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微閱錄:你看我時很遠,你看雲時很近

第196期明覺   文 / 小西| 2010-04-28

上次提到日本電影《援膠女郎》(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8424),談到現代社會中人際關係疏離的問題。由於肉體與精神上的區別,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似乎註定隔着一重什麼。只不過進入現代社會之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愈趨抽象,疏離的問題也就愈趨突顯。德國社會學家西美爾(Georg Simmel)在其經典著作《貨幣哲學》中曾經提出,現代貨幣制度之所以重要,不單在於它是一種方便交易進行與資本流通的經濟制度,而更在於它重構了現代社會中個體與個體之間的關係。他指出,跟傳統社會中凡事與血親或人事有關的情況不同,現代社會中的貨幣制度讓交易行為轉趨抽象化:只要你擁有足夠的貨幣在手,你便可以取得你所需要的產品與服務,而不需要跟產品或服務的供應者具有某種血親或人事關係。西美爾指出,現代社會貨幣制度的好處,是個體得到了前未有的自由,但壞處卻是現代人的孤零化。

當然,這種現代社會中個體的原子化,不是新近的事。早在現代化的初期,人際關係疏離已是相當突出的問題。就以日本來說,著名電影導演小津安二郎早已在1953年公映的電影《東京物語》,通過七十歲的老人周吉和六十七歲的老伴富子離開故鄉,從廣島到東京探望兒女們的過程,企圖揭示現代社會人際關係疏離的問題。影片中有兩幕給筆者的印象特別的深刻。其一是次子的遺孀紀子陪同老人遊覽東京時,周吉在一個看到東京全景的地方,給紀子指出長子、長女在東京居住的地方。其二是兩老一次出門,周吉也指出東京,跟老伴說:「東京這麼大,若果我們走散了,可能今生都不能再見。」

記得以前在這裡提過,曾幾何時,曾經跟一批年輕人上「創意思維」的課。課的題目是「家」,功課是要他們找出家裡的一個「問題」,然後想方法解決。結果同學提出的家庭問題,十居其九都是要改善跟家人(尤其是父母)的關係。再問下去,他們大多說父親在大陸工作,而由於經濟原因,母親也要出外工作,而且工時甚長。近來,大家都在討論最低工資立法的問題。其實,最低工資最低工時,又豈止是一個經濟或勞工利益的問題,它也深遠地影響到現代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中國當代詩人顧城有一首名作《遠和近》,是這樣的:

一會兒看我

一會兒看雲

我覺得

你看我時很遠

你看雲時很近

有說,這是愛情的普遍狀態,但這何嘗不是現代人生活處境的寫照?


微閱錄簡介

標籤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