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念力實驗:祝願和平

文:馮禮慈    圖:馮禮慈| 2016-05-18

如果我們祝願一個地方和平,這地方的戰事紛爭會不會真的就此停止?

 

究竟念力、發願是否真的有效?上次介紹了專門研究發願的美國人琳恩‧麥塔格特(Lynne McTaggart)一個有趣實驗--念力對樹葉的影響。她與心理學家Gary Schwartz教授一起對天竺葵做實驗,一批人向指定的天竺葵(甲)發願,願它生長得健康美麗。而另一株天竺葵(乙)則靜靜在旁,得不到任何願力和祝福,看它們成長有沒有差異。結果, 甲的生物光子排放量(biophoton emission)甚高,看起來充滿亮光,而靜靜在旁的乙則暗啞一片。這顯示念力、發願對植物確實有影響力,能改變它的成長。

 

以發願建構世界和平

這可不是小發現,但說到底,改變一株植物的生物光子量在現實生活中不能算是甚麼大事。有沒有較大、更重要的事也會因人們的念力、發願而改變呢?例如,一些地區政局紛爭或衝突,會不會也因人們的念力、發願而改變?我們常說祝願世界和平,是不是只是隨口說的妄想或笑話呢?

於是麥塔格特繼樹葉實驗後,著手準備一個更大、更引人入勝的實驗:和平念力實驗(The Peace Intention Experiment)。作為開始,她沒有選「世界和平」為目標,這野心太大了,她決定先選某個戰亂頻仍的地區來做發願實驗。

麥塔格特經過一番挑選,選了斯里蘭卡Wanni(又名Vanni,位於斯里蘭卡北部)為祈福對象。Wanni受內戰煎熬達二十五年之久,是「塔米爾之虎」游擊隊據地,乃世上發生最多自殺式襲擊地區之一。麥塔格特選Wanni的原因是西方傳媒對此區暴力糾紛甚少報道,世人對此區關注很少,故很少人會對Wanni祈願和平。選它作為實驗對象,可減去其他人祝願影響的因素,實驗得出的結果會更為純粹有力。

2009年中,麥塔格特在網站(http://theintentionexperiment.com)公開招集志願者一起參與發願實驗。在沒有公開宣傳下,幾個星期招得數萬人參加。這些志願者來自世界各地共六十五個國家,包括中國、印尼、尼泊爾和蒙古等。他們跟循麥塔格特的指引,在世界不同地方進行靜坐,靜坐時心念集中祈願Wanni和平。

著名和平運動學者庫瑪爾・魯帕辛哈 ( Kumar Rupesinghe)的團隊,為麥塔格特的實驗提供斯里蘭卡暴力事件資料。他每兩星期提交一次,報告兩年內斯里蘭卡北部每天暴力動亂的死亡人數,並一直監察死亡人數,直至和平念力實驗舉行之後幾個月為止。

有了這些數據,麥塔格特找了加州大學統計學教授Jessica Utts博士設計一套統計法則,嚴格精準地審視數據的變化(或有沒有變化)。每一環節都做到十分科學化,符合最高學術研究要求。


斯里蘭卡的實驗結果

在2009年9月14至21日,參與的志願者向斯里蘭卡Wanni發願,祈願當地戰事平息。Utts博士統計出來的結果是:在大眾發願那星期的第一天後, Wanni暴力死傷人數明顯大幅上升!你沒看錯,是上升,不是下跌。但在和平念力實驗完結後,死亡與受傷人數都出現戲劇性的下跌,死亡人數下跌百分之七十四,受傷人數下跌百分之四十八。和平念力實驗似乎改變了Wanni的政局形勢──該地的暴力襲擊事件之後有好一段時間持續地降低了,令當時不少政治分析員預測歷時二十五年的斯里蘭卡內戰會於2009年尾結束。就成效來說,集體和平念力似乎發揮很大作用。

但為甚麼在集體發揮和平念力初期,暴力襲擊事件反而急升呢?麥塔格特表示不知何故,箇中原因可能是由於:(一)巧合;(二)念力發揮作用令政府軍出動摧毀「塔米爾之虎」游擊隊,令在和平之前先有較多傷亡;(三)念力令事物變好之前先令它變壞。麥塔格特認為須多做幾次同樣的實驗方可解釋到這現象。

和平念力實驗另一有趣結果是:參加發願的人自己有所得益。百分之四十四參加者稱與其他人關係得到改善,如跟父母、子女關係比以前融洽;約百分之三十八稱跟陌生人相處得到最大的改進。

麥塔格特做的首個集體和平念力實驗看來收到不錯的成果,不過,如要得到確實結論,她還須做更多同類型實驗。但起碼,我們看到了一個令人好奇兼甚有意義的實驗,讓我們初步相信:念力和發願,是會有成果的,即使是達至和平這願望,也並非不可能!

 

作者 - 馮禮慈
樂評人,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兼任講師,專欄作家,也畫畫。明覺專欄名稱:【慈力共振】。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