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心經即是巴哈-Ads

愛的施予者,還是愛的乞討者?

文:葉子菁 | 2014-12-12

方先生已退休,外出時常常緊拖著方太太的手,朋友們都看到他對方太愛護有加,但私底下,方太卻常對友人們投訴方先生那種令她窒息的「愛」!

譬如說,方太爬上梯子拿東西,他會喝她:「快點下來!難道你不知道自己『論論盡盡』?你要拿東西叫我嘛!」 方太行山忘記帶水,他會數落她:「看你總是這麼善忘,拿我的水去喝吧,如果我不在你也不知怎樣照顧自己了!」從未外出工作的方太想學電腦,他又提議:「你字也不懂得一個,還是我跟你一塊上課吧,萬一你聽不明白我可以給你解釋!或者索性我在家教你。」方太想外出打麻將,他只准每星期一天,「你認識的那班『八婆』只懂講人是非,你跟她們在一起,只會學壞……」於是她打到下午五時便要「收場」,丈夫更會到「雀友」樓下接她回家。

他好像很關心太太,但每句關心都帶著貶意,不忙告訴方太她怎樣「唔掂」,怎樣需要他的照顧。

其實方先生一向如此,不過,今年他退休了,整天獃在家,家中只有他與太太兩人,注意力便全天候放在太太身上。

方太性格溫馴,不想跟方先生嘔氣,但她自己有氣悶在心裡,只好見人便訴苦。 每個人都渴望別人關心,但誰會希望關心的背後,竟帶著踐踏自己尊嚴與價值的腳印?愛,不是應該抱持著欣賞對方的心,及讓對方活出她最精彩、最美麗的人生嗎?

方先生的這份「愛」,總在有意無意間令妻子覺得自己比她優勝,妻子不能沒有他。那方先生到底是愛太太,還是愛自己呢?

方先生本是一名公務員,但由於他脾氣倔強火爆,總與上司不咬弦,因此從來沒有得到晉升機會。兒女都已搬離家,與他關係也不好,因此退休後,他的注意力都放在太太身上。而他「愛太太」的方法,就是不斷貶低她,要求她事事聽聽話話。他為自己找到一個新角色,就是一位「關顧的丈夫」,把太太照顧得無微不至、滴水不漏,從太太的服服貼貼中,找到他的滿足感、成功感。

方太也嘗試提出反抗,但卻換來方先生的強烈反應:「我無非為你好,但你一點也不欣賞!」最後,他變本加厲,變得更為箝制,為的是要證明太太不能沒有他,到頭來更令方太無法喘息!

其實要解決這問題也不難,到底方先生在這段關係中,在尋找些什麼呢?表面上,他找的是另一個身份或角色,但再深層一點看,他要找的是,對自我的一種肯定。 其實這都是全人類每天在找的,而這種對自我的肯定,於方先生來說,終其一生,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事業上,他找不到;家庭上,他與子女不投緣;社交圈裏,他朋友不多;在他的人生中,惟一能讓他抓牢的,就是他與妻子的關係,因為大家都知道,他娶了一位好太太,方太年青時長得很漂亮,又煮得一手好菜,把家居打理得窗明几淨、一塵不染。

表面上,方先生很愛太太,但實際上,他尋覓的是,對自己的「愛」——感覺自己「冇瓣掂!」的方先生,在家中幾杯下肚,就會酒後吐真言。他憎厭自己,當然更遑論愛自己了。

方太只唸過幾年書,一直是家庭主婦,方先生在她眼中,儼然家中的巨人。可惜她只看到他強權的一面,沒有體察到他內心虛弱的角落。

既然方先生苦苦追求的,無非是通過這段關係去實現的自我肯定,所以,只要能從其他方面讓他找到他的「自我肯定」,那麼,要他放手,就不是那麼困難了! 原來,在與方太的關係中,雖然他是全天候的照顧者,但卻從來沒有收到過來自太太對他的一句「肯定」或「讚許」。

方太也承認,結婚以來,好像從未稱讚過丈夫,因為自小至大,她也從未聽過父母的稱讚,所以沒有想到,一句稱讚,原來這麼重要。方太起初也怕,這時還要稱讚這個「暴君」,會令他變本加厲。但結果……

方太對於方先生有什麼做得好的,把她照顧得妥善的,都由衷地讚賞他。而不再像以往般,嘀咕反駁幾句。她還學了 facebook 的手勢,豎起大姆指:like、like、like!

短短一個月,被連番讚美洗滌的方先生,脾氣竟然改善了,心情「靚靚」的他,跟方太說話的語氣也緩和了,開始少了事無大小都要踩她兩腳那種習性。

有次方太在家打碎玻璃,方先生大大聲地「你!」了一下 (那是他的自然反應),然後,竟然把說話吞回肚裏,最後只是叫方太不要碰,便逕自拿掃把將玻璃掃走丟掉!換作以往,掃仍是掃,怎少得趁機數落太太幾句?

方太沒有想到,自己的說話有這麼大的力量,從來在夫妻關係中,她是弱者,只有被操弄的份兒。

不過,剛是說話的力量還不夠,方先生其實有一嗜好,他喜歡栽種植物,但帶點潔癖的方太怕他又泥又水的,弄污家居,所以一直反對。如今,方太開始鼓勵他重拾興趣,看到他把小盤栽弄得美輪美奐時,不但落力嘉許,還把他的成果送給朋友,以便換取左鄰右里的稱讚。

活了這麼多年的方先生,至今才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別人對他的肯定。他飄飄然了,不時也笑咪咪的。他還開始「移情別戀」,因為他的心思,越來越放在他的新歡──小盤栽上,而非舊愛──太太身上。

不過,其實每次弄出新的盆栽,他必定第一時間拿給方太看,然後萬分注意地期待她的反應,就像海洋公園裏的海豚,每次表演完後,必定等待抛出來的那塊糖果。方太也自然「識做」,從不吝嗇這件不費一分一毫的殺手鐧。

表面上,是方先生在「控制」方太,原來真正受方太控制的,是方先生。方太沒有想到,這麼容易,便能令「施愛的暴君」變成「求愛的海豚」。

方先生,到底是愛的施予者,還是愛的乞討者呢?


葉子菁的網誌:寸心是福田 http://mindyourmind.mysinablog.com/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