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從求智慧到為生死 ── 回顧我與淨土宗的法緣(三)

第311期明覺   文:關其禎| 2013-09-18

我由一個唯物主義的無神論者轉為相信生死輪迴的佛教徒,除一些因果法則的邏輯分析外,幾乎全因起信於釋迦牟尼佛 ── 覺行圓滿的聖者。我自皈依佛後,佛教已不是留於理論的哲學,而且是重於實踐的宗教,尤其是解決生死問題。佛教強調解行並重,但作為一個科技工作者,我仍傾向理性化,採取「知而後行」的態度面對佛教。我相信智慧能斷惑除障,看破放下,隨緣自在。年少氣盛的我,從沒有意識到生死無常的迫切性,也沒有將自己的生死大事放在日程表上。



初讀《妙法蓮華經》


《妙法蓮華經》是我研讀的第一部佛經。此是經中之王,我一向愛走捷徑,希望以最短時間,從中得到最究竟的、甚深微妙的佛法。此經告訴我,釋迦牟尼佛以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云:「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舍利弗,云何名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諸佛世尊欲令眾生開佛知見、使得清淨故,出現於世。欲示眾生、佛之知見故,出現於世。欲令眾生悟佛知見故,出現於世。欲令眾生入佛知見道故,出現於世。舍利弗,是為諸佛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但是什麼是佛的知見,如何得入佛的境界等等,我一無所知,毫無頭緒,因為釋尊說:佛的知見是不可說的,佛的境界是不可思議的。那麼,釋尊所說的佛法,即非佛法,是名佛法,豈不是說了等於沒有說!?我又一次硬將此「釋尊出世本懷文」儲存腦海裏,先起信而後求解。


此外,我透過此經,體會到另一重要的佛教道理 ── 一切法皆「方便」說,而真實的佛法是不可說、不可思、不可議的,所以,五乘佛法,即人、天、聲聞、緣覺、菩薩等,皆是權宜善巧、方便法門,不可執為實,一切法門最終會歸入「真實」的一佛乘。「五乘歸一」的思想令我完全開放自己,包容和接受任何宗教和各種法門,因為「法無高下,應機者最」。同時,我不會偏執任何一法為真實,因總有一天要捨離一切法,所謂「方便有多門,歸元無二路」。這個「破法執」的思想,極有助於我日後接受和理解淨土法門的「迴向發願心」。



悟入佛的知見,即是往生極樂世界


讀完《妙法蓮華經》後,令我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三界火宅」的譬喻。我得悉所處的世界是「三界火宅」,人心凶險,國土危脆,佛陀要千方百計使我們出離三界生死。那時候,我知道要遵從佛陀的教化,期望憑自力修福修慧,努力去解決生死大事。


在《妙法蓮華經》,釋迦牟尼佛勸勉弟子們迴小向大,即要發菩提心,自度度他、自利利他,才能圓成佛道。我知道大乘菩薩教是最究竟解脫的成佛之路。自此以後,我涉獵其他大乘經典,如《華嚴經》、《楞嚴經》、《金剛經》、《阿彌陀經》等,也曾到過各地很多佛堂寺院,參訪不少高僧大德,多年來,嘗試各種修習各種行持工夫,如念佛、坐禪、誦經、拜懺、持戒、持咒等,但我總覺得自己未能全情投入,回想起來,恐怕是受此「一切法皆方便說」的思想影響。在得着方面,乏善可陳,真是慚愧!


有一次,我讀《無量壽經》── 正說彌陀淨土法門的主要經典,其中有一段文,云:「如來以無盡大悲,矜哀三界,所以出興於世,光闡道教。欲拯濟群萌,惠以真實之利。」我猛然想起釋尊在《妙法蓮華經》說的諸佛出世因緣,兩者合併起來,我即意會到所謂「悟入佛的知見」,正是進入「極樂世界」,因為極樂世界是阿彌陀佛的圓滿報土,是彌陀之家,如善導大師說:「極樂無為涅槃界」。


淨土宗祖師勸信時,常說要「厭離娑婆,欣求極樂」,難道釋迦牟尼佛所說的「真實之利」,就是信靠阿彌陀佛。我開始在出離三界生死問題上,隱約見到一點曙光。



學佛是真為生死


近年來,回想二十多年的學佛日子裏,自己再問自己:究竟自己為什麼學佛,學佛為了什麼?為了開心 ── 確比前開心些,但仍有不少苦惱!?為求智慧 ── 應比前明了一點道理,但妄想分別還多呢!?為了心安 ── 似乎比前心易靜下來,但對境仍然生迷!?為求明心見性 ── 仍懵然不知自性真心在何方?


年已花甲,我忽然間腦裏再閃出一個根本的、切身的重大命題 ── 生死是諸苦的根本,我有沒有把握好下一世的生命的趣向呢?我既信輪迴,更明白人會必死無疑,祇是不知何時死,怎樣死。我今生作為佛弟子,雖遇佛緣,得聞妙法,倘若偶一不慎,再墮三途,豈不是白走一趟!想到這裏,心中歉疚慚愧之餘,還有點不寒而慄的感覺。我要下定決心,重拾整頓所學所修,尤其是淨土法門,希望找出箇中玄機,並可以認真地實踐修行,好好地把握生死大事,找一個法門可以在今生今世之內,能夠百分之百了脫生死,永遠不再輪迴!


以我所知,佛教的生死觀殊不簡單,涉及有兩種生死,即分段生死 (色身不受生死) 和變易生死 (心識亦無生無滅)。前者是斷88品見惑和斷81品思惑,破我執,證人空我空,即小乘的阿羅漢果,或大乘的七信位菩薩,才能證入有餘涅槃,即了「分段生死」。環顧現今末法惡世的芸芸眾生,能自斷「分段生死」者有幾許,能教他人斷「分段生死」者恐近乎零!「變易生死」方面,更不用說下去!真的要了脫生死,談何容易!此路太艱難、太遙遠、太困苦,不好走啊!我身處此三界火宅,若欲今生世了生脫死,未來世不再墮三惡道,豈不是絕望嗎?釋迦世尊,我該怎麼辦!?


但我相信釋迦牟尼佛出興於世,絕不會捨我等水深火熱的眾生而不顧,我深信他會大發慈悲,指點我們一條生路,惠以真實之利。我相信在任何情況下,總有一線生機,絕處逢生!我又想起:為什麼過去的高僧大德及各宗祖師們都在晚年導歸淨土呢?既然自己未能契入其他大乘法門,如禪宗、唯識宗、華嚴宗、天台宗等,為何我不選取看似簡單,難信易行的淨土法門呢?為了慇重地解決生死大事,我最後鎖定淨土宗為我修持的法門,我要「一門深入」,誓入「淨土」。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