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廚餘大象

第252期明覺   圖、文:神野貓| 2011-06-29
在新幹線上,給清空後的便當。在新幹線上,給清空後的便當。

隨著香港人口急劇增長,每天從食肆、酒店、街市、食品製造商及住宅收集得到的廚餘數以千噸計。有民間團體提出發展「回收廚餘」作有機肥工業,但政府卻堅守在「廚餘是垃圾」的角度,寧把它拿去堆填區棄置也不願撥款發展有機肥工業。在大家仍為「集體廚餘何去何從」的問題上爭長論短時,我想跟大家說一個有關「廚餘」的有趣故事,這要由六年前說起……

那一天,母親踏自行車到宮原車站迎接剛剛下機回家的我。由於乘早機的關係,抵達車站時已是傍晚,也就是肚子在喊餓的時候。回家路上的食店多的是,這邊漢堡飽店有「新登場」,那邊拉麵店有「季節限定」, 之後還有薄餅店、餃子店、壽司店、便利店等等食肆不斷在沿路夾擊──但無論我有多餓,也決不為面前的誘惑所動,因為我知道全日本最好吃的料理正在等著我,而為我準備這頓料理的廚師正在我身旁!

回到家中泡過熱水浴後,餐桌上已放著新鮮熱辣的炸豬排料理。那時我還是個「肉食女」,只要看到好吃的東西都會即時鯨吞,但面對母親精心安排的自家料理,肚子裡那股衝動即時緩和下來。我就如忘了肚餓那樣,停下半晌,先用心欣賞那份糅合了季節特色、顏色、香味、味道與文化的盤飧 ,繼而才了了分明地一口又一口把眼前那久違了的美食往嘴裡送。

翌日早上,餐桌上等著我的是一客豐富的雞蛋奄列定食。當我開始大口大口地幹掉奄列時,一股似曾相識的味道滲透味蕾,細嚼一會後,我望著母親說:「是炸豬排啊!」母親點一點頭說:「是啊!昨天晚上弟弟沒有回來吃飯而剩下的,現在把它們切成小塊做了蛋奄列,別介意啊!」我微笑搖頭表示不介意,因為實在是好吃。

晚上回家後,母親為我做了茄醬意大利麵,紅彤彤的,看上去令人好開胃呢!當我正開懷大嚼時,一股似曾相識的味道又再滲進味蕾, 我即時望著母親說:「又是炸豬排啊!」四周突然靜了──若這是漫畫的一格,那母親的背部必定給畫上大汗一滴。她帶點不好意思的語氣說:「是啊!因此才拌入茄醬一起煮,那便不容易於吃出隔夜的味道。」我微笑著安慰她說:「沒關係啊!反正這炸豬排肉絲意大利麵很好吃啊!」她笑笑望著我說:「今天是最後,明天不會再有炸豬排了。」聽見她這樣說,我竟有點失落。望著盤子,感覺它變成了馬戲班表演場地,而班主卻剛宣佈 :「 今天是大象最後一次表演,明天牠便退休了。」噢!為了歡送我盤子上的「大象」,那晚我吃了兩盤意大利麵。

翌日早上,我吃著母親為我做的厚蛋三文治,大口大口的,味蕾上只留下淡淡的香草味與鮮奶味。未待吃完第一件,我已肯定「大象」真的退休了。由於要趕上前往大阪的新幹線,我也懶得再想「大象」的事。吃過早餐,便三步夾著兩步的趕往車站,差點連母親準備的午餐便當也忘了。

大概早餐吃得不夠飽,登上新幹線不久,肚子又再餓起來,於是打開便當,看看有什麼可拈來吃。一打開後,我聽到向我打招呼的聲音說:「嗨!早晨!」我環顧四周,找不到聲音出處。「是我啊!大象呀!」我即時叫了一聲:「うそ!(開玩笑!)」同時又朝聲音的方向看過去,「大象」一身蛋奄列的造型,閒適地躺在便當下方的鍚紙杯上。被騙了,卻也禁不住笑了起來。為了「洩憤」,我即時吞噬了整隻「大象」。自此以後「大象」便再沒有出現了。故事大概到此為止。

在政府與民間團體針對廚餘的解決辦法還未達成共識時,身為市民的我們,是否就只能冷眼旁觀呢?當我們把廚餘掉進垃圾箱時,以為一切就如上述故事結局「 自此以後『大象』再沒有出現了 」,那其實只是個假象而已。

要「大象」還是要「假象」,一切都是由自身開始。不妨從今天起,本著珍愛大地賜給我們食物的心,對食物的生產和製作提起感恩的心,再加上創意與正確的方法去轉化與善用,令廚餘也成為供應我們體力的能量,再以這些能量去行善,把福德迴向大地眾生。 我想這才是有效處理廚餘的頭號良方。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