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學研究文學碩士-AD

心有罣礙(十二) - 虛構的故事

第270期明覺   文:陳言| 2012-02-07

  

我第二次的內觀課程選擇了香港的課程。今次非常肯定自己不會逃跑,目的亦很簡單,只是打坐,那麼就不浪費金錢了。而且我也不在乎,去別的地方內觀會不會“型”一點。香港的內觀課程和台灣的形式是一樣的,只是中心的地方較小,像是台灣的迷你版。

這次參加,我已經不是新生了,最大的影響是要過午不食──每天上午十一時吃的午餐就是那天的最後一餐了,如果還是新生的話,下午五時還可以吃點水果、喝點牛奶,但舊生除了清水清茶就只能喝檸檬水。我是個貪吃鬼,平日一天到晚都吃吃吃吃吃吃,這一戒簡直是要了我的老命。第一天,我是乖乖的去喝檸檬水的,但晚上打坐時肚子就是不停地叫,然後滿腦子都是想吃東西的念頭,實在很辛苦。

到了第二天,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心想,好立克只要不加奶粉,也不算犯戒罷,然後便用我的Lock & Lock杯子去沖泡好立克。“Lock & Lock”最出名的是防漏,但原來並不適用於熱水──當我把滾燙的水倒進了杯子,然後把蓋子合上,並打算搖勻時,熱水就如火箭發射般噴到我的手上。那時也理不得禁語,大叫了一聲“哎呀”。結果,右手尾指給燙傷了,看著它變紅,起了一個又一個的水泡,最後小水泡又融合成了一個大水泡,足足有一厘米濶、三厘米長。那天晚上的一坐,簡正是痛入心扉,整隻手如火燒一樣。但很奇怪,平時只傷一點點我都會暴跳如雷,但這次雖然肉身這麼痛,但心並沒有被這些痛所困擾;休息的時間太悶,有時還會把那些水泡當玩具。這讓我覺得很驚奇。

心中雖然算是平安,但依舊想念那個不該想念的“朋友”,只是很奇怪,不是每天都想念,就算會,程度也有深有淺。例如是,第一天很想,但第二天那個“思念”又消失了,當我滿心歡喜以為已經放下的時候,第三天思念的感覺又慢慢回來。慢慢,我開始發現,這些“思念”是由甚麼東西所構成。

不記得是第四天或是第五天,那天又是很想他,心絞著的痛。心中有一個大問號──為甚麼不要我?我有甚麼不好?為甚麼你要離棄我?然後,舊日的記憶又湧上心頭 ──那個痛,不是那位朋友給我的,它一直都在。“初戀”的回憶出現了,那個“初戀”要用上括號,是因為我也不肯定那叫不叫“初戀”,因為就連一個吻都沒有,維持的時間亦只有一個月。一個我暗戀了四年的男孩子,已經有女朋友,但不知道為甚麼,偶然的機會下,我們開始了,然後身旁的人知道了,很多人要我和他分手,我分了。我一直是那個軟弱無力的人,別人叫我做甚麼,我就做甚麼,雖然我真的很喜歡他。

理智是鬥不過心的,我分手後發覺真的不能失去他,於是便寫了一封很長很長的信,應該是我第一次勇敢地寫出心中的話,但信,沒有回音。這就是我打開心扉的結局──被遺棄。原來我的心一早已有一個這麼大的創口。這個失敗的經驗,令我不敢再打開心扉。那位“朋友”,在外型上,有著“初戀”那個他的特質。我只是想借這位朋友去圓我多年前一個殘缺不全的夢。回想起來,再之前令我和前度分手的那一個,也是這個“類型”的人。這是我以前從來沒有覺察到的。

看到了這一點後,好像放開了。 隔兩天,思念的感覺又回來了,接著思念而來的回憶卻是令我意想不到的片段。那個思念當中,甜蜜的部份,是小時候我和我爸的回憶──最快樂、最親蜜的片段。看著家中的大門等我爸下班、拖著他的手去買玩具,裝睡,讓他抱我回家 ……。但當家庭出現狀況時,甜蜜的回憶成了泡影,我和我爸成了仇人。現在我明白我為甚麼那麼憤怒了──他背叛了的不只是我媽,他還背叛了我。我明白了,那位朋友,性格上的特質,很像我爸。

這些就是所謂“明明剛認識,但感覺像認識了很久”的原因。現在想起來覺得很可笑──一個只認識了一個多月的人,怎會“感覺認識了很久”?這不過是我的心依照表面證供而虛構的故事。我的心有了傷口、有了坑洞,本能地要向外找“解藥”,只是向外找的,永遠只是毒藥。看到了嗎?原來我們一直以來都那麼不由自主,喜歡誰、討厭誰,問原因,你說,不清楚,喜歡便喜歡;其實一切都有原因的,只是我們沒細心去發現,然後便會被心的小遊戲騙到了──他是我的唯一,我的生命中不能沒有他……。但這個他,只是假象。沒有甚麼人,我一定要擁有。

由內觀營出來以後,並不是一下子便清除了我對那位朋友的貪慾,只是當發現房子原來只是建築在沙上的時候,要拆卸它便不太難了,而且,真正的他是怎樣的,也慢慢清楚。幾個月後的一天,我突然覺得,感覺走了。然後我又好好地生活了。

我很慶幸那位朋友在我心中的幻象,與真正的他是那麼不相同,只要他與幻象有多一分的相似,然後如果我們真的走在一起了,我只會繼續相信那些“真命天子”的故事;然而,他永不可能是我心中需要的那個幻象,到有另一個再似一點的人出現時, 只會歷史重演。經歷了這些之後,我覺得我是很幸運的,苦都嘗了──失戀試過了,放縱試過了,背叛別人試過了,被背叛也試過了,感情上傷得很深,但實際上,受傷的時間很短,肉體上也沒有損失與傷害。

我到現在還持續地禪修,每當有假期,我便會去參加禪營。只是往後的故事平淡得多,沒有了起伏情節,只是一個“兼職”修行人在懶惰與精進間不斷遊走。

如果有朋友看完這些文章,覺得自己也有我曾有過的問題,請試一試襌修。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這份禮物,只是我把禮物拆開了,有些朋友則還未發現它的存在。這是上天給我最好的禮物,希望你也會把禮物拆開!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