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微閱錄:棒打虛空

第202期明覺   文:小西| 2010-07-14
電影《天水圍的夜與霧》帶出性別文化與暴力等議題電影《天水圍的夜與霧》帶出性別文化與暴力等議題

上次談因果,提到美國西岸創作組合Pinky and Bunny的圖畫書《我想打你一身(我想揍你一頓)》(I want to punch your face),有話未完,今次再續。

上次提到,《我想打你一身》一書,以活潑的動物角色以及生動的藝術手法,嘗試道出有關「應否訴諸暴力」的因果思考,實在可貴。不過,若果大家細心閱讀,會發現《我想打你一身》一書的角色與情境設定有三個特點:

(一)書中兩個主角Pinky and Bunny是好朋友,所以當Bunny思考若果他痛打Pinky一頓,其中一個可能的結果正是二貓從此絕交。但若果二貓不是朋友,甚至好友呢?那麼,訴諸暴力又是否沒有問題?

(二)書中並沒有提及二人所處的社會及文化背景。要知道,若二貓身處比較動蕩甚至充滿恐懼的社會環境中(例如中東加沙),「訴諸暴力」的後果是完全不同的。反過來說,就算在相對安定的社會環境中(例如香港,但那也只是相對於更不安寧的國家來說),要了解因果,也很難完全脫離具體的社會環境。

(三)《我想打你一身》一書主要從「果」,而非從「因」來考慮「應否訴諸暴力」的問題。由於篇幅有限,筆者今次只打算通過一齣電影,略談我對後二者的一些想法。

所謂「菩薩畏因 ,眾生畏果」,固然《我想打你一身》一書從眾生的經驗出發,主要從「果」出發,思考暴力問題,本是無可厚非,但到底不是究竟要義。那麼,人到底為什麼會以及在怎樣的情境下訴諸暴力呢?

大家還記得許鞍華2009年的作品《天水圍的夜與霧》嗎?電影主要根據幾年前在天水圍發生的家暴慘案改編而成,而跟同區同類的個案相似,電影所描述的慘案發生於一個中港婚姻家庭。在影片中,年輕的妻子王曉玲(張靜初飾)從老遠的四川嫁到香港,中年的無業丈夫李森(任達華飾)留在家中照顧兩名小孩,一家人只依靠綜緩過活。由於年齡差距,也因為中年失業(李森原本是有經驗的三行師父),令森不斷懷疑玲對自己不忠,而懷疑的結果是不同形式的精神與肉體的暴力虐待,最後則以森暴殺全家以及自殺告終。這樣說來,森的暴力與殺機主要源自他對年輕妻子的懷疑。但可以想像,若果森不是無業,甚至事業光明、收入豐厚,他可能根本不會懷疑自己的妻子。

所以,問題可能正正在於:在我們的性別文化長期的薰陶下,不少的男性早被教養成以(一)事業與(二)對別人(包括妻子、兒女與部下)的控制權,作為自身的身份之唯一因素。可以理解,當他失去事業,也無法徹底控制別人(玲因為家暴而希望帶着女兒離森),他失去或將失去的,其實是他的整個自我。當然,這個所謂的自我,其實是跟我們的性別文化的共業共生的。但弔詭的是,這共業畢竟是虛空的。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