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學研究文學碩士-AD

心有罣礙(十)-深淵

第268期明覺   文:陳言| 2011-12-07

你試過這樣的感覺嗎?全身上下都支離破碎了,再也不知道自己是誰,心與腦都是白茫茫的,完全失去方向。僅餘的一點理智像一條幼繩,軟弱無力地牽著身體這個傀儡。接著的幾天,我都不能入睡。躺在床上,只是一直流淚,每每到三、四時,好不容易睡著了,但不到六時便又乍醒過來,心抽動著,一下一下的,錐心刺骨的痛。當精神上極不快樂時,肉體是會同步痛起來的,有好多好多次,我痛得要用手按著自己的胸口,重得,不能呼吸……

我真的沒有辦法了,身體就好像要爆炸。我能夠做的,便是坐在電腦前,把心中所想的都寫出來,然後電郵給那個我以為是生命中的唯一。我發現,在未認識他之前,原來我從不敢,也從不懂對任何人表露過真正的自己。我以為,他就是唯一一個了解我的人,所有的話,只要我願意講,他會明白。感覺就如一本小說的一句:“當你遇到一個人之後才開始發現,自己心裡有一個空缺的地方,開始期待有人來填補,或者,發現自己原來非常非常孤單;那麼,那就是你逃不過的感情。”我現在知道,這些只是我的心編出來的、美麗的故事。

第一次寫下來,還是閉上眼、抖著手,才敢按下那個“傳送”的按鈕。那些電郵,是現在這些文章的雛型,只是我還是用口語,和內容比現在更不著邊際。以前也試過寫東西,但每每只是坐在電腦前,良久也寫不出字來。但經此一役,我打開了我的心。這真的要感謝他,我從來沒有想過,可以這樣寫出自己的想法。我想只有完全認識自己的人,才真正懂得寫作。

不過不知是幸或不幸,那位朋友卻並不是個我認為找對的人。我的電郵不停的發,卻總得不到回音。然後因為失望,又或者是為了爭取注意,我放縱自己,玩得更失控。試過有一晚玩樂完以後,我睡醒時的想法是:「咦,沒有甚麼大不了,你不愛我便算了;還有,原來這樣也挺好玩,為甚麼不趁年輕試一試?」

我覺得我是個幸運的人,身邊總是有著支持我的人。而且,憑著襌修,我一步一步的把碎片重新糊在一起,不讓犯過的錯再次發生。有時想起,心中也會一寒,搞不好,便會朝放縱的道路走了。

寫到這裡,終於寫到了一個很重要的人──我的襌修老師,HKIMS的梅斯清老師。

(待續)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