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思 食 Mano-sancetana ahara

達摩 洒甘露 著| 2010-04-18
 
(三)思 食 Mano-sancetana ahara
 
「溫飽思淫欲,多食必多欲,多欲也必多食,互為因果,
展轉飲食男女,男女飲食。」【遺失的佛法 ―― 釋從信法師著】
 
人在穿得暖、食得飽后就會利用多餘的精力去胡思亂想,由於精力充沛就得想盡辦法去消耗一番。這時候最容易讓人陷進慾望之網,而色欲即是最先浮出的念頭。凡是心有所欲,有所思慮的都屬於意念上的食品,佛陀稱之為「思食」。
 
意念在佛教裡指為一種精神狀態,佛法以「末那識」 (Mano-vinnana) 稱之。它的功能是思與想,一般上所說的「思想」就是它的傑作。而事實上,這「意」、「思」、「想」 都是個別不同的精神作用。意為常人六根中的最後一個,它猶如一間貯存室,將日常生活透過五個感官所領取到得點點滴滴之「觸食」收集起來,在需要的時候就進貢給意識。有時候意識在閑來無事的時候就會去意根倉庫搬出資料及回憶,借助於意根的想像力,獨自回味,獨享其福。它能使人深陷於思潮,越想越迷昧,「想」得越來越有「意」「思」,故有想入非非的說法。
 
「思」在佛教的阿毗曇論裡指為「心所」,為精神狀態中的「副手」,佛法上稱之為「借他那心所」 (cetana-cetasika)。這個「借他那心所」是指心識裡頭的第一個心態功能,也是心智活動中占為其首的一個,它擁有指揮、策勵、警惕及主意的能力,因此佛陀稱之為「業生之始處」。凡人心智在生活中的表態現象都須經此「借他那心所」的唆使方起身行作為與語言談話之表態,由此構成業行。 在經典中佛陀指稱︰「比丘們﹗我叫做業的就是意志(思)。先有了決意,才經由身、口、意發為行動。」【增支部經第590頁】
 
思食的功用
 
「第六意識在思所欲境上生起希望之念,以資助諸根。」
 
在這紅塵滾滾的社會,有人隨波逐浪的求生;有人逆游上爭的奮鬥;亦有人不堪波浪一擊,從此沉落,怨天憂人的在一角度過殘生。人生無論歷經任何生活遭遇,都會有一股強力的求生欲支撐著,也就能忍辱偷生的支持下去,這支持力就是所謂的「意志力」也。


人憑意志力,開創自己。 一個人的意志力是否堅毅抑或脆弱,則從他的生活狀況一視而知。中國諺語 「不見黃河心不死」那是形容人的個性、耐力及原則。脆弱的人,面對困境就打退堂鼓,不堪一擊的放棄一切。垂死的人,心智迷昧,面對死亡的時候,渴望能不死,有者更渴望能超生得救,出世在好的地方。這種畏懼於死亡的心態,一直都影響著每個人。貪生怕死的心態更是造成世人求生心切,要求永生,要求到天堂,這就造成帶業往生的因緣。由此展開,輪轉不息在三界裡,來來去去,兜兜轉轉,無非都是局限於生死苦海裡。由於思念未來,那未來的憧憬意境就會浮生,也就使得意志更強,因了這份意趣就隨境而轉,求生他方亦都是這思食緣故。斯里蘭卡佛教泰斗 羅侯羅。化普樂 (Walpola Rahula) 長老指說︰「思食就是求生、求存、求再生、求生生不已、繁衍滋長的意志。它是造成生命延續的根本,以善惡等業使生命向前邁進,它就是思。」【佛陀的啟示】

思食的禍害


佛陀說︰「一個人能了解思食的意義,他就能懂得三種渴愛的意義」。靠了這思食能使人產生三種渴愛,即:
 
一. 欲愛,對感官享受的渴求。
二. 愛有,生與存的渴求。
三. 愛無有,不再存在的渴求。
 
有情眾生若無思食必死無疑,是故剎那剎那間不是愛便是恨,不是愛恨便是昏沉睡覺。
 
渴愛為助長生死輪回的主因,由於在渴愛的作祟下,使得眾生常處於患得患失中,因此就難免會有喲庸人憂天的思慮。佛陀又說業是以思心所為體,十善十惡皆是業行,是思心所的游履處,為業之道故,立名業道。學佛的人經常會說帶業往生,這帶業往生肯定眾生是在業的驅駛而得於往生。人的表態舉動,由人自己的意念而發,所謂我思故我在,思量即是心思推度,思量過度會造成人的精神產生惶惚狀態,嚴重的會導致精神分裂,患上精神病。
 
說到精神疾病,就讓人連想起那些不尋常、動作怪異的患病者。中古時代或早期西方認為精神病者是遭魔鬼附身或受神祗懲罰,因此使用火刑、鞭打或禁閉來治理病者。華人也認定患上精神病者是因為「妖鬼附身」或者「霉運相沖犯惡煞」及「風水不佳」的原因,才會「發瘋」,必須「作法」驅逐不潔。
 
根據醫學初步證實精神疾病是因為大腦功能不穩定所造成。可能的病因有:生理原素、遺傳原素、環境原素和心理原素,多數時候這些原素會相互影響。以心理原素來講,即是進食過度的「思食」所引起。正如其他身體出現異常症狀的疾病一樣,精神病患的症候表現下情緒、思想或行為等方面無法發揮正常、健康的功能。在城市裡生活的人會因了都市化的結果讓先天體質對挫折、壓力、忙碌步伐較容易出現精神異常的現象。在因應付壓力的技巧、策略不夠好,家庭、社區和社會的支持系統也不夠健全的情況下,很容易因此發病。
 
思食的治理
 
「意乃心之足,防意不嚴,走盡邪蹊」
 
在法句經裡記載了一則記述心思出軌、精神失控的笑話。話說佛陀在一次的弘法布道會上,有倆位甥舅關係的聽眾,舅舅名大上卡拉西他,外甥叫小拉西他,他倆在聽聞過佛陀的啟示后,心開意解,對聖法產生極強烈的傾慕。於是舅甥倆人就商量要出家梯度為僧,常隨伴在佛陀身邊聆聽聖法。佛陀接收了他們,並且讓他倆隨伴在身。經過一段日子的聞法聽教下,做舅舅的醒覺到實踐修行的重要性,同時也想到自己一把年級,時間無多,應當趕緊做實修的功夫。於是他就向佛陀請示禪修的方法,佛陀見他求道心切,就很詳細清楚的教導他,並且鼓勵他往山林裡修。
 
上卡拉西他記取了佛陀的教法后就拜別了佛陀,然後跟外甥卡拉西商洽一同前往修行。小卡拉西卻不願同往,堅持留住在寺院裡。老比丘無法可施,唯有獨自一人走向森山去,這一別,甥舅倆人也三年不曾會面。
 
年輕的卡拉西在寺院度過三年舒適的生活,在一次的解夏后,有人供養他兩件袈裟。由於戒律的規定,一位比丘不能同時擁有過剩的袈裟,他當時就為了這事在煩憂著,要如何處理另一套多餘的袈裟。忽然舅舅的影像在他心中浮掠過,他即刻醒覺到舅舅是最適合的人選。次日,他就向廟裡的方丈告假,要到森山拜會舅舅。他沿路四處地打聽舅舅的住處,經過幾天的查詢,總算給他尋著了老比丘。
 
來到舅舅修行的住處,發覺他的住處非常的簡陋,只見舅舅安坐在樹下參禪入定。他非常興奮地來到舅舅的面前就坐,舅舅開眼瞧了他一把,冷冷地向他問道︰「你來作什么?」年輕的外甥也就答道︰「我是專程送袈裟來的。」舅舅沒好氣的應他︰「你怎么好管閑事起來啦﹗」年輕的外甥挨了舅舅的冷眼相待,心裡感覺得很不是味道。就在發愣的當兒,聽到舅舅對他說︰「天氣好熱啊﹗你來的正是時候,快過來給我扇扇涼吧。」
 
年輕的外甥對舅舅的要求感覺得非常過分,認為他太不近人情、不但拒絕了自己的一番好意,還要差自己為他扇涼。由於敬重長輩之故,他也就很委屈地順從舅舅的吩咐,走到舅舅後面為他扇涼,但心裡有些納悶兒的。始終不明白為何舅舅拒絕他的袈裟供養,想到自己討個沒趣,心中極是憤概,對出家修道的生活產生怨感,於是就想到還俗去了。
 
還俗歸家后的他,很快的就找到了對象,結婚成家。不久后,他也得了一個兒子,這時候他又想起自從還俗成家后,都沒有向舅舅報個佳訊,如今又是初為人父,應當舉家去拜見舅舅。第二天,他就找來一架牛車,載了太太及兒子往森山去。在半途中,他回轉頭來看看妻子,見妻子沒有把孩子抱好,隨意地安放在扳面上。於是就提醒太太不可大意,叫她把孩子抱在懷裡。太太回應說到︰「放心吧!我會啦。」走了不久,他再回頭來瞧,發覺妻子仍舊是老樣子,於是再次提醒她。在走了一段路,他還是不放心再次轉回頭來瞧,妻子始終是把孩子放在扳上,只顧著東張西望的。他就轉身要把車板上的孩子抱起來,妻子見他個樣子,趕緊把孩子搶抱回來。於是,倆人就在牛車上拉拉扯扯起來,這時,行駛在凹凸不平路面上的牛車,其中一個木輪陷入一個坑中,整輛車子側向一旁。這忽然而來的震動,把車上的倆人嚇驚了,不由分說的,倆人雙手一松,嬰孩就跌落在坑裡,車輛在前進不能下,車子再次倒退,嬰兒正好給倒退的輪子輾過,給輾死了。丈夫即刻跳下車來,發覺孩子死了,就很生氣地舉起手上的鞭子往太太的身上抽打。
 
挨打的太太即刻向他喊到︰「好啦,停手別打啦﹗」丈夫聽了太太的喊叫聲,不禁嚇了一跳,因為那聲音是舅舅的聲音。在他神魂不定的當兒,又聽到舅舅的聲音︰「好啊﹗你自己的老婆打不著,卻把舅舅來打哦。」發呆的他,聽了這么一句話,整個人頓時咋醒過來,發覺自己還是拿著扇子,站在舅舅身后扇涼。原來剛才的一切都是在做白日夢,自己神游去了,還錯把舅舅當太太來打。年輕的上卡那西他這時候感覺得非常尷尬,局促不安地走到舅舅面前,跪地求饒。
 
從這一則故事裡,可以讓我們了解到思量過度所引起的神游事件,及那些晚上鬧夢遊的人,皆因了飽吃思食過量而造成的。
 
現代人面臨的競爭與壓力機會越來越大,往往會為了事業工作等,心思焦慮地弄得煩燥不安。晚上總鬧失眠,在床上翻來覆去苦惱地等待天亮。像這樣的生活,長期下去必定會影響了生活品性、工作狀況和人際關係無法正常作息時,就是身體或心理失去平衡,導致百病衍生的時候了。
 
心思焦慮就好像那不熄滅的火種,它能燃燒熾盛,也能奄奄一息地埋在人心中。佛陀比喻常人在火種窒熱下之燻蒸,弄得白天噴火,晚上冒煙。所以佛陀指說我人猶如生存在火城裡,受諸欲火的煎熬,活像「沙爹」般任由烤燒。 所謂的「人無遠憂,必有近慮」,憂慮就是一棵不滅的火種,使人生活在憂心如焚中,故佛陀教導我們當以如求脫離火城的意念來擺脫思食的囚禁,設法將自己從火海裡掙脫出來,如果不儘早離開必定為欲火所焚燒,燒得尸首不留。
 
「欲我知汝本,意以思想生;我不思想汝,則汝而不有﹗」
 
達摩 洒甘露 著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