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從要門到弘願──回顧我與淨土宗的法緣(五)

第313期明觉   文:關其禎| 2013-10-16

我終於知道「死穴」所在


  有一次,我乘機從溫哥華飛往香港。途中,我讀了一本由道證法師寫的書──《永不休診的救度》(又名《阿彌陀經要解問答》)。這書宣揚淨土法門,其特別之處在於強調「佛力救度」。書中舉出不少生動的例子,說明淨土法門是全仗佛力,專稱佛名,而不假自力,廻所修戒定慧,向所求清淨處。


當時,我第一個感覺是:學佛多年,我常以自己的角度去看,如今我才懂得從佛的角度去想。淨土宗本來是一個徹頭徹尾的「佛力救度」法門,我為何不放下己見──我怎麼樣做才使彌陀接引到彼國去;我為何不轉過來,從阿彌陀佛的立場去想──佛怎麼樣做才使我來生其國土?對研習淨土法門的人來說,這種「易地而處」的思想十分重要,因為以此兩種不同角度的觀點去看,所得出的想法、做法、心態,乃至其結果,分別很大啊!


自從修習淨土法門以來,我一直不懂得從佛那邊的立場去想──佛要救我,阿彌陀佛救度我,使我得生極樂淨土。佛救我去淨土,易如反掌。以前,我衹想着:我要往生,我要努力修持、積功累德,爭取往生極樂世界。我修行去淨土,難若登天!


佛是大智、大德、大能的覺者,悲智雙運,一切無礙,我等凡夫豈容懷疑佛力救度眾生的悲心和願力!但從我們自己所修的有漏功德,究竟要修多少、修多久才「有條件」、「夠資糧」得生淨土呢?須知極樂世界是阿彌陀佛的淨佛國土,唯佛能知,唯佛能見,唯佛能入,就算我等凡夫修到菩薩果位恐怕亦無從得生,我終於明白「一切善惡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彌陀佛大願業力為增上緣」而得生之道理!



正依淨土三經,秉承淨土宗的法統


  在研習淨土法門時,我還有一個致命傷。雖知淨土宗的正依經典是「三經一論」,即佛說的《無量壽經》、《觀無量壽經》、《阿彌陀經》和世親菩薩造《往生論》,但我從沒有認真地讀過這些經論,尤其是《往生論》,我從未看過。


彌陀淨土法門是一個佛力救度的法門。阿彌陀佛成就本願,尤其是第十八願,現正酬願度生,主動地、平等地、無條件地出手來救我等溺水之人,並教我們念其名號,即必定往生其淨土,龍樹菩薩稱此是「易行道」。釋迦牟尼佛曾在《阿彌陀經》又說,此是世間難信難解之法,因為這麽殊勝和不可思議的法門,簡易得令人難以置信。善導大師在《觀經四帖疏》亦云:「又佛密意弘深。教門難曉。三賢十聖,弗測所窺。況我信外輕毛,敢知旨趣。


面對這個佛力主導,難信難解、易行易生的法門,我等凡夫衹能唯有信佛在「淨土三經」之語、依佛在「淨土三經」之教、順佛在「淨土三經」之願,才不會有任何偏差、貽誤、閃失。


回想我多年來修習淨土法門,我嫌「淨土三經」太簡淺,卻好高騖遠,以其他不相應菩薩教的經典作參考,「是故今時仰勸一切有緣往生人等,唯可深信佛語,專注奉行。不可信用菩薩等不相應教,以為疑礙。抱惑自迷,廢失往生之大益也」。


抱惑自迷,幾乎廢失往生淨土的大益。我處處從自己的立場去想,衹顧及自已所作行業,愈覺得資糧不足,愈覺淨土法門難修難行;愈趕緊多念佛,愈覺心不能定下來,愈知得多淨土的高妙,愈感到往生機會渺茫。


有識之士曾贈言相告我:「師兄,你信願不足,恐難生矣!」可是,何謂「信願不足」呢?怎樣才算「信願具足」呢?我摸不著頭腦,似乎太抽象了,不知從何入手!我曾懷疑淨土宗是不是「易行道」,我不知從何入手!



二尊二教的淨土法門


唐朝的善導大師雖被後人奉為中國淨土宗的第二位祖師,實質上他才是中國淨土宗的宗祖──開宗的祖師。他的著作《觀經四帖疏》是古今楷定的立宗典籍,有云:「今乘二尊教 廣開淨土門」。「二尊」是釋迦牟尼佛和阿彌陀佛,善導大師依教開宗,亦是古今楷定的淨土宗的祖師。


善導大師在《觀經四帖疏》云:「然娑婆化主因其請故,即廣開淨土之要門。安樂能人,顯彰別意之弘願。」「娑婆化主」是娑婆化土的教主,即釋迦牟尼佛;「安樂能人」是安樂報土的能者,即阿彌陀佛。前者開淨土之「要門」,後者開淨土之「弘願門」。


何謂要門?何謂弘願門?《觀經四帖疏》云:「其要門者,即此觀經定散二門是也。定即息慮以凝心,散即廢惡以修善。迴斯二行,求願往生也。」善導大師將釋迦牟尼佛的一生教化歸納為定善(修定求慧)和散善(修善求福)兩門。若然我們廻所修二種行門,向所求願往生淨土。這是淨土宗之「要門」,此淨土法門的至要地方,在於「迴斯二行,求願往生」,即「廻所修行,向所求處」。


《觀經四帖疏》又云:「言弘願者,如大經說。一切善惡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彌陀佛大願業力為增上緣也。」至於淨土宗之「弘願門」,如《無量壽經》所言:一切善惡凡夫莫不皆乘阿彌陀佛大願、大業、大力為增上緣,得生淨土。



小結


在追求宇宙人生的真理中,我觸及人生的根本大事──生死問題,而進入宗教的領域,尋求終極的解脫生死之道。在林林總總的宗教中,我選取人類歷史上最具圓滿智慧和道德的釋迦牟尼佛為我的導師,而捨去其他宗教。在無量的八萬四千法門中,我遇上大乘菩薩教,而我選取了八大宗派中的易行難信之淨土宗,而捨去其他易信難行的教派。最意想不到的是:淨土宗的宗祖善導大師告訴我們:淨土宗也有兩門,我最後選取易中之易的「弘願門」──全仗他力,而捨易中之難的「要門」──自他兩力。經歷了半個世紀,多次的取捨,我終於找一個可以在今生今世之內,能夠百分之百了脫生死,永遠不再輪迴的法門,一個真正、真實的歸宿。南無阿彌陀佛!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