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微閱錄:生命可能是……

第197期明覺   文 / 小西| 2010-06-01

之前提到日本電影《援膠女郎》,談到片中所描述的現代社會中的人際關係問題。正如我上次提到的,進入現代社會之後,由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愈趨抽象,疏離的問題也就變得前所未有的嚴峻。例如,跟士多、米舖、雜貨店成行成市的年代不同,打從超級市場、便利店等店舖出現之後,我們根本不用跟店舖內工作的人員有任何「多餘」的情感交流,甚至接觸,便可以取得我們所需的產品與服務。同時,店員或老闆的性格也變得無關痛癢,關鍵的是好像很具體,但其實很抽象的產品或服務。相對地,所有的人也就變得高度原子化,以為只要環境設施與資源齊備,人是可以自圓自足的。

不過,正如佛教的智慧告訴我們的,人跟萬物一樣,本來就在一個因緣和合的條件網路中,生成與變易。沒有任何個體是真正的原子。與此相反,隨着現代社會制度的日趨複雜與精巧化,人們跟四周的條件網路之間,是更加緊緊結合在一起了。但有趣的是,人類那種自圓自足、原子化的自我想像,卻又同時前所未有的高漲。或許,這些都跟現代化背後那種「主客對立」、「人能主宰一切」的自我想像有關吧。但吊詭的是,人類的自我意識愈是澎漲,人就愈把自我投放到外在的制度環境裡,看來愈來愈自由的時候,其實是愈來愈不自由。大家有沒有試過,一天下來,因為沒有電話、網絡、電台、電視而感到悵然若失?這不正正是《援膠女郎》提到的「空空如也」嗎?

記得電影中段,「援膠女郎」小望在公園碰上一名獨居老人,她跟對方提到自己(身體)的「空空如也」,但老人家卻想到別的,說:「這年頭,每一個人都是空空的。」接着,老人給小望唸了一首詩:「生命可能是/無法以自身之力/成功的完滿,而被創造出來的/好比花/就算將雌蕊與雄蕊聚集/也不足夠/仍需昆蟲與微風的造訪/連繫起雌蕊與雄蕊的關係/生命本質上/便懷有重要的匱乏/並因他者的存在而完滿/然而/我們彼此/對於自身這份重要的匱乏/毫無自覺,也未曾被告知/原來我們是被播散的種子……/然而有時/再難忍卻也能維持住的關係/就這樣/世界被巧妙地建築了,這是為什麼?/馬蠅/泅泳在光裡/向盛開的花/慢慢飛近/我也是,可能是/別人的馬蠅/或許你也是/曾是吹拂我的風」很美的詩,但更重要的,是老人家點出了眾生因緣和合的網路,當你覺知這真實,並感恩,你便不再孤獨了,你便自由了。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