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恭敬應供者 Puja ca pujaniyanam

灑甘露比丘| 2010-04-18
(三)恭敬應供者 Puja ca pujaniyanam[1]
 
崇拜偶像是一種來自以仰慕與傾佩的心態。每各人心中都有著不同的仰慕者。有者對仰慕者生起絕對的服從及信賴,對其偶像會表現極殷勤恭維的態度來行諸奉侍供養。如果單是以崇拜的心態來恭敬對方,此種恭敬會經不起時間的考驗,日子久后就會變心,轉移目標。時下的影迷、歌迷不就是最好的證明了嗎?
 
無論對任何事物或人物,過度崇拜就會變成入迷。尤其是對宗教人物,更不能投於過分熱中,師迷心竅的。針對這一點,佛陀在《羯臘摩經》裡就交待清楚,提醒信徒不要一昧盲目的崇拜導師,迷昧追隨之。當今的佛教局面,存在一種不健全的趨向。南北傳的高僧都為了求得信眾篤擁,信徒遍佈全球,就表揚個人突出形相,鼓吹自家山頭主義,稱什麼XX人,說什麼「阿璨」派,叫什麼「傻也多」的。一股的私 (師) 風吹的信徒心眼迷惑。而信徒卻因僧人的「威大」生起迷執,當成偶像狂追不舍的崇拜。整個佛教最後卻落得派別林立,寺院僧侶分庭抗禮,佛陀「四姓一家」的精神空有其論。
 
在這第三個吉祥裡所論至的「應供者」是指吾人恭敬的對象,並非崇拜者。佛陀強調信徒應當務求理智與正確的態度來恭敬「應供者」。所謂的「應供者」,佛陀稱說有聖者與俗士兩類。聖者即佛陀、法(達摩)及僧伽三種。俗士即是吾人生活圈子裡,品尚清高的長輩。
 
恭敬佛陀:
 
「佛陀妙清淨 悲心似大海 無垢淨智眼
永斷諸結縛 破諸世間惡 是故應頂禮」[1]
 
佛徒對佛象的恭敬動作常被人誤解為膜拜。因此受人譏笑是崇拜偶象的迷信宗教。其實佛徒對佛像行禮的動作是出自一片敬仰的心理,並非是畏懼或拜拜的涵義。佛陀這位大聖者具足無邊殊勝功德,備九洪名,慈悲無量,是一切智者,擁有神通莫測,能施於眾生,無邊利樂。為三界導師、四生慈父,配受世人與諸天恭敬。佛陀所具足的德行,統攝為三大德行。
 
(一) 清淨德行:
 
佛陀的長相在經典裡形容有三十二莊嚴好相,八十種好。佛陀的莊嚴好相,是靠了多生多世來修十波羅蜜行,所累積的功德而圓成的。尤於持戒波羅蜜堅固,使得身口意三業無犯,戒行清淨,心清意明,因心底種子清淨,也就感的莊嚴長相,使目睹其容的親近者,心意柔軟,能受教化。致使泥雕木朔的佛像,也備有降化眾生的作用。覺音尊者在其著作《清淨道論》中就有如是記述:
 
「佛陀擁有完美的色身,呈現了八十種隨形好相和三十二種大士相,也擁有法身,一切都被淨化了,因戒、定、慧而光榮……充滿光輝和德性,証悟無法比擬的無上正等正覺。」
 
(二) 慈悲德行:

佛陀這位又被稱為四生慈父的聖賢,確是能作眾生依止的島嶼,能給予眾生得安穩。佛陀的「無緣大慈」施於眾生是無條件、無要求的。不像其他的教主「信即救,不信即打下地獄」的苛求條件來對待信徒。經典上常稱「佛陀慈眼視眾生」,看待眾生如親生子般。
 
我們可以從佛陀救度怕塔查那寡婦的事件中體解他那無緣大慈的悲憫之心。話說淒慘的怕塔查那,一個在一日間失去了兩個兒子、丈夫、父母和弟弟的婦女。在她絕望之際,心神陷入崩潰之時,佛陀以心念感召了她,使她來到自己跟前,為她說法啟示,化解了她心中的憂戚、掃棄她內心裡的輕生傻想。聽了佛陀快慰人心的法音,她當下証得第一聖果,成了須陀坦聖者,並加入僧團。怕塔查那從凡夫轉成為聖者,這都是拜佛陀的「無緣大慈」所恩賜。
 
此外佛陀的「同體大悲」更顯示他那「命權」至上的主義。佛陀的慈愛悲情不僅施予人類、也恩及默默無聞的動物界。佛陀反對牲口祭祀,經常勸化信徒們要守持不殺生的戒條,乃至在自己腳下爬行的虫蟻等小生命都不得傷害。在佛陀眼中,任何人都沒有權利去傷害其他生命,因為每個眾生都珍惜自己的生命。
 
佛陀亦將慈悲施設在比丘徒眾的日常生活裡,要他們實踐慈愛,製定戒條不許比丘挖地、或教他人挖,甚至禁止比丘們飲喝沒有過濾的水。這些戒條皆是以眾生的生命為出發點,目的要弟子們重視到所有眾生的生存價值。 近代的斯里蘭卡大長老那難陀 (Narada)稱謂:

「佛教的慈愛對貧者或富者都有感召力,因為佛法教導信徒要提升低賤者、幫助窮困者、需求者和不幸者、照顧病者、安慰痛失親人者、同情罪惡者、啟迪無知者。悲憫是出家在家佛教徒的根本原則。」
 
(三) 智慧德行:
 
佛陀為世人揭開了世間宇宙的真相,為人宣示通向真理大道的 ―― 法 (Dhamma)。佛陀的教言是讓人來學習、實踐,而最主要的是啟迪人們,讓他們以自己的內在智慧去親証。故說佛教是「一種對智慧的愛,引發對智慧的追求的學科。」它不僅限於宗教那么簡單。

恭敬聖法
 
「無上甚深法 如火炬熾燃 標立道與果
趣入不死門 逾越此世間 是故應頂禮」[1]
 
佛陀體証的真理,稱之為法(達摩),為軌則義,或軌持。北傳的「成唯識論」記載著︰「軌謂軌范,可生物解; 持謂任持,不舍自相」
 
這意思指凡是一種事物,能固持自性,如花有花的體,樹有樹的體,甚至宇宙星球,營運在空中,都有其一定範圍內的情況,使其他有情看見即可了解那是何物。任何具有任持自性、軌范兩義,則名為法。俗稱為所稱的自然律。
 
故這個「法」字,也概括了宇宙間一切的東西。說道佛法的「法」,則是指佛陀依如實所覺而顯示於世間眾生的善巧教法; 這些教法,有它的目標,可以為一切眾生的軌則。
 
佛陀為了要利樂有情,於是就敷演說法,普令眾生同登覺岸。他所施設的三藏九分教,有大功德、清淨高尚、為諸眾生離苦得樂的無上妙藥,能滅煩惱,引證菩提。故說應當恭敬於聖法。
 
「聖法」如藥,能治眾生病。眾生患何病? 有情眾生皆患上「愛痴病」,染上極重的貪、嗔、痴病毒,此類病毒惱害眾生,引使眾生長陷生死輪回,苦惱無邊。此種愛痴皆為心病,因了心智迷懵之故而生。所謂心病還須心藥醫,佛陀所宣講的聖法就是專門針對眾生心性問題的煩惱病。因此,對聖法我人就要抱著「於法存藥物」想的理念來起恭敬。
 
聖法即是真理,有時我們又稱之為天理也。「與法共住」這是佛陀要門徒對聖法起恭敬所持的一種理念。人若生活合於天理,就是「與法共住」,故佛陀稱:「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
 
修學佛法,主要是在於一個「覺」字。尋覺覓悟,不假外修,不在他處。完全是此處覺、此時覺、此身覺的切實問題。因此,對聖法的恭敬態度,就要明確地認識到聖法的功用,才不至於誤解法義。
 
恭敬僧伽
 
「無上福田僧 端嚴而寂靜 循教后覺悟
遠離諸塵垢 最勝淨智者 是故應頂禮」[1]
 
僧伽是指依循佛法制度,剃度出家,並依止教法的眾修行者。僧伽為巴利語,中譯「和合眾」,是指四名僧人以上的一小團人,既團契也。 和合有兩種意義:
 
(一) 理和-匯為一味,同証道果。
 
(二) 事和-具有六種: 戒和同修、見和同解、利和同均、身和同住、口和無諍及意和同悅。 故它又被稱之為六和敬之團契。
 
僧伽一般通指聲聞僧眾,佛世時的僧團分為二種,則男性的稱為比丘僧團,女性的稱為比丘尼僧團。由於僧眾的存在,就代替了佛陀住持聖教,使佛法常住世間。為了延續佛法、推展佛教,他們割愛舍親,離家當僧為佛教犧牲的精神,應當受到敬重。此外,僧眾在修行辦道上需忍受飢寒,抵受苦練的精神更應受到加倍恭敬。
 
行道上的聲聞僧眾,在修行的階層上分為兩類。一類稱為「無學」。此類無學僧眾是謂清淨行道者,已得無漏法,圓滿戒定慧法,成為世間無上福田的聖僧。至於「有學」僧眾。他們是頗有証悟,入於果位的聖僧。但還沒有証得上位,尚未達到圓滿成果的行者,仍然是「有」待修証 的「學」者,故稱之為「有學」聖僧。
 
此外,還有一般普通未入道,未成証的凡夫俗僧。即時下的比丘僧眾。無論是聖僧或俗僧,身為佛徒都要恭敬態度對待之。經文上記載著僧眾擁有的四項德行,配受俗人的恭敬:
 
完善的行道者 Supatipanno
正直的行道者 Ujupatipanno
明智的行道者 Nayapatipanno
盡責的行道者 Samicipatipanno
 
這些如實地行道的僧眾, 在行持上則趨向正道,証入果位,於是就產生四種道法,及四種果位的不同聖者。總合起來又稱為「四雙八輩」的聖者。即:
 
入預流道 証須陀旦果的初果聖人
入一來道 証斯陀含果的二果聖人
入不還道 証阿那含果的三果聖人
入漏盡道 証阿羅漢果的四果聖人
 
以上的四雙八輩聖眾為佛門中最尊貴的得道者,因此他們配得起受世人的供養、侍奉、施舍及合掌。


恭敬長輩
 
俗輩是指一般上對吾人有恩惠的對象。即如師長、父母長輩及德高望重的人。
 
(一) 恭敬師長: 老師負起了傳授知識,教誡禮儀,引導后輩向上,成材出眾。他們孜孜不倦、諄諄教導的精神,是學子們理所當然給予回敬的。故有尊師重道的說法。
 
(二) 恭敬父母: 茹素,養育之恩,深重無比。
 
(三) 恭敬善長仁翁: 富有悲天憫人的愛心, 施予援助,救濟孤貧,關心社會的善士。
 
有了恭敬就會引生起對應供者作諸細心打點與照顧,特別在其生活起居上的照應。依佛門言,即是對應供者供給生活上之需,如衣、食、住、藥四資具,此種供給佛教稱之為供養 (Puja)。所謂的供養不外是有兩種︰
 
(一) 物質供養 (amisa puja ):

以物質或形式上作的恭敬。例如供給飯食、穿著、日用品等。大者如施蓋房屋,贈送汽車。小者有給以錢財,捐獻器具等物。在宗教上所謂的恭敬則是普遍所見到的膜拜,祭祀等儀式。
 
(二) 法供養 (dhamma puja):

此種恭敬多偏於理性上的。諸如對雙親的依順不違,孝敬精神。在佛教裡即指對教法的依循奉行,如受持三歸五戒,學作布施供養及修習禪定等法。如是一一受持,加以效行。以行持啟發心性為重,不拘泥小節,不重形式上的一種理念恭敬。相傳佛陀在臨入大涅盤時,身旁的兩棵沙羅樹卻在非季節時盛開花朵,散落在佛陀身上。佛陀對此奇景並不以為然,更說道獻花不能相比於老實修行的法恭敬。故佛云:「人能受法 能行法者 斯乃名曰 供養如來」。[1]
 
恭敬貴於一個「誠」字,心若無誠意,就算如何涂脂抹粉的裝飾,也不過落得一個故作客套。學佛者當以誠心對應供者行諸供養,必能獲得如法勝功德。
 
今此略說吉祥三之「恭敬應供者」,愿大家能慧眼識僧人,別把馮京當馬涼,不辨菽麥地錯供誤養,造成種福不成反種禍。
 
「應供養值得供養者
貪欲已除超越憂苦
大聖佛陀及聲聞僧
如是行諸供養的人
離苦得樂功德無量」《法句195&196》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