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愛要轉彎

文:妙凡法師 | 2019-11-16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和姐姐們去台大醫院看肝癌末期的姨父,二十年沒見了,腦海裏還留著三十幾歲的他,一派瀟灑、帥氣的模樣,年少時許多對於姨父的印象,都來自阿姨千般記掛的叨念,姨父的「漂泊」和阿姨的「安定」,註定是要衝突的,一條無形的「情索」糾葛拉扯,很少見過阿姨開心,倒是姨父性格開朗,總是一副不在乎的樣子。現在生病了,變成甚麼模樣?

門開了,我想像著那原來血氣方剛縱橫青春歲月的豪邁青年,然而映入眼底的是鬱鬱孤茫的憔悴,陌生的蒼老,是他嗎?會不會認錯啊!是歲月不饒人,還是,病魔折騰人?忍住要流出來的眼淚,我輕鬆的問姨父:「二十年沒見了,還記得我嗎?」姨父氣若遊絲的說:「記得,你瘦了。」我用大悲咒水幫姨父擦拭額頭、臉頰,還有緊繃澎脹如鼓面的肚子,一面持咒、一面觀想觀世音菩薩慈悲普照。

在姨父床邊和姐妹們話家常,能談的是二十年前的往事,記得的只是零零碎碎的印象,勉強把一些記憶拼湊串連,盡是不離親情、友情、愛情,看是樂,卻是苦,讓人這般難以割捨,不忍離去。姐姐說,阿姨每天蒙著棉被哭,那五十六歲的姨父呢?是否也憧憬著有一天活蹦亂跳的孫子叫他一聲阿公,還有,阿姨對他的依賴和執著,怎麼辦?離開醫院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車來人往穿梭不息,我彷彿看見情愛羅織的網絡,從四面八方緊緊的綑住每一個因「愛」而來的人生,這愛的苦,苦在不知,苦在以為當然,苦在不知如何捨離,也只能在一期又一期輪迴的生命裏,「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愛生苦生的作繭自縛。

情愛的課題,橫遍十方,豎窮三際。佛世時,摩登伽女為了追求佛陀多聞第一的弟子阿難,隨其出家明其愛意,在僧團生活一段時間後,佛陀為引導摩登伽女解脫愛戀的苦難,佛陀問她:「摩登伽,我問妳,妳愛阿難甚麼?」摩登伽女回答:「我愛阿難的眼,愛阿難的鼻,愛阿難的口……。佛陀,總之阿難的一切我都愛。」佛陀說:「人的眼中有淚,鼻中有涕,口中有唾,耳中有垢,身中有屎尿,這些都十分臭穢不堪。如果兩人成為夫妻後,便會有小孩出生,有生便有死亡,伴隨著親眷的生離死別,是無止盡的淚水,這些對妳有甚麼幫助呢?」摩登伽女思惟佛陀開示的法義,頓悟人身臭穢不淨,而自己所執著的愛欲,是無邊生死的根本,由於宿世善根成熟,當下便證得阿羅漢道。

如果你眼裏有一粒沙,那麼你就看不到全世界。《楞嚴經》云:「汝愛我心,我憐汝色,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纏縛。」眾生因愛而生,因愛而苦,留戀牽掛假因緣和合的虛擬境界,牽引眾生往六道輪迴裏千生百死。如何走出情愛的枷鎖?星雲大師提出「以智化情、以慈作情、以法範情、以德導情」,鼓勵大家「走出來」,從服務奉獻的菩薩義工中,引導我們把世間的情愛,轉化為對眾生的慈悲;透過發心的轉移,放大生命的視野,昇華的當下,正是捨離苦難的開始。

如何面對情愛?佛法為資糧,發心為舟航,三不五時,愛要轉彎。

編按:原文刊載自《人生是過堂》,佛門網獲作者授權轉載。

作者 - 妙凡法師
出生於1970,台灣嘉義人,於佛光山出家後,歷經寺院弘法、佛光會、青年團、學術研究、僧伽教育等各種弘法參與學習。為《人間福報》專欄作家,著有《人生是過堂》。現任佛光山宗委及財團法人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院長。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