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微閱錄:執迷不悟

第216期明覺   文:小西| 2010-10-20

上次提到,人害怕變得什麼也沒有,而其中對於死亡的恐懼,又最為根本(見本欄前文)。記得有一位學佛的朋友曾說,死亡真的可怕,在有生之年修行再好,也沒用,當死亡來臨,閉上眼睛,兩腳一伸,一切便要重頭再來。當然,有修行者與沒有修行者,他們的「重頭再來」,還是有很大分別的。暫且不論學佛者今生修行能否順利「過戶」至未來生,能以正念「知死」者,在最後一刻,還是有關鍵性的分別。

話說從前有一位高僧,由於多年修行,止觀功夫了得,對於身心的細微變化往往瞭如指掌。所以他對自己何時圓寂,也早有籌謀。某天,他向弟子宣佈將於某日圓寂,着他們安排簡單的佛事,也不用張揚,只要幾名弟子伴他最後一程便可以。來到當天,寺院中突然有事需要這位法師處理,正當大家不知如何是好之際,法師倒輕鬆的說:「那我改天走便行了。」要注意,這故事的重點,並不是這位高僧的法力有多神妙,而是他在面臨死亡的時刻,還是多麼的從容自若。

但對於普通人來說,死亡的確是個難解的謎。德國哲學家萊布尼茲(G. W. Leibniz)曾經問過一個十分玄奧的問題:「為什麼(這世界)是有,而不是無?」若果我們用這個問題來思考死亡的難題:「為什麼是生,而不是死 ?」「為什麼是活着,而不是早已死去 ?」這又怎不叫人恐懼?當然,有人(例如哲學家、宗教家)會由死亡回身思考到生的問題,為存在之謎、生存的倫理,尋找真理的鎖匙、救贖的通行証。但更多人是「想歪」了,「執迷不悟」地為不能理解的死亡尋找種種解釋,表面是面對,實際上是逃避。

鄭保瑞的《意外》便是這樣一部有關「執迷不悟」的電影。話說職業暗殺集團的首領大腦(古天樂飾),從事「買兇殺人」的勾當多年。他相信任何謀殺都可以裝成意外一樣,神不知,鬼不覺。換言之,一切都可以計算和控制,根本沒有真正的意外。但這是真的嗎?佛說「無常」,又怎可能一切都在計算之內。但這部電影最有趣的地方,是大腦這種執念的起點。原來大腦的妻子正是一場交通意外的死者。但問題是,大腦不相信這是一場意外,他認為一定有人要謀殺他們夫婦二人。正是因為這執念,大腦開展了他的「買兇殺人」事業,但也因為這執念,讓他最終犯上了不可補救的錯誤,害了同僚,也讓無辜者白白犧牲掉。

或許,死亡真的很難理解,而由此而生的種種偏執之念,只會教我們在業力的流轉中,繼續犯錯,直至閉上眼的一刻,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存在是什麼,死亡是什麼。可不大哀乎!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