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心無罣礙

文:妙凡法師 | 2019-10-05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打坐的人都有一些共同的經驗,痛則不通,通則不痛,而禪七打坐最煎熬的時候,通常是在第二、三天左右,痛的起勁,痛到精神都來了。

有一次回佛光山打禪七,痛到實在坐不下去,調身都困難,調心就別說了,怎麼辦呢?正巧禪堂的維那師父跟大家開示《阿含經》〈五蘊品〉:「色無常、受想行識亦復如是。」五蘊身心都是在遷流變化當中,沒有一個實體的色在,就像流動的河水,每一刻、每一剎那都不一樣,那有受者,那有想行識的存在,很奇妙的,當體悟到沒有一個真實的我存在時,身體自然輕安。

每年十二月回佛光山參加禪七,南北溫度一向差異很大,台北冷,南部常常是豔陽高照,因此,回山時我只帶了輕便的衣物,準備瀟灑走一回。結果人算不如天算,來了一個大寒流,我心裏想:「完蛋了,這麼冷,一定會感冒。」果不其然,那美好的禪七就在鼻水常流中度過。

後來,我檢討自己,感冒是因為衣服穿太少的關係?還是,我起心動念的招感?因緣際會,一樣風大儼寒的天氣,我只有穿很少的衣服,萬法唯心,心生則種種法生,心滅則種種法滅,這次要用正確的心態來面對,我告訴自己:「我就是風、是空氣、是宇宙大地。」當我融入於大化之中時,儘管空氣是冰冷的,身體的覺受依然存在,卻有一種相即相入的融和,這次沒有感冒。

兩次的經驗讓我思考一些問題,當「有我」在時,就有我執、我所執,有愛、有憎,有喜歡和不喜歡,人我、物我就存在著衝突和對立,不是「衝到」就是「煞到」,但是,當「無我」時,身心和宇宙大地融和為一體,我就是風、是空氣、是大地,就沒有受到風寒的因緣了。

如《心經》所言:「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盤。」

一切唯心造,心開一切開,心好一切好,同樣的,心裏有障礙時,便到處都是逆境挫折。

編按:原文刊載自《人生是過堂》,佛門網獲作者授權轉載。

作者 - 妙凡法師
出生於1970,台灣嘉義人,於佛光山出家後,歷經寺院弘法、佛光會、青年團、學術研究、僧伽教育等各種弘法參與學習。為《人間福報》專欄作家,著有《人生是過堂》。現任佛光山宗委及財團法人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院長。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