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度人度己,心中明亮:失明人如何走進社區助人離苦?

文:郭湄湄   圖:香港失明人佛教會丶郭湄湄| 2017-06-28
(左起)失明人佛教會會員李健丶范大耀(Eric)丶導盲犬Herbact和寶如(左起)失明人佛教會會員李健丶范大耀(Eric)丶導盲犬Herbact和寶如

范大耀(Eric)和李健都戴上了太陽眼鏡,旁人看不見他們的「靈魂之窗」,但從容自在的微笑和爽朗明快的聲線,都是他們軒敞明亮的窗子。李師兄滿面笑容地說:「現在我每早起床都非常快樂。今天我還活著,實在是有賴佛菩薩的加持,可說是賺了。」這裏是香港失明人佛教會,Eric(指導委員會成員)與李師兄(幹事)都是後天失明的,他們親身經歷過失明後面對丶接受和轉化負面情緒的過程,以磨難煉就的智慧感染他人,助力份外的大。看看以下眾位失明人佛教會會員轉化心識的故事,便不難明白佛說「萬法唯心造」的義理。

「失明人佛教會沒有接受政府資助,完全依靠十方善信的支持,所以我認為自己應該好好回饋大家。我為他人服務並不是甚麼功德,而是理所當然的回饋。」李師兄的病痛比往日多了,卻沒有絲毫怨天尤人之心,反而非常感恩自己還活著。

「一個人整天浸淫在愁苦之中,就很難接受佛法,即使想學佛,也難以精進道業。」李師兄說,他見過不少負面的例子(例如因為失明而離婚),但正面的例子亦有很多。「我們會引導會員培養感恩心,向親人道謝。記得有一位會員皈依後,脾氣大有改善,令兒子非常高興;『他好像成了另一人似的,竟然懂得多謝太太!以前想聽到這一句,還真難得很呢。』」

一群會員互相扶持,有時還會在中心裏跟職員們聚餐,彼此就如家人一樣。一群會員互相扶持,有時還會在中心裏跟職員們聚餐,彼此就如家人一樣。

度人度己,藉服務社群走出暗谷

二十一年前,Eric於盲人輔導會認識創會總幹事文康廉,其時文師兄剛創立失明人佛教會不久。那時候,Eric心情苦悶,聽到文師兄談金剛經,覺得很有道理,對生活亦有幫助,便開始念佛。他靠聆聽光碟及錄音帶等途徑學習佛法,並加入失明人佛教會,成為核心成員至今。他與一眾幹事積極推動社會服務,讓失明人士接受自己的殘障丶走出陰霾,並引導他們學佛,轉化心識。一群會員互相扶持,有時還會在中心裏跟職員聚餐,彼此就如家人一樣。

李師兄則於1996年加入盲人輔導會受訓,學習如何走路丶煮食和洗衣服等,並在那裏認識了文師兄。一次,他到文師兄家裏聽大夥兒談佛法,聽後「沒甚麼感覺」,後來就與大家慢慢失去聯繫。直至他因為腎衰竭住院,看到生老病死的種種苦楚,便想起他曾聽聞的佛法。「我心想:『人越來越苦,不斷輪迴,到底有沒有出路?』於是便『死死地氣』回到文師兄的圈子裏,成為失明人佛教會的幹事。」眾位義工及幹事齊心協力,替失明人士製作錄音書和粵音點字佛經等,廣開學佛的方便之門。

李師兄曾接觸各式各樣的視障人士機構,發現他們的活動大多跟感官上的享受有關(如熱鬧的聚餐),卻鮮有顧及心靈境界的提升。他認為失明人佛教會與別不同:「不會只顧短暫的快樂,而是會照顧會員的心靈健康,可說是『視障界的淨土』」。在這片「淨土」中,一眾會員如何轉化自己的心識?

這就要提到失明人佛教會與衍陽法師深厚的緣份。「不少失明人都沒有自信心,很自卑,覺得自己拖累別人。大覺福行中心的衍陽法師最拿手的就是生命教育,她(於2011年)主動聯繫失明人佛教會,邀請會員們探訪長者,藉此增加自信心。」

「點字佛經校對組」義工正在校對《大智度論》,準備製作點字佛經(圖:香港失明人佛教會)。「點字佛經校對組」義工正在校對《大智度論》,準備製作點字佛經(圖:香港失明人佛教會)。

遇到因為自信不足而封閉自己的視障者,眾位幹事就會邀請他們一同參與社區服務(如派送福袋丶探訪長者等),讓他們慢慢打開心窗。「有位女士在盲人工廠工作了十七年,因為表達能力不太好,加上皮膚有些斑印,所以非常自卑,常常整天也說不上一句話。她來到失明人佛教會,我們便鼓勵她多點參與探訪活動。後來我們聽到有些會員說:『她說話了!』」

Eric和李師兄見證不少會員藉探訪老人走出低谷的故事,「有位黃女士是後天弱視的,每次跟她見面,她的話題總是圍繞在自己的病痛上,說自己做了多少次手術,她又是怎樣的擔心焦慮⋯⋯後來,她受我們邀請,一起去探訪老人。她說:『如果佛菩薩加持我,讓我病情轉好,那我便去。』想不到她隨著我們做義工後,眼睛健康真的有了改善!」

黃女士的家人見她心情開朗了,便大力支持她繼續服務他人,老公跟兒子更加入服務隊伍,一家人的關係亦因此和洽了不少。後來,丈夫因癌病去世,她有佛法的支持,仍然堅強地活下去。從患上弱視以至丈夫離世,她由一棵搖搖欲墜的小草,蛻變成驟風急雨中屹立不倒的大樹。

圖為端午節送粽活動,健視的義工陪同視障的義工探訪獨居長者(圖:香港失明人佛教會)。圖為端午節送粽活動,健視的義工陪同視障的義工探訪獨居長者(圖:香港失明人佛教會)。

「要是自己壓力大丶情緒不佳,很容易就會影響身邊的人。只要放下『我失明』的心念,別整天攬著這件事,就能夠解放自己丶解放家人。」Eric說:「我們最開心的,就是看到會員們有所轉化!」

轉化心識丶改寫命運,有千千萬萬種方法,除了參與社區服務,念佛也是其中一種。

藉拜懺播種福田丶轉變心識

來自大嶼山石溪蘭若的證蓮法師,每個月都會為會員舉辦法會(如大悲懺法會): 「目的是讓他們藉著懺悔去種福田——種福田並不只限於幫助別人。」

「有些人不能接受自己或親人失明的事實,有的是因為害怕他人的看法,有的是因為遭受歧視。從佛法上來說,他們可能是因為過往的業而失明,但佛陀教導我們,我們可以重新來過的,失明並不代表完全無用啊!拜懺能夠令他們有喜悅的心,勇往向前。」

大悲懺法會的參加者正在跪拜發願(圖:香港失明人佛教會)。大悲懺法會的參加者正在跪拜發願(圖:香港失明人佛教會)。

每次法會開始前,證蓮法師都會辦經文導賞,為參加者解釋經文的意思。「其實他們的心非常安靜,有些會員負責在法會裏打法器,我感覺他們的專注力丶聽覺和感覺都比一般人強,學習的速度也更快。一般人都有惰性,而他們卻很用心地緊記(敲打的方式)。」

證蓮法師說,參與法會有助化解負面情緒:「當我們轉移注意力,例如集中在拜懺上,就可以化解不舒服的感覺。當你帶著正面能量,專注地做一件事,負面能量自然就會減少。有些人會強化負面能量:『我病了,不能工作了,我很慘丶很辛苦!』那他就會很辛苦。」

她解釋,這就是「萬法唯心造」的道理:「一切都是心識所造,我們可以加強好的能量,減少負面能量,不是說病了之後,人生就一直都是灰暗的。佛教我們轉變心識,那我們可以怎樣轉變?拜懺念佛是其中一個方法,專注在其中,就能夠減少負能量,從而轉化心識。」

證蓮法師為導盲犬Herbact和Isla辦皈依儀式證蓮法師為導盲犬Herbact和Isla辦皈依儀式
失明人佛教會會員寶如跟導盲犬Herbact失明人佛教會會員寶如跟導盲犬Herbact

「來參加法會的人,臉上都掛著笑容,讓人感覺他們是快樂的⋯⋯有些人不接受親人失明的事實,只要讓他們與失明人一起參與法會,便可以感染他們的心了。」證蓮法師坦言非常佩服文師兄:「文師兄是後天失明的,他有佛法支持生命,不但沒有一般人那麼灰心,還帶動了其他人喜悅的心。」

一般的法會都由法師上香,而證蓮法師舉辦的法會,則由家人或義工帶同會員親手上香,讓每位參加者都有親身參與的機會。失明人佛教會職員Belinda說:「上香的那一刻,他們完全跟法師同步,失明與否,已經沒有分別了。在那個瞬間,他們不會覺得自己是失明的,那種共融和諧實在非常令人感動。」

人的際遇雖然受到業力左右,但遭遇只是外在的環境,最終生命是光明的還是黑暗的,乃取決於自己的心念——你對待事情的態度。他們憑著轉變心念,改寫生命,呈示「萬法唯心造」之道。

賣旗籌款,誠邀各方護持

失明人佛教會一年一度的大型盛事——「一旗一燈,燃亮萬心」賣旗籌款活動,將於7月22日在港島區舉行,由衍傑法師及陳潔靈女士擔任「愛心光明大使」。衍傑法師呼籲大家踴躍參與:「香港失明人佛教會於1995年成立為非牟利慈善團體,是現時全球唯一粵音點字佛經製作中心和香港唯一專為視障人士服務的佛教組織。縱然他們視力不如常人,但他們對佛法積極學習的信心,對回饋社會的感恩心,對關懷獨居長者的慈悲心,這種種『心』是現今這個充塞著自我膨脹,利慾熏心物質社會上的一股清泉流水,黑暗中的一點明光。讓我們大家齊來出力、努力、盡力支持香港失明人佛教會一年一度的賣旗籌款,以表達我們珍惜、保護、鼓勵及支持他們那個珍貴的『心光』。」

失明人佛教會急需大量義工協助賣旗。如有興趣,請致電2361-0801查詢,或在網上報名(www.hkbsb.org.hk)。

賣旗籌款活動海報(圖:香港失明人佛教會)賣旗籌款活動海報(圖:香港失明人佛教會)

(註:香港失明人佛教會設立了粵語佛法熱線,內容豐富多樣,包括佛經原文讀誦丶佛法文海和佛教故事精選等,如有興趣,可致電8135-8136,一探智慧寶庫。)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