聽講座時,坐著坐著便彎了腰,『半挨半坐』的樣子,但當坐禪練習真正開始後,全部同學,即使先前彎了腰的,也都坐直了身子。(可見)他們只是未習慣坐禪的姿勢,但內心確是專注和投入其中的。」

眾多同學在蓮池寺跟隨一行禪師的弟子修習(圖:佛教何南金中學)眾多同學在蓮池寺跟隨一行禪師的弟子修習(圖:佛教何南金中學)

他心中欣慰:「原來年青人是做到的!他們在修習期間遇上了很多困難,如腰酸骨痛、不能集中精神等,但如果給他們更多時間,他們就能做到,亦願意做到。年青人的求知慾和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有時比年長的人更強。我們只需要給他們一點信心。」

Jenny與麥Sir的看法不謀而合:「我們不可低估年輕人接收信息的能力,儘管他們可能表現得不太在乎,或不夠專注,但只要用心跟他們分享,他們就會接收得到。你會發現,他們能夠深入地觀察生命,年輕人的領悟能力是不可低估的。」

一行禪師說:「正念就是覺察當下發生的事情」(To be mindful means to be aware)。Jenny、麥Sir與眾位學生的體驗告訴我們,行住坐卧、隨時隨地皆可禪修。正念禪修非常簡單,不需要花費許多額外的時間,只是「踩一踩Brake」,將專注力拉回呼吸上,回到心中安穩舒適的島嶼休息,再重新出發。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