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慧通法師,為你而來 (下)

文:鄺志康    圖:佛門網,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2015-08-31
慧通法師攝於無上寺慧通法師攝於無上寺

(續上期)

一年多前的世越號海難,震驚全球,死者多為年輕的高中生。海難發生後,寺廟設置了一個小帳幕,供僧眾誦經超渡亡靈,歷時一千日之久!作為外來人,秀峰禪院住持及指導師大觀禪師直言,韓國很多事情都吸引她,最教她難忘的是當地僧俗重視實修的風氣。

「韓國人真的很虔誠,他們在廟裏會一言不發,專心禮佛修行,或念誦或打坐,氣氛莊嚴和諧。有一次我在華溪寺那裏,信眾凌晨三點便過來靜修,用過早飯後便直接上班去。我相信這對整個社會都會帶來正面影響,然而不得不承認的是,大眾普遍對宗教失去信心。佛教徒如果真的想幫助這個世界的話,我們要加把勁,所採用的方法也許需要調整一下。可是到了最後,一切仍得靠實修。」

她認為,現今科技太發達了,到了一個地步是大家太容易了解對方。禪宗的要求恰恰相反,就是不要你懂得那麼多,「禪修有助我們在這個複雜的世界找回平衡。」


為你自己 尋找方向

慧通法師對此也有同感,同時他亦注意到香港佛教徒其實是很虔誠的。「記得那天晚上大約有四十人,他們下班便立刻趕來,即使九時半共修完結後還意猶未盡,遲遲不想離開。」他回憶說。

談到科技先進對社會的影響,那實在是把雙刃劍。誘惑越來越巨大,人也漸漸迷失。我問法師,他如何對治? 眾生又該如何自處?

「答案還是那個,為你自己(For you)。」

我們都大笑了。

同樣是 “For you”,這次說的卻是我們的目標。到底我們如何看待科技? 所抱的心態又是怎樣? 法師的意思是,如果一個人他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方便),那最終傷害的可能會是自己。他利用科技弘法,為了大眾,目標明確,自然不會是「只為了自己」(For yourself only)。因此,好壞只是相對性的戲論,對你好的東西對我未必一樣,對你有害的到頭來可能對我有好處,最重要的找對了方向。科技也好,禪修也好,甚至人生,找到了明確的方向,好壞又有何分別? 「對修行者來說,甚麼是對的方向? 就是四弘誓願。第一個願是甚麼? 『眾生無邊誓願度』,眾生既然無量無邊,如何拯救得了? 但重點從來不在於數量和你的能力,你誓願要救度他們,便要去做,這就是方向。」別的事情,我們管不來,也不用管。

可是這個世上總有人會質疑你的所作所為。有些走得較前的僧侶,他們往往會被公眾認為是離經叛道,敗壞佛法。慧通法師的對策既簡單又直接:「不要理會他們。」

他解釋,修行是個人的事,別人怎樣修、修得如何,與我們無關,更不會說別人可以左右我們的修法。殊途同歸,要討好每個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即使是佛陀也有敵人,提婆達多三番四次想殺害他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詳了;又例如達賴喇嘛,難道你認為全天下的佛教徒都如此尊敬他? 然後你會對抗他們? 或者嘗試說服他們你在做正確的事? 都不成的。我感覺到,佛教其實說的是你內在的革命--探索自己的身份,然後才能談改變世界。」這有點像竹慶本樂仁波切所提出的「叛逆佛陀」理念:經歷內在的心靈革命,釋放內在的真如本心。

慧通法師攝於無上寺慧通法師攝於無上寺


世界一體 回到元點

忽然他停頓了,說:

「你是誰? 」

「......其實我不知道。」我又開始沉吟了。

「你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也不知道。當大家全都不知道時,我們的心是一致還是有差別的?」他分別指向我們問道。

「一致。」

「對!正因為大家都不知道,我們就在此刻連接在一起。試想像一下,整個世界成為一體,不是最美妙的事嗎? 既沒有我,也沒有你,對、錯、好、壞不再重要。」

慧通法師所說的,是他們觀音法門的「元點」。在思維生起之前,有一個純粹的原始狀態,沒有你我、好壞等二元對立。不同宗派對這種狀態的稱呼會有所不同--佛性、覺醒.....名相雖異,所指無別。對於我見強烈的人,首要工作是協助他找回元點。

「無論一朵花多漂亮,走近看的話總會發現瑕疵。社會亦是如此,美、醜都是一體的。找回元點的目的,是讓他看清楚一切都是念頭作祟。」法師說。

然而有些強烈的我見、我執卻無法被消除,到頭來甚至牽動了世界,戰爭便是一個好例子。為了一個所謂理念,不惜大肆屠戮,生靈塗炭。歷史上參與戰爭的僧人也不在少數,若要消除對方的我見,便必先要以武力擊倒對方。大觀禪師表示,佛使比丘曾就此作出開示:戰士的職責自然是保家衛國,腦子想的是如何拯救國家,而菩薩則會以慈悲心和懺悔心來折服敵人。「菩薩為度眾生而受一切苦,他們不會以『我』為念,所以這又回到慧通法師的答案:『為你而來』。」菩薩願意承受業報,絕對不會因擔心後果而不去做他們認為正確的事,即使這涉及使用武力。

「菩薩無我,皆因他們深知『我』只會導致無明,而無明是一切煩惱的開端。回到元點的另一層意思是明白過往所作的錯誤,不要重蹈覆轍。」

在這一天,慧通法師一句「為你而來」,貫穿了整個訪問。人生在世,在尋找目標的路上,或多或少會迷茫、失落,不知路在何方。回過頭來,你我都一樣,從元點而來,「我」到底是誰? 其實也不必再問了,既然無我,是誰已經不再重要呢!學習菩薩的偉大,走到最後,誠如崇山禪師的師公滿空禪師所形容,世界是一體的,猶如一朵美麗盛放的花。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