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心中有賊,怎能快樂?不要退失!──由電影《白夜追兇》說起

第221期明覺   文:宇峰| 2010-11-24

心中有賊,怎能快樂?不要退失!這是電影《白夜追兇》(Insomnia,下稱《白夜》)給筆者的啟示。

這套電影相對在導演Christopher Nolan(基斯杜化路蘭) 的Filmography中是最「正常」的了,也許因此而最少人談論。這套電影,沒錯,不像他的《凶心人》(Memento)般有非線性的剪接、亦沒有《蝙蝠俠:俠影之謎》(Batman Begins)顛覆傳統的經典角色、也沒有《死亡魔法》(The Prestige)的局中局、更無《蝙蝠俠:黑夜之神》(The Dark Knight)刺激緊張的大場面,但其水準絕對不差,人性探討的內容尤佳,雖然場面經營未算幕幕吸引,但實在不應該被大家所忽略。

《白夜》的劇情其實很「大路」(主流),開場不久大家就可以猜著多少了。正如上文,故事本身其實沒有太多奇特和意想不到的「東東」,主要講述一宗謀殺案的偵查過程。當中困擾正直警探的過去算是其中一個好看的懸念,和《死亡魔法》一樣,事件其實老早就給大家講了,只是大家不明白所以然。(諸位若不明白,不要緊,看過電影就會清楚了。)

一般的偵探片,要互相對決的角色多數設計成一正一反,一凹一凸,或者反過來彼此甚為相似,但在《白夜》裡,導演並沒有為探員與兇手塑造很多的聯繫和類同,只是抓著一點:兩人都犯了法,但都覺得自己沒有錯!一個是為了正義,一個(自覺得)是不小心,是意外。

阿爾柏仙奴(Al Pacino)飾演的警探一直被警方的內部調查人員調查,就連身旁知道內情的拍擋最終也忍受不了,正計劃待這個小鎮的案件完結,就回到洛杉磯交代真相──當年警探遇到一宗謀殺案,雖然明知道是某人做的,但由於苦無證據,根本無法將那人查辦;為了不想「犯人」逍遙法外,他自己偽造了證據……現在,更巧的是,在調查少女被殺一案時,由於大霧,他錯手開槍殺了自己的同袍,幸好沒人看到事發經過,而眼前卻有一個大剌剌的嫌疑犯,只好再次偽造證據嫁禍給他……

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飾的偵探小說作家,聰明冷靜,但卻是一個「宅男」 ──整天呆在家,沒什麼社交生活的男人,自然也沒法結交到異性。他發現了一個女高中生喜愛他的小說,他很高興,因為這是他做得最好、最令自己驕傲的事。但有日,她竟然羞辱他,說他無能……

「心中有賊,怎能快樂?」(Beware the Enemy Within),這是佛門網早前用來宣傳的一句口號,想不到卻很配這套電影!沒錯,不論當年的犯人還是現在的這個作家確實都應該受到懲罰,可惜當年和現在都沒有足夠的證據。在一般實行普通法的國家裡,寧願放過一千人,也不可冤枉一人,任何疑點也要將利益歸於疑犯。既然社會大眾都認同這個司法原則,集體就要跟隨,這也就是共同的「底線」。社會不停釐定「底線」,規範大家的行為,共同遵守。「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要那樣?」不為什麼,這是大家認同的共許的做法。孔家那句說得更好:天圓地方,就是規矩──即是沒得解。一旦越過「底線」,人就會心中有愧,就會不安,那怎會睡得安寧?警探深知道這些檢控規則,根本對付不了壞人,所以他用了另一個方法,結果「賊」就住在他的心了。

「這不是『賊』啊!我都沒有害人的心,沒有惡念!」你不是想那兩個「疑犯」受罰嗎?這就是「賊」了──因為它令你走上一條惡路。「賊」,依一般理解,除了是鼠竊狗偷之輩,也指對人對社會有害的人。在佛教的角度,令你離開「法」──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引致煩惱和墮落的事物也是「賊」,因為它令你迷失,令你執著或貪愛,因而做出種種不智的錯事,在「煩惱」和「苦」的泥沼中愈陷愈深。你做了錯事,就要用更多的錯事去圓謊,不就是愈來愈多「賊」嗎?「底線」可能錯,尤其是在集體負責的情況之下,更加可能會作出不是最好的決定。你可以提出疑問,你可以抗議,但它仍然是「底線」時,你就不可以越,不可以闖。這絕不是軟弱,事實上你想的也不一定就是最好最正確的。

不是平白放過了「壞人」嗎?你怎樣得出他是「壞人」的結論?既然你覺得他會再次犯事,就好好監察他,在他想傷害人的時候當場捉著他不就行嗎?你破了「底線」,別人發現了的話,「壞人」不也一樣可以大模大樣的在街上走?而且,破了「底線」的「好人」,不就變成「壞人」嗎?不要受你的情緒和分別心影響,不要退失戒、定、慧!

俗語有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未報,時辰未到」,這是真的,大家一定要相信。像電影中的警探,在飛往小鎮的飛機上做夢時,也想著自己當年偽造了證據,這顯然仍受到自己的良心和道德意識的責備,這是很明顯的罪報。「那個作家殺了少女,還心安理得得很呢!」沒錯,他的價值觀可能已被扭曲到可以接受自己奪去別人的生命,但就完全沒有報嗎?他雖然運用他的知識,消滅了所有線索和證據,但警方並沒有放過他,他要不停閃躲,甚至想方法去威脅對方放過自己,長期心力交瘁,顯然都是他的報。而且我們見到的只是一小段時間的片段,做了的事不會無原無故消失的,他總要為自己做的事而負責──不只這一生,還有下一期和更多期的生命,直至罪業報盡為止。只要環境的條件(緣)配合,報應是絕對不爽的。

在《蝙蝠俠:黑夜之神》中,蝙蝠俠最終都沒有殺死小丑,否則蝙蝠俠和小丑又有什麼分別?中文片名的「白夜」和英文片名的「Insomnia」(失眠)並不是指警探因那個小鎮位處地球的特殊位置,冬天時永遠不會日落以致睡不著,他失眠是因為他做了違背自己價值觀的事,受著「心賊」的折磨,所以就算是服了安眠藥,幾天過去還是沒有片刻安睡。慶幸的是警探最終放下了對「正義」的執著,沒有私自殺了作家,而且也阻止了欣賞自己的年輕探員消滅他插贓嫁禍的證據,只是說了一句:「Don't lose your way!」(不要退失!)其後就安然入睡──屢破奇案的神探終於擊退了心賊。

正如小弟文首所言,《白夜追兇》很「正常」,也難怪,看卡士就可以知道這是Christopher Nolan第一套真正的荷里活電影,相信當年作出了不少妥協,並不可以隨心所欲,天馬行空。但其實本片的局部描寫及演員的表現都很有看頭,比起很多一味官能刺激的電影更有心思。雖然在小弟的心目中,這也不是他最好的電影,但也總不至於沒人理睬的地步吧。細心欣賞故事內容,感受一下電影的氣氛,你會發現平淡的動作和偏慢的節奏其實是很匹配的,而且它給你思考的空間。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