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心有罣礙(一)- 禪修前的我

第239期明覺   文:陳言| 2011-03-30

我由2008年開始禪修,至今三年多了。最初開始禪修,只是好奇,但它卻完完全全改變了我的生命,身邊的朋友也說,現在的我與以前的我差不多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這一切都證明了佛法的宏大,每次想起,我心中都充滿感恩。

我曾反覆問過自己,真的要寫我的故事嗎?這不是自揭瘡疤嗎?但答案還是非常肯定的。如果無能的人如我,都能從佛法中得到這麼大的好處,只要有一兩個人,因為讀到這些文字,而生起學佛、或者禪修的念頭,這番努力便已非常值得。

首先,介紹一下2008年的我是甚麼人。那年我才26、27歲,有一個穩定的男友,工作也充滿前景(只是工時長了一點),別人看我,是很正常、很快樂的女孩子。但可惜,我並不快樂。德寶法師的《佛教禪修直解》(Mindfulness in Plain English)中有一段文字,我覺得確切地描述了我當時的感受:「你驚覺自己的一生,只是勉強應付過去罷了。你的門面裝得好,勉強可以維持生計,表面上你過得去,可是,那些絕望、沮喪的時刻,那些感到一切都與自己作對的時刻,你就秘而不宣了。其實你是一團糟,自己也知道的,可是,你把它掩飾得天衣無縫。」

我自己也不清楚問題在哪裡,雖然我好像甚麼都不缺,我的理智也告訴我,我甚麼都不缺,可是我就是一直都不快樂。有無數次,對著別人笑的時候,其實我的心在吶喊,就好像是張大了嘴巴,卻哼不出半聲。

作為一個普通人,唯一能做的便向外尋找滿足感,可是這法子越用,越覺無效。我想,我天生已有著不容易滿足、但易於執著的性格,經過二十多年的培養,這個性向已變得很牢固。以前讀書得了好成績,只會高興一個上午;人家說「購物是女人的好朋友」,可是無論我買甚麼東西也好,都不會有感覺;有段時間我曾熱衷地去培養興趣:單簧管、攝影、結他、唱歌、書法、跳舞……但它們全都滿足不了我。

最後,我唯有瘋狂工作,每天做到凌晨時份,只是為了麻醉自己,在繁忙的工作中找回一點滿足感與認同。但這只是讓我情緒更不穩,動不動便開始發脾氣。也因為工作壓力的關係,我失眠了,有時候晚上十二時才下班,回到家中差不多到了二時才累極睡著,但四、五時便猛然醒來了,腦袋中只有惡夢。

最後管用的,只有佛法。在偶然的機會下,我開始了禪修,雖然那條路其實也是荊棘滿途,但一路走過後,就好像浴火重生。雖然我現在還有各種各樣的缺點,但是我確切是從抑鬱、暴躁、自私、只會吐苦水,變成樂觀積極。最重要的是,我快樂了,我終於學懂滿足了。

按:《佛教禪修直解》(Mindfulness in Plain English) 由德寶法師所著,梁國雄居士中譯。德寶法師以顯淺易明的文字講述了內觀禪修的要旨,是南傳內觀禪修的一本入門書,尤其對禪修初學者甚有裨益。 下載連結:home.pacific.net.hk/~khl123/mipegb.pdf

(待續)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