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心靈導盲犬

第264期明覺   圖、文:吳莉瓊| 2011-09-21

「小Q,轉右才對,你又走錯了,還膽敢去當導盲犬。」友人嘮叨地說著,聽到這樣的評語,我只能以笑遮醜。忘記告訴你們,「小Q」是朋友們對我的最新稱呼,出處來自多年前的一套日本電影《導盲犬小Q》。一般人被賦予這傻氣的名字,感覺上總帶點貶意,但相反地,我喜歡這個綽號──「小Q」這名字在我心中象徵著友善。

兩個月前經朋友介紹到石硤尾配水庫遊樂場當義工,學習如何帶領盲人跑步,當一個合資格的領跑員。這個義工團體由盲人體育會成立,已有兩年多歷史。每星期二及四,只須於晚上七時正到達石硤尾公園體育館,你便會看到一個個健兒在正門大堂內集合,有些健兒還一邊拉筋一邊等待教練的安排。義工絕無年齡界限,只要你有一雙腿,又能作適量的運動,便可參與。

首次當領跑員的我,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情牽著有視障的同伴,從石硤尾公園體育館沿南昌街步行至配水庫遊樂場。總覺得自己笨手笨腳的,還差點連累同伴跌倒。當領跑員的首要要求就是要做到無微不至,不要小看地面上的任何微細變化,即使遇到兩寸深的凹陷面,或三寸濶的石頭,甚至一些稍微傾斜的坡面,也要知會同伴,因這些障礙對一個失明人來說可釀成危機。就是我那「大頭蝦」的性格把同伴嚇壞了,那約兩寸高的路肩位給了我一個教訓,在沒有通知的情況下,同伴因落腳點高低不一而失去平衡,差點變成滾地胡蘆,幸好只是虛驚一場。

失明人士專注於用聽覺及觸覺去感受外界的事物,擁有細密的心思,當他們牽著你的手臂,便可確認你的體型;當嗅到相同的氣味或感受到清風的輕撫,又能確知身處的位置;當聽到籃球板的撞擊聲,他們便知即將到達終點。他們能用心去感受每樣事物,也確切知道自己的需要。為什麼風雨不改,堅持每週兩次來這裏鍛鍊?皆因在日常生活中,他們跌跌撞撞的機會比我們高,能擁有強壯的身軀等同添加了保護衣,所以希望多做運動鍛鍊身體。我曾打趣問同伴若世間真的有奇蹟,你最希望得到什麼?同伴淡言的笑說:「我不相信奇蹟這回事,能擁有健康的身體已足夠。」

我們也是瞎子,只是盲的地方不同。開眼人被五光十色的大千世界所迷惑,莫說用心去感受周遭的事物,就連觀照自己的時間也視為奢侈。我們每天營營役役地工作及享樂,習慣於追求物質及名利,活在不知足的囚籠裏;如佛陀所說「錯把痛苦當成快樂」,其實各人都處於心盲的狀態,未能看清事物的本質──究竟什麼才是真正的快樂?自己內心又需要什麼?該如何實踐?大家不妨靜下來,想一想這個課題,做自己的心靈導盲犬。我欣賞同伴那活在當下,知足常樂的態度,她既知失明這個事實不能改變,亦不希冀奇蹟,只管勇於面對苦難的磨煉。

記得教練曾說,不論你是失明運動員還是義工,都需擁有強健的體魄,以防範現今社會千奇百怪的都市病,藉此亦可洗滌一己的心靈,體會盲人的景況。當領跑員既可持續運動,又可協助失明人士在體能上得到鍛鍊,可說是自利利他,何樂而不為?我決心要做好這份義工,期待某天能在運動場上與你們相遇。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