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微閱錄》自序

第255期明覺   文:小西 圖:佛門網| 2011-07-19
小西:《微閱錄》,佛門網出版,2011年7月小西:《微閱錄》,佛門網出版,2011年7月

沒想到我在「佛門網」的專欄「微閱錄」之短文要結集出版了,更沒想到文章以結緣書的形式面世。所謂結緣書,通常是指那些你會在佛堂、素食店等地方找到的,以佛教教義與文化為內容的小冊子。它們大多本子小,文字也不多,免費派發,方便流通,讓十方眾生有機會藉此與佛法結緣。結緣書的內容有時是佛教內部一些字數不多的基礎經典(例如《心經》),有時是一些針對佛教基本概念或教義的解說。就此而論,「微閱錄」的短文得以出版,並以結緣書的面貌示人,實在令人慚愧。雖然屈指一數,我初聞法,已是二十五年前,但嘗試把佛法與生命扣上關係,倒是近年的事。我實在何德何能,小文居然能夠被編印成結緣書,濫竽充數?

不過,重頭閱讀當初的開欄說明,倒是鬆了一口氣:「本欄取名『微閱錄』,希望由『微』與『閱』入手,分享筆者日常的種種觀察與思考。佛法是筆者近年心之所向,雖然聞法已久,但嘗試把佛法與生命扣上關係,倒是近年的事。在某意義上說,佛法也是一種以『微閱』為基礎的宗教法度。本欄取名『微閱錄』,既代表了筆者對佛法的嚮往,也希望把自己的各式『微閱』記錄下來,與十方眾生分享。」換言之,當初開欄,不過是為了跟讀者分享,自己對於日常生活細節的觀察和思考,而由於年事漸長,少年時所聞之佛法,開始變得愈來愈有血有肉,跟生命相應。

然而,相應不同於辯證。佛理高深精妙,少年時便每每驚嘆於佛教理論的精緻細巧,大飽智趣。常言道,佛學不同於學佛。你可以是學富五車的佛學泰斗,但仍然欲迷心竅,過度追逐無謂的聲名利祿。深研佛學,但佛法仍如身外物,道在就近卻過門不入,不亦大哀乎?不過,由於語境不同,如何把精妙的佛法跟現實生命辯證,實在是大哉問。例如,佛弟子人人都知道要守五戒之一的「不妄語」(最基本就是不說謊),但當在現實生活中,妄語漸漸成為了一個系統性的社會現象,甚至成為了某些行業的基本特點,集體妄語,滿街都是,作為佛教徒,我們將如何分判、如何自處?更困難的是,在複雜的現代生活情境中,我們將如何分判何謂對,何謂不對,並作出恰當的決定? 佛理固然高深精妙,但若果欠缺深入思辯與躬身自省,拿佛教義理跟現實辯證,則再精妙的道理也不過是一幢美麗的概念大廈,無法真正跟生命扣上關係。

或許,寫這批文章,更多的時候是希望帶著佛法的眼光,縱身有時難免讓人煩惱與困惑的複雜現實,企圖把原本就在泥沼中的自己和眾生的問題和煩惱理順。所以,我不會避開敏感複雜的社會問題,也不會故作超然的指指點點。這個共業世界是我們的煩惱之源,也是我們開展生活的基礎,是修道成佛而得解脫之場所。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這也是我寫批文章的基本出發點。

最後,我必須感謝當初約我開欄的「佛門網」編輯阿蕭(蕭曉華)、建議把文章結集成結緣書的現任編輯林苑鶯,沒有她們的膽量與信任,這批帶點稀奇古怪的短文,是無法面世的。要感謝阿DON(麥震東)為小書設計封面,一頁枯山水,大概可以把讀者帶到雲深處;那裡,可有狸奴與旺財?* 當然,更需要感謝的,是「佛門網」幕後的「大腦」法護法師,沒有他的寬廣視野與創新精神,我這一年多的「實驗」,根本無法成事。

還要感謝當初讓我得聞佛法奧義的陶師國璋。在他的中國哲學史課上,詭奇多變的佛教概念,都變成了令人心動的美麗意境,讓人「靈光爆破」,終身受用。

最最後,自然要感謝家中的三位同修:內子寶山、家貓妹妹與貓仔。百世修來,只有感謝。還有,最終需要感謝的,自然是佛陀,沒有他,便沒有這一切。

佛說「因緣和合」,這批短文是因緣和合的結果,我也是。或許,這才是我花這麼多唇舌鳴謝的理由。鳴謝並不是因為禮貌,而是希望觀功念恩。

合什。

小西

二○一一年五月十九日於和窩

* 狸奴與旺財是DON在「佛門網」漫畫專欄「妙智狸奴」的主角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