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心靈的投資

第272期明覺   文:何國全 圖:黃敏芝| 2012-03-21
前來看病或複診的病人,大都有預約。除了緊急個案,診所裡偶爾也會來了一些不速之客——營業員。
 
今天,就來了一位頗有專業人士的風範的投資專家。 一邊熱情地與我握手,一邊用炎熱的天氣打開話題,突然一句“天有不測之風雲,人有旦夕之禍福”,旋即言歸正傳。他啟動電腦,滔滔不絶地談着豐厚的利潤、人生保障等等。他講得口沫橫飛時,也慢慢地察覺到,他眼前的這位顧客,有一搭沒一搭的,不表熱衷。他自討沒趣地找了個下台階,打了退堂鼓。臨別前,我祝他安康,他一臉疑惑,似懂非懂地離開了。
 
我不是對金錢沒興趣,也非對產業投資具有反感。所謂:“有錢未必行,沒錢必不行。 ”我乃凡夫俗子,浮沉在這現實的大染缸中,深懂錢財的重要性。人壽保險公司所承諾的保障,我有好幾份,基金投資也有少許。
 
年輕時,為了奉養年邁的雙親和兩個嗷嗷待哺的孩子,供樓又供車,我也曾拼了命,在生活線上馬不停蹄地翻觔斗。從政府醫院褪下白袍後,有時連家也沒回,就趕到私人診所當值,工作到天亮。第二天早上,匆匆回家盥洗,又趕回政府醫院的崗位。周而復始,不知犧牲了多少天倫樂和睡眠的時間,以健康換取金錢。
 
步入了不惑之年,環顧醫院裡生老病死過程中的悲歡離合,我慢慢領悟到“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的道理。短暫的人生,畢竟還有其他比金錢更為重要的東西。
 
企業大亨懂得發揮財團雄厚的實力,推動經濟發展,是件好事。但若還是在功名利祿的漩渦裡打轉,錙銖必較,又滿腹牢騷的話,就像極了掉進米倉的老鼠,仍擔心不夠米吃,結果被名韁利鎖束縛得憂心忡忡,毫無生活樂趣。
 
追逐了一生的財富,如空中雲彩水中月,守不着來也帶不去。搞不好,還會因財產過多而連累家屬對簿公堂。官司一打,即使案件尚未下判決,雙方肯定已經反目成仇,結怨詛罵。屆時,見個面都分外眼紅了,哪還有親情可言?哪還有喜氣洋洋的飯局?
 
榮華總是三更夢,富貴如同九月霜。人的愚蠢,莫過於沉溺於短淺的紙醉金迷,又懵懂於深摯的愛與關懷。
 
反觀一些慈善團體的義工們,其中也不乏社會地位高、身家豐厚的賢達。他們能看清權勢與物質的虛幻,且放下身段,一起挽袖,浩浩蕩蕩地到處做環保,散播愛的種子。他們額頭上滴下的汗水,如甘露般滋潤着這個乾枯又皸裂的大地。這種甘願做,歡喜受的歡愉,但願會慢慢地感染這個以金錢掛帥,物慾橫流的社會。
 
心靈的成長,是近年來我內心嚮往的理想。舉世滔滔,人人都想英才蓋世或富可敵國;我只期待在這有生之年,能與家人一起共修。多結善緣,相交共識,精進時共同勉勵,困難時互相扶持。
 
心存善念,懂得了“有則惜福,無則知足”,又能關懷社會裡困苦的人,實踐“取之社會,用以社會”,我想,心靈的富足就不遠了。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