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從佛學到學佛──回顧我與淨土宗的法緣(一)

第309期明覺   文:關其禎| 2013-08-21

前言


自小在追求宇宙人生的真理中,我觸及人生的根本大事 – 生死問題,而進入宗教的領域,尋求終極的解脫生死之道。在林林總總的宗教中,我選取人類歷史上最具圓滿智慧和道德的釋迦牟尼佛為我的依止導師。在佛陀的八萬四千法門中,我遇上大乘菩薩教,最後選取了易行難信之淨土法門。透過憶述我個人與淨土宗的法緣,我希望與讀者分享我的心路歷程和宗教體驗。



初聞佛教的「三法印」


我自小對哲學思想,包括宇宙人生的問題甚感興趣。雖然我讀了四年基督教和十年天主教學校,但對這些一神教沒有什麽感應、感覺等,或許是無緣、不契機吧!反而我在1971年進入香港大學讀土木工程系時,正值火紅的年代,我卻讀了很多馬列主義的書籍,受唯物辯證法的思想影響和薰陶,曾自詡為一個唯物主義的無神論者。


作為一個知識份子,我仍不斷追尋宇宙人生的真諦,例如,為什麼我來到這個世界?人生的意義是什麼?死亡是什麼一回事?世界怎樣形成?世界會滅亡嗎?這一大串似乎永遠沒有答案的「老土」問題,一直懸在我的腦海中。


1988年,我試圖探索中國文化的根源時,偶然遇上了「佛學」, 並在課堂裏第一次聽聞講師解說佛教的義理 - 「三法印」。我當下的感覺,猶如「觸電」!「三法印」者,即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三法印」不單是印證佛教真偽的標準,也是宇宙人生的真理。



「佛學」與「學佛」


由於自小在黃大仙廟附近居住,我對佛教、道教等分不清楚,祇知拜神燒香,求簽問卜,一概以迷信視之,認為皆不值一屑。然而,當我聽到「三法印」的道理後,深感佛教教義的辯證思想,比馬克思主義有過之而無不及,思辨性強,智慧高明。對我這個崇尚邏輯思維的科學工作者來說,可說是正中下懷。我更奇怪得知:佛教倡立「緣起論」,否定「創造論」,不認為有「創造神」的存在,令我這個無神論者較易接受「佛學」,並開展對似是而非宗教的「佛學」進行探究。


我毫不猶豫,隨即報讀一個佛學班的課程。我知道從因果到緣起,乃至真空與妙有的關係,深感佛學的義理博大精深,圓融無礙,愈感到佛學近乎完美。佛學把自己困擾多時的宇宙人生問題之疑慮,一掃而空!但是,或許自己仍有思想障礙,我始終沒法從「佛學」跨進「佛教」去。畢竟「佛學」與「學佛」是兩回事嘛!



我終於皈依了


曾經自詡為一個唯物主義的無神論者的我,否定形而上的超自然力量之存在。我曾認為人死後會變成畜生之輪迴學說,屬無稽之談。我曾聽聞別人對神、佛、菩薩等親身感應的事蹟,如逢凶化吉、絕處逢生,頑疾竟愈等等,我都不以為意,甚至鄙視為迷信。或者我宿世福根淺薄,沒有緣份親身見證這些最直接、最實在、甚至最原始宗教的感應事蹟。由於我缺乏宗教的神秘經驗,我祇好多走一點彎路,以另類邏輯推理的方法,希望自己能接受「超自然力量」之存在。


當我不斷研讀佛教書籍,發覺愈讀愈精彩。佛教的思想體系是十分完整,立論嚴謹,又理性化;佛教的教化是慈悲平等、尊重生命,真是偉大。佛教對一切世間事物分析得淋漓盡致,對一切問題都有圓融無礙的解釋和答案,絕不含糊,博大精深。我開始感到佛教的思想可以作為我的人生觀,我願意接受佛陀作為我的榜樣。他的智慧和德行都是圓滿的,是一位可依止的導師。


過了一段時間後,我對自己說:我既願做佛陀的學生,理應皈依我佛 – 登記入學!我對自己說:若我能接受輪迴思想,我才皈依。及後,想不到不消一年光景,我鎖定佛教為我的宗教,我終於皈依了!我終於從「佛學」,轉到「學佛」了!


我還記得在皈依儀式上唱誦「懺悔文」,並禮佛時,竟然無緣無故地大哭起來。或許這算是我一點的宗教經驗吧!那個時候,我對「淨土」一無所知,枉說什麼「淨土宗」。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