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愛情宗教

第246期明覺   文:心田| 2011-05-18

她真正相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愛情宗教」。

很明顯,這是蠱惑人心的「邪教」,沒有經典,沒有通向宇宙终極關懷更祟高的方向;有的是對寂寞的恐懼、對自由的抗拒、對欲望的無力感。愛情宗教的世界觀很小、很窄──窄得只容得下兩個人。二人只互相甜蜜依偎便可以了,忽略了成長,缺乏了成為自尊自重、自立於天地之間、完整圓滿的志向。馨寧的溫存、肉體的連合是他們的祭禮。的而且確,這親密感可以減輕生活的壓力。人間太多苦難,天搖地動;工作間人事太複雜,太多剝削與較量;不如躲在小小的避風港中吧!

《愛人信經》:

「我信愛情,甜甜的蜜,小小天地的主;
我信我主愛情,情人的愛慕;因情話感動,由慾望所生,在情人手下受難,被釘於情花之下,吵架,分手;陷入憂鬱;第三天從情人懷中復活;喜悅,坐在全能情人的右邊;將來必從恨裏再來,審判愛人情人。
我信愛情;我信難纏難分的約會;我信愛人相通;我信偷歡得赦免;我信身體連合;我信永遠的甜蜜。阿們。」

XXX XXX XXX

我很疑惑,到底她究竟還可以有多少的懦弱?一個女人,竟可以為曾經毆打自己、不忠不信被趕出去僅僅兩個月的丈夫收拾細軟,接他回家。我知道她心中其實也很看不起自己,很痛恨自己,只是耐不住分離的痛楚。唉,一個人要醒覺、願意離開熟悉及安全的區域,要多難有多難。

我當然不是不贊成他們復合,但不是像這樣的倉促。憤怒還未處理,傷口仍未結痂,露著鮮紅的嫩肉呢!她仍未認真審視自己性格的限制,又沒有好好安靜,從新尋回人生的意義,在天地宇宙間,找到適當的定位。

兩個月以來為她擔驚受怕,她一時憂鬱,一時遠走他方,一時與對方扭打,甚至驚動到警察。早勸她多點安靜,至少半年不要見他,不要讓他上她的家,除非是見輔導。如今沒半句交代,一下子又復合了。作為她的朋友,我的愛,已是被濫用了。她只要朋友的安慰,不要逆耳的忠言,太自私了!這是不是叫過橋抽板?

算了,她連自己都不尊重,也不懂得愛自己,又怎能要求她善待朋友呢?

而我,嬲過痛過,仍舊支持她,守望她,祝福她。每個人都有自己成長的時間表。只是,我怕如果她不醒過來,仍不成長,上天會用更激烈的手段來對付,例如癌症──她不是長期抑壓了憤怒嗎?

每個人都有他自己成長的時間表。我只好放手,祝福。並表示,下次她又與他打鬥吵鬧的時候,儘管找我,我總是在的。因為,我相信愛。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