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憶法青悅眾成長營點滴

佛門網   圖、文:花子| 2011-12-12
酷酷的常持法師,教我們八式動禪。酷酷的常持法師,教我們八式動禪。
快步經行,就像金庸小說裡段譽的「凌波微步」。快步經行,就像金庸小說裡段譽的「凌波微步」。
快跑之後慢步禪行,保持覺照。快跑之後慢步禪行,保持覺照。

2011年9月3日,法鼓山香港分會舉辦「悅眾成長營」,身為法青成員也是參加者的我,談一點感受。

當天主要是常持法師帶領悅眾習禪,地點在位於元朗、大埔之間的凌雲寺。有機會在法師引領下與同修們一起成長,實屬幸運,亦即我們常說的好福報。好在哪裡呢?

腦海中仍充滿當天的一幕一幕,最難忘的是令人喜出望外的經行。

起初,看節目表上,明白地寫著一小時坐禪,心裡正起煩惱:「一小時,那麼長?」法師就對我們說,從禪堂移到戶外去。原來坐了兩支香後(每次半小時),法師讓我們動一動,正合我意。

首先,由很酷的常持法師,在戶外教我們八式動禪。掛著咪高峰的他說,第一、二式會用說話引導我們,其餘的就聽掌聲來當訊號。這種方式很新穎,用聽覺去留意掌聲而轉換姿勢,實在攝心。當中,我看見前排的師兄師姐並沒有跟上掌聲──我的分別心、妄念又來啦!

最好玩是赤腳,一個跟一個的經行。腳底走在凹凸不平的石路上,倍覺刺激。雖然有點痛,就乾脆留心痛的感覺。突然間,法師改變他一貫溫文爾雅的作風,吆喝道:「跑快些!」但那並不是跑步那樣,一腳跨大步那樣,而是像金庸小說裡段譽的「凌波微步」──腳步很細,但速度很快──像懂輕功,或者是「水上飄」!一些年長的菩薩不能快跑,法師讓他們跑內圈,我們較年輕的則跑外圈。

「快快快,心中只有快!」法師大喝一聲。

我加勁跑,跑得滿頭大汗,披頭散髮,不管它,咬緊牙關,像同自己拚過一樣;看見前面的人擋住了,就繞過他們。開始喘氣,再跑-跑-跑!……有一刻,我真想大叫起來!那跟2006年左右,我在台灣總本山參加禪七跑步經行時一樣,當時是果祺法師帶領,跑的地方在禪堂外的草地。當常持法師叫停後,他教我們要繼續用功的慢行,而不是用自然速度或立即停下,因為快跑之後慢下來、停下來反而會令呼吸不順暢,有損健康。

快步經行期間,所有念頭都通通跑掉,像生死摶鬥一樣,就像後面有隻獅子會追上來把你吞掉!當有機會停下來時,我留意到自己經常瞧著法師,腦海不禁冒起廣告片中「萬寧小妹妹」的一句話:「我有少少鍾意咗佢!」當然,這種喜歡不是男女感情那樣,而是敬仰法師「文得」、「武得」、「樣樣得」,就像後備隊員對運動比賽的健兒由衷敬佩,而且帶著可一起跟隨成長、提昇自己的喜悅,感覺甚美好!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