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憶志軒

第292期明覺   文:心田| 2012-12-26

中秋節晚上獨自吃飯,特地選了非常之有人情味的麗姐廚房。十年前已在灣仔小巷吃她的流沙素餃,吃到幫她招呼客人。離婚後,重拾吃素的習慣,又再在灣仔街頭遇上麗姐,這真是奇妙美好的因緣。她新店的規模更大,裝修簡潔精美,食物更多樣化,更美味。我最喜歡那淡黃及深紅色的涼拌珊瑚草,那彈彈的質感很有趣,有股海洋的味道。那配合時令的老火燉湯亦是必喫的,冬菇的香氣濃郁,腰果燉到綿軟,入口即融。

麗姐請了我一位家境清貧的舊生玲到她店裡工作。麗姐非常慈悲,連舊生的弟弟志軒也照顧到了,他唸中五,放假的日子也把他叫到店裏幫手,好賺點零用。中秋節這晚,見到玲和弟弟各緊守崗位,這麼小,這麼懂事勤勞,很安慰。見志軒白色的皮膚上泛著紅光,唇上凝聚著汗珠,給他紙巾拭乾,他又跑去傳菜了。這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

當晚,他就過世了。第二天被發現倒臥在住所大廈天井。麗姐打電話告訴我時,我第一個反應是不相信。是真的,警察來了解過,重案組已接手調查。志軒的媽媽也打給我,累累訴說。我就讓她說。母親見到他倒在血汨中,褲子撕裂,眼睛……的慘狀,整晚都睡不著。能說出來就讓她說。後父也哭倒了。玲很懂性,哭過後硬著頭皮接待親友,照看小妹。

去路祭。我帶了一小束白菊。麗姐預備了軒仔生前愛吃的小菜、奶茶。儀式有它的力量,能安慰生者。窗上掛了一面圓鏡、一把剪刀,還貼著一張招魂的黃紙,未幾,風吹過,掀起了一角。悲傷的家人感覺到軒仔的魂魄回來了,安心了一點。我猜想軒仔在另一個世界也可以感應到被家人珍愛,在家族中,在親人心中有一個重要位置,可以安心了。

玲和弟弟一起工作過,請他吃過披薩,送過他禮物。軒仔亦曾把糕點餵進姐姐的口中。曾經善待過眼前人,可以減輕遺憾。把軒仔的死訊告訴學生,一起默哀,大家都沉默了,紛紛寫小卡片慰問玲及她家人。

參加了志軒的火化儀式,誠心躹躬。看到他的口沒合上,牙齒緊緊咬著,死前有很大的憤怒。直覺覺得他不是自殺的。幸好眼是密密閉上的。志軒,你雖然這麼年輕就過世了,但是我尊重你的命運。陶淵明有一首《擬輓歌辭》:

有生必有死 ,早終非命促。昨暮同為人,今旦在鬼錄。
魂氣散何之?枯形寄空木。嬌兒索父啼,良友撫我哭。
得失不復知,是非安能覺?千秋萬歲後,誰知榮與辱。

過一段時間,我也是會死的。宇宙背後有超越生死的奧秘,你現在比我明白多了。謝謝你來了一趟人間,辛苦了。請安息。請祝福仍在世的家人親友,以及所有生命。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