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從種子結出豐碩之果──淨因法師談CBS工作十年苦樂(一)

第273期明覺   文:林苑鶯  圖:區詠麟| 2012-04-04
淨因法師細說港大佛學研究中心的工作淨因法師細說港大佛學研究中心的工作
淨因法師說,當時什麼都不懂,沒想到怕,只知去做。淨因法師說,當時什麼都不懂,沒想到怕,只知去做。

──謹以本文向淨因法師並CBS所有老師、教職員、同學、校友和義工致敬!

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大家愛簡稱她「CBS」(Centre of Buddhist Stuides)。CBS位於港大梅堂二樓,那是一幢一級歷史建築物,曾做過學生宿舍,據說作家張愛玲曾住在此。梅堂之得名卻非關梅花,只是出於第十五任港督梅理含的名字,一點都不浪漫。不過,梅堂的英式紅磚建築,加上四周悉心料理的的花圃,和百年老樹如細葉榕、香樟等,環境很清幽,很配合佛學研究的形象,特別是當身穿僧袍的法師們進出其間,形成一道絕好風景。1

眾緣和合讓種子破土而出

CBS在2000年9月成立,未進駐梅堂之前,曾在港大明華綜合大樓一個小房裡運作,2004年才紮根於現址。2「明華時期」是草創期,不只不浪漫,甚至頗為艱難。那小房子,密不透風的。按領導CBS從創辦以來走了十年的前總監──淨因法師的說法,那種幽閉真是「外面打雷了都不知道的」。

淨因師和「草創成員」──當時唯一的職員Carol,守著一方斗室,努力打拼──用二手的文儀器材,自己動手打掃,連飲用水都得到洗手間「自助」,還要經常加班「開夜車」。資源雖然匱乏,他們憑著理想和信念默默工作;後來再有一位職員加入,又稍多了一些人義務協助。但要運作一個研究中心談何容易呢?淨因師形容那最初的三年就只是為了「求生存」,「要活下來」,務必要把平台搭建好,否則什麼也甭說了。到了2002年,正式開辦第一屆佛學碩士,今年剛好是十周年。

十年人事幾番新,回頭看,淨因師強調,CBS的成立和發展是眾緣成就的, 不是可以一廂情願說如何如何,而是各種條件合起來才成事。例如最基本的,社會若沒有這樣的需要,哪來學生呢?大學管理層最初就不敢抱太大信心──能招得十個學生左右也就好了,先試試看吧。幸好當時總算達標。

大家的願力加上努力,課程設計切合需求、辦得好,學生校友咸稱收穫豐富終生受益引以為榮,形成一個良性巡環,報讀人數年年增加,才有後來動輒百數十人爭逐數十個學額的熱鬧──通常合資格申請人只有三分一至一半機會獲取錄,如今倒是眾多申請人擔心考不上的多。

淨因師回想當年不無感慨地說,香港因為歷史原因,天主教、基督教的發展很成熟,也較為社會人士認識和支持;而十二三年前,香港人對佛教的印象還只是燒香拜神、老人家的習俗之類, 與各種民間信仰混為一談,佛教在不少人心中更屬於低級的、迷信的,很難想像在大學殿堂裡開辦佛學的研究院課程。虧得(現任代理總監)衍空法師當年積極策劃和奔走,(當時的副校長)李焯芬教授和(時社科院院長、今副院長)陳麗雲教授的大力支持,以及各位法師、教職員、義工等一齊參與和推動,成就了這個大因緣。淨因師談到這些人和助緣時,反覆強調很感恩。

事實上,CBS開辦佛學碩士以來,一直吸引著很多才俊報讀,學生之中有外科醫生、牙醫、病理學家、臨床心理學家、律師、紀律部隊成員、退休高官、商界CEO、企業董事、社工、中學校長和老師……等,這一方面證明各界精英原來對佛學相當渴求,而另一方面,他們完成課程後又可在自己的專業或活動範圍學以致用,令佛教的智慧、正面的能量滲透到社會各階層,這的確幫助了提升社會的整體素質,也大大扭轉了人們對佛教的錯誤觀念。

感恩十方助緣護持

「當時什麼都不懂,沒想到怕,只知去做。」淨因師與Carol提到2002年10月的就職典禮為例子,又好笑,又感恩。那次邀請來的嘉賓陣容挺龐大,主禮嘉賓除了大學校長徐立之教授外,還有例如國學太師饒宗頤教授、人稱賭王的何鴻燊博士、前行政長官夫人董太等,連大學發展部的高層都來了,與會嘉賓達300多人,規模認真不小。

可是CBS工作的來去就只有三個人和一些臨時義工,而且大家都沒經驗,淨因師於是打電話給志蓮淨苑的宏勳法師「求救」。「你知道嗎,人家是看著我們有點弱不禁風啦!」淨因師自嘲。宏勳師當時二話不說,一力承擔──志蓮總共動用了好幾部卡車運來物資,有足夠數百人的食物餐飲,還有桌椅、鮮花等都要送過來,全部免費提供,真是鼎力襄助。

淨因師和Carol說除了感恩宏勳師與志蓮上下外,也要感謝東蓮覺苑和寶蓮寺。東蓮覺苑自2001年起至今一直資助CBS辦佛學課程和佛教活動,而當年CBS其中一個代表性的活動,就是請得一行禪師與梅村僧團第一次來香港弘法(2001),那次的禪修營在大嶼山寶蓮寺進行,參加善信共有60多人;感恩寶蓮寺釋智慧長老和健釗長老的應允幫忙,寺院免費包辦了禪修營全部食宿交通。 又特別要感謝東蓮覺苑總幹事楊秀立居士,因為他全程「跟到底」,還拉了很多義工來,勞心又勞力。

熱誠無私的教職團隊

感恩名單中還有港大中文系(今中文學院)的單周堯教授和廖明活教授。那時「求生手段」之一就是必須找到合適的講師,而廖教授正好在港大教佛學,淨因師便打他主意,要拉他來開課。沒有任何人牽線,淨因師直接向完全不相識的系主任(今院長)單教授敲門,說要借人。「您要人,又沒錢,但是要給您人……要人,又沒錢,但是要給您人……」單教授重複沉吟了幾次,然後說:「那就給吧。」大概那時候淨因師不只心頭有個「勇」字,臉上一定也有個大大的「誠」字,打動了對方。

提及講師,淨因師除了感恩還帶抱歉。CBS的教席陣容一直很強,但原來初期根本沒法給講師和教授合理的薪資,曾為斯里蘭卡巴利語及佛教大學(Buddhist and Pali University, Sri Lanka)創始校長Anuruddha 教授、香港法相唯識學撐門人李潤生教授,還有執業臨床心理學家馬淑華博士等,也只能以短期講師的方式來長期聘用,甚至有教員的薪酬低於中學老師的。這無法跟上大學薪酬系統的小內幕,標誌著許多人的無私奉獻。雖然現在CBS的資源條件已大有改善,但依然有教員是少收了,講心不講金的。

「初期只一心想著生存,不打妄想,齊心做。」淨因師憶述,「苦嗎?也蠻開心,因為有希望,有理念,有未來,所以不以為苦。只要做得好,自然會得到認同。」十二三年前,淨因法師與上述的許多許多有心人,用正念播下CBS的希望種子,以毅力、恆心、努力、耐性等的營養素來培育它,堅信它一定會長出纍纍的甘美的果實。那是愚公移山的精神,怪不得淨因師的筆名叫「愚子」。

(三之一,待續)


1. 編按:訪問在2010年進行,輾轉至2012年成文及刊出,而CBS也於2012年搬到香港大學百周年校園的賽馬會教學樓4樓。

2. 同上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